正文 第0141章 包厢乱战

作品:《王牌大高手

    人海歌厅,林坏将车给停在外面,脸上先是戴上了一个白口罩,然后向着歌厅走去。

    刚刚走到歌厅门口,就有一个服务生迎了过来,态度非常客气的陪笑道:“先生一个人来玩啊?还是还有朋友啊?”

    “就我自己。”林坏一边说一边走了进去。

    “找个妹妹玩玩啊?”

    林坏嗯了一声,来到这种地方如果不叫公主,反而太扎眼了。

    这个服务生正打算将林坏随便带个小包厢,林坏忽然说道:“我104包厢吧,我以前在那里唱过,感觉挺好。”

    服务生露出了一脸的诧异之色,不过紧接着就一脸笑容的答应了下来,104是大包厢,林坏一个人在里面实在是有点浪费了,不过林坏既然愿意花钱,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林坏进了包厢里面,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服务生说道:“先生稍微等两分钟啊,我这就去给你叫小妹去。”

    林坏点了点头,口罩还是没有摘下来,这条街上认识自己的人已经不少了,万一被认出来,到时候可就看不到好戏了。

    林坏之所以选择这个包间,是因为隔壁就是那群闹事的人今天晚上唱歌的包厢。

    过了一会儿,一群穿着暴露的美女从外面走了进来,刚刚的那个服务生走进来,笑着道:“老板,你看看选哪个?”

    林坏随便扫了一圈,指着其中一个看起来身材最好的,说道:“就她吧。”

    服务生笑道:“洋洋,你留下来陪老板,其他人都跟我出去吧。老板稍微等一会儿啊,我送果盘和啤酒进来。”

    “嗯。”

    穿着超短裙的大长腿美女扭着扭着的坐到了林坏的旁边,整个人都很熟练的依偎在了林坏的怀里,娇笑着道:“老板,在屋子里还戴口罩啊。”

    林坏笑了笑,说道:“等一会儿没人的。”

    “咯咯,老板还是一个害羞的人呢,人家最喜欢和你这种人一起开心了。”

    林坏搂着她,随便问道:“怎么个开心法?”

    “那要看老板想要怎么开心了,我们这里很简单的,老板如果喜欢我的话,也可以唱歌之后带我出去啊,不过今天不行。”

    “怎么了,今天来大姨妈了?”

    “咯咯,讨厌啦,说的那么直接。”洋洋咯咯笑道:“人家还是第一次见你哦,怎么也要你多来几次,熟悉熟悉的吧,一般只有特别熟悉的老客人,才能一起出去好好玩玩。”

    林坏问道:“出去玩多少钱?”

    “也不贵啦,一千块钱一个晚上。”

    林坏不再去问了,说道:“去点首歌吧。”

    “哦。”洋洋见到林坏让点歌了,有点失落,一般男人到这种地方很少会是为了唱歌的,不过顾客就是上帝,她还是去点了。

    服务生这时候将果盘和啤酒都给拿了进来,然后走出去并且关好了房门。

    林坏靠在沙发上,看了看手机,那两个小弟今天晚上就在这家歌厅里面等着动静,一旦对方开始捣乱,他们就该动手了,而且那两个小弟也会给自己发短信。

    洋洋问道:“老板,你想唱什么啊?”

    “随便吧。”林坏将口罩给摘了下来,放在了裤兜里。

    洋洋回头看了一眼,眼睛一亮,咯咯笑道:“老板还是一个小帅哥呢,像你这么帅的,八百块钱也是可以的哦。”

    林坏呵呵笑了笑道:“你还是点歌吧。”

    见到林坏似乎没有太大的兴趣,洋洋也不好再说什么,随便点了两首情歌,然后坐回到了林坏的身边,主动抓着林坏的手放在了她的胸脯上,咯咯笑道:“帅哥还是很羞涩的呢。”

    “我羞涩么?”林坏捏了一下,捏成了方形,时而又捏成了圆形,惹得洋洋一阵娇嗔,林坏哈哈笑道,“我可不感觉我是羞涩。”

    羞涩倒是不至于,只不过林坏没有太大的兴趣罢了,林坏身边的美女太多了,不管是魏其绵,还是刘美琪,或者是和自己同居的小美女李琳儿,哪一个不比这些女孩长得好看?对于这些基本上都已经麻木了,哎,不过我捏出来的这个云朵的形状还真的是挺好看啊……、。

    洋洋的嘴里呻吟了一下,娇嗔道:“一会儿都给人家捏变形了。”

    林坏哈哈笑道:“你知道么,这是艺术,从小我就喜欢艺术,小时候喜欢捏橡皮泥。”

    洋洋媚眼如丝道:“你把人家给当成橡皮泥了。”

    林坏的手机忽然响起了短信声,林坏掏出来看了一眼,紧接着听到隔壁仿佛有吵闹了,林坏将手机收起来,笑了笑道:“我去一趟洗手间。”

    “哦,我在这里等你。”

    “嗯。”

    林坏将口罩拿出来,重新戴在脸上,走出了包间,却见到走廊里面站了好多人,隔壁的房间的门打开着,里面是噼里啪啦的打砸的声音,然后一群人骂道:“草泥马的,这里什么破地方,音响这么渣,收费这么贵,讹人是吧?”

    “把老板叫过来,给个说法!”

    “妈的,傻逼地方,包厢里面全都是味。”

    包厢里面各种骂声,服务生站在楼道里面都是一脸的愤慨,楚文星和刀子带着一群小弟也来了,径直走进隔壁的包间,然后就听到楚文星问道:“什么情况啊?这里给砸成这个样子,是不是要赔钱啊?”

    “陪你妈啊!”里面传来了嚣张的骂声。

    林坏挤进人群,原本楚文星后面的人感到有人在往前挤,正打算开骂,林坏将口罩摘下来了,这些人立刻就要叫坏哥,却被林坏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都闭上了嘴巴。

    林坏挤了进去之后,又重新戴上了口罩,站到了角落里,看着热闹。

    却见包厢里面是八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一个个看起来就不是好招惹的主,身材魁梧健壮,要比自己手底下的这些学生还魁梧的多,估计如果是单挑的话,除了刀子和楚文星以外,谁也挑不过他们。

    但是自己这边的人手肯定是多的,楚文星和刀子的身后跟来了十多个人。

    楚文星被骂了之后,也有点急了,直接拎起了桌子上的酒**子,问道:“你骂谁呢?”

    骂人的家伙正大大咧咧的在沙发上坐着,两条腿分开,看起来很有气势,一看就知道是这些人里面的老大,他大概四十多岁,满脸横肉,听了楚文星的话之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咧嘴笑道:“小子,很嚣张嘛,怎么的,一群娃娃也敢管到爹爹的头上?”

    他手底下的两个人立刻将茶几给掀了,还有一个人直接一**子将电视给砸碎了。

    那个老大冷笑道:“年轻人最好是少点火气,我告诉你,爷爷叫做张狗,别人都叫我狗爷,狗爷我出来玩的时候,你还在家里穿着开裆裤呢!”

    楚文星身后的一个小弟凑过去小声说道:“楚大哥,我听说过狗爷,说是这两年在城北混的很不错,手底下有几十号人,虽然说和三大势力不是一个层次的,但是也算是比较出名的道上人物了,平日里面也从来没见过在三大势力的地盘上主动惹事。”

    林坏在旁边听在耳朵里,心里面就明白了不离十,这个张狗的势力应该算是不小,但是肯定不敢得罪三大势力,而这一次之所以三番两次的来捣乱,正常来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哪怕他瞧不起自己这些学生党也绝对不至于过来惹事,恐怕一定是被人指使或者是收买的。

    不过林坏还不打算出手,这也是难得的一次磨练自己手底下弟兄的机会。

    狗爷不屑的道:“小子,你们要是动手就动手,别婆婆妈妈的,说实话,老子们还不在乎你们这些学生党。“

    楚文星冷冷道:“瞧不起学生么?”

    狗爷哈哈大笑道:“毛还没长齐,你说我瞧得起、瞧不起?兄弟们,这个地方我不满意,该砸就砸了。”

    “好嘞,狗爷!”那些人大笑着,很猖狂的在包厢里面开始砸了起来,压根就没将楚文星这些人放在眼里。

    楚文星怒了,拎着一**啤酒,骂道:“卧槽尼玛的!”

    楚文星的手里的酒**子直接砸过去,在一个混子的头顶上开了瓢,那个混子懵了一下,额头上流出血,不过竟然毫不畏惧的直接向着楚文星扑过去,撕扯起来。

    两边的人此时全都蜂拥而上,互相殴打起来。

    歌厅的老板在包厢外面看到这一幕,不断的踱着脚步,嘴里不停说道:“这该怎么办,这可该怎么办?”

    这已经不是狗爷第一天捣乱了,如果今天还是拿不下狗爷,估计这一片的人也就对林坏的势力失去信任了。

    林坏站在角落里就静静的看着,两边的人数来说,楚文星这边占据着优势,不过从实力对比来说,对面的那些人根本就不会惧怕,虽然少了几个人,但是对面那些都是非常精壮的大汉,打架经验也比楚文星这人更丰富。

    两边互有损伤,全都打出了真火。

    眼看着双方打的难解难分,张狗终于动了,而一直在旁边观战的刀子也动了。

    刀子直奔张狗而去,张狗一酒**子砸在刀子的脑袋上,刀子则一只手直接戳向张狗的胸口,哇的一声,张狗尽然喷出一口鲜血,直接摔倒在了沙发上。

    整个包厢里的人全都愣住了,张狗正要站起来,刀子又是冲上去,双手如刀,连续的戳在张狗的身上,张狗终于倒在沙发上站不起来了。

    林坏的心中一阵赞叹,化手为刀,虽然还没有那种威力,但是已经是不凡了,这种实力与明劲期相比已经没有多大差距了,这几天刀子的实力实在是进步的太快太强。

    刀子一脚踩在张狗的胸口上,楚文星松了口气,厉声喝道:“谁还要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