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3章希哥偷窥嫦娥沐浴

作品:《神无限风流(我的邪恶美女后宫) VIP未删节全本

    针落有声的密室中,只有俩人均匀的呼吸声在室内回荡着,俩人在床上互相搂抱着,好梦正酣,雷打不动。

    在密室内,周围没有门窗,并没有阳光能够照进来,也没有空气可以借着门缝或者窗扉的细缝流通进来,只有那淡淡的灯火陪着二人度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诚希没睫毛颠抖了下,缓缓才睁开双眼,眼角余光看了看自己暖怀中的朱娇,她那安详的睡相很迷人,玉颊上的泪痕还历历在目,一丝潮还浮现在她玉颊两边不散,看起来楚楚诱人。

    李诚希轻轻起身,为朱娇盖上一层被子,他不希望自己的女人着凉,盖完被子他还不忘在她脸颊上亲亲的吻了一下。

    李诚希拿起自己手中的psp,恋恋不舍的回头望了一眼朱娇,笑了笑,道:“眼泪有点咸涩。”

    李诚希打开psp游戏机的开关,一封电子邮件出现在频幕上不停闪烁着,内心千百个念头纷至沓来,琢磨了一阵,在需叟之间还是决定点开看看内容。

    点开邮件后,频幕上出现密密麻麻的乱码,一点也不像正常的邮件,认真细看一番便能发现这并不是乱码,而是一种类似篆体的古文字,大概内容李诚希并不知道,他不是什么研究古文字的专家。

    李诚希的目光锁定在频幕上,淡淡的屏幕荧光把李诚希的脸颊照得反光,李诚希一字一字的看下去,越看下去他发现自己脑海中的疑云越来越多,就像一块巨石压在他身上,越感越重,让他的呼吸不禁在下一秒频频加快。

    李诚希眉头一皱,有些为难,道:“这什么鬼画符呀?越看越感觉头晕目眩。”

    李诚希越看频幕就感觉自己的心神恍惚,就像整个心神都被频幕上诡异的字符给吸进去,心有余悸多看了一眼频幕,才发现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圆圈,一个是三角形的符号。

    手中的psp震动颠抖了几下,滚烫的温度由频幕向四周散发出来,psp仿佛黏在李诚希的掌心中,指与指都并沾一起分不开,热浪透过psp传到李诚希的掌心。

    一阵嗡鸣声从pps传出,随后一声清丽的声音萦绕在李诚希的耳畔上,“请选择其中一个符号,圈圈和三角形,三秒内请选择,否则三秒过后本仙女也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突发情况,比如:psp会,或者你会被传送回恐龙时代……”

    李诚希一时茫然,呆立许久,直到psp三秒倒数,这才回过神来,却下意识地不愿选择圈圈和三角形,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时间不容他在多无谓的胡思乱想,咬了咬牙,道:“选择圈圈好了。”说罢,指心便艰难的按了下去。

    声音再次在李诚希耳畔中响起:“契约完成,三秒后传送到……”

    李诚希一时之间哑口无言,苦笑不已。

    一道刺眼的强光从频幕上射出,照在他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一霎那间,李诚希就感觉自己脑海晕晕,下一秒就全身失去了意识。

    ※※※※【《我的邪恶美女后宫》(我的千亿美女后宫)◎希哥◎专属作品※※※※※请点击收藏支持作者※※※※翠微居首发:cuiweiju】※※※※※※无论您在哪看到本书,都请来首发网站,支持一下正版!※※※

    仙界广寒宫这一天引来了一不速之客,他不请自来从天而降,一道光幕落下广寒宫角落内,随后一人影由上空掉落下来,着落的时候摔得的眼冒金星,认不出东南西北。

    这坠落而下至此的男人正是李诚希,他有些犯难的看了一眼四野荒凉的环境,奇怪地面为何会散发着淡淡的柔光就像月华一样,看着就感觉到柔光中有一股忧伤意卷满心海里。

    忽然他耳畔传来淡淡哀伤声:

    “天河涓涓水在流,隔河织女恋牵牛。

    可怜身无翼,可怜水上无行舟。www.kmwx.net

    可怜水上无行舟,窈窕心中生暗愁。

    愁到清辉减颜色,愁如流水之悠悠。

    愁如流水之悠悠,悠悠此恨何时休?

    织就绢丝三百两,织成鸦鹊十三头。

    织成鸦鹊十三头,放入尘寰大九州。

    采来地上之香木,采来天上效绸缪。

    采来天上效绸缪,天河之上鹊桥浮。

    桥头牛女私相会,桥下涓涓水在流。”

    李诚希还懵懵懂懂的呆滞了一下,声音再次传来,惊醒了还在呆滞回想的李诚希,“抱歉,一时之间忘记了神殿的坐标,我的主人你就现在这等等,记住别把你手中的神器丢了,这可是重要物品之一。”

    李诚希懒得理这神秘的声音了,即便对方是女的,只要她出现在他李诚希眼前,他发誓要把对方揍得趴下跪地求饶,李诚希不忘说上一句:“神经病!”

    李诚希漫不经心的游荡着,发现周围什么东西都没,连棵树也是罕见,走了一刻钟左右,他终于发现一座看起来古风古森的宫殿。

    气势宏伟的宫殿门宇前有一庭院,李诚希走出了这个庭院,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条更长更大的环形回廊,边缘每隔两丈,便有一根粗大的红色柱子,红柱上浮雕浮现出一条五爪金龙,金光闪闪,栩栩如生,身为帝皇之后的李诚希都能感觉得到那血脉相连的感觉,龙威!在每两根柱子中间,也都有一个拱门。

    李诚希顺着回廊向前走去,路经过了一个个拱门和柱子,这才察觉发现,每一个拱门里,都是和刚才几乎相同的小庭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看着这里庭院厢房多不胜数,李诚希猜想这里必然居住不下百人。

    不说别的,单从这份规模来说,这样的小院怕不下百间,恐怕这神秘的宫殿居住的人数不止百人之多,恐怕也有千之数。

    走了好一会儿,才看到这条走廊的尽头,却是一面高耸无比的玉墙,居然是用上等的白玉砌成的墙面,这殿宇果然非比寻常,玉墙下面开了一扇红色的大门,两扇厚厚的大木门板,高达十丈,几乎要抬头仰望,也不知当初是如何找到如此巨大的木料的。

    李诚希满脸动容之色,面目惊愕不已,就连许多科幻大片,特技大片也难以突破瓶颈凭借电脑技术设计出这一番古色古香的大门,这一刻在李诚希眼前是那么的真切。他缓过神后,径直从这门中走了出去。

    脚步踏出这扇大门,李诚希屏住了呼吸,不能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切,眼前的景象比刚才更加之动容震惊。

    眼前,几乎就是传说中的人间仙境。

    至始至终李诚希依然以为自己还在自己所熟悉的地球,那个蔚蓝色的星球上。

    一片极巨大的湖泊,湖边有数棵显眼的柳树在随风飘摆,柳枝荡在湖面上,水光闪闪,折射出柳树的倒映来,一眼看去,使人生出渺小之心,自己不过沧海之中的一栗。湖面上漂浮着朵朵白云,恍如轻纱隔膜,竟都在湖面上漂浮不散。湖面四野有假山包裹之势,每隔数十丈便置放一个三足鼎立的青铜巨鼎,分作四排,每排四个,分别在湖面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共有十六数,规矩摆放,就像一上古奇阵。鼎中不时有轻烟飘起,淡淡清香弥漫在湖泊四周,其味清而不散,恰到好处。

    李诚希极目远眺,发现远处石山群一片,中间还有一拱形小门,只不过隐隐约约可见里面依然朦胧一片,门后面仙雾缥缈,使人看得不真切。

    李诚希顺着湖沿岸往前走去,左看右望,暗生警惕之心。

    渐渐的,有戏水声传来,间中还有一两声女子的清音,不知从何而来。

    李诚希越走越近,雾云如温柔的仙女,轻轻围绕在他身旁,浮在他脚下,让他有腾云驾雾的机会,走到湖面对面尽头,逐渐拉开这层隐约朦胧的面纱,露出门后清晰的面目。

    湖泊对面,一露天浴室,周围有仙雾遮掩住,上空也有仙云横空而起,布织成一天然的屏障,在浴室内,滴滴答答的流水声响起,叮叮咚咚的声音在李诚希心田流淌而过。他推开云雾走入白云深处,云雾中有一座小竹桥,虎踞横渡浴池,另显气势。有细细水声传来,地面上散发着柔和皎洁的光芒,整座竹桥散发七彩颜色,如天际彩虹,落入此中,缤纷绚丽,美焕绝伦。

    李诚希目瞪口呆看着眼前奇观一幕,踏进门后,仿佛置身于仙界之中,周围的景象都变得不真实,仿佛都是虚假,只是梦幻中的国度。

    一片仙雾茫茫地浴池中,那里芳香扑鼻,同时水气很重,雾气缭绕。

    竟然不仅是浴池还是一片温泉池,温热的泉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引来的,被巧妙的引入这片湖中浴池中,温泉浴池被丛丛云雾隔开,景色秀美,当真是一处妙地。

    脚踏在云雾上,推开身前的朵朵仙云,走进重重包围的云海浴池内,可以看到一个如美人鱼般曼妙窈窕的身影,在浴池中若隐若现,白如凝脂的肌肤,柔顺的青丝长发,在雾气的映衬下,令这个女子美到极致。

    千姿百态的山阵苍茫的朝霞雾气中,浴池水汽氤氲,如同笼上了一层薄纱。其中隐隐听见潺潺的水流声,透着一番朦胧的韵味。

    ※※※※【《我的邪恶美女后宫》(我的千亿美女后宫)◎希哥◎专属作品※※※※※请点击收藏支持作者※※※※翠微居首发:cuiweiju】※※※※※※无论您在哪看到本书,都请来首发网站,支持一下正版!※※※

    李诚希看到如此景象,顿时心里一阵欣喜,道:“这里不会真的是仙界吧?嗯,应该也差不多了,唉,难道是上天特别眷顾我?”李诚希完全忘记了某个一直说契约而自恋无比‘仙女’的存在!

    李诚希带着坏坏的笑意舔了舔舌头,然后偷偷摸摸的半蹲子,径直向竹桥走去。

    小心翼翼隐秘踪迹走过竹桥,到达小桥对面。李诚希可不敢明目张胆去窥视美人沐浴,目光锁定女子的背影,这一看,仅仅是背影就让李诚希神魂颠倒,找不着魂了,顿时心花怒放,欣喜不已。目光盯住美人背影不放,只可惜目光不能弯曲看不见佳人正面的美丽容颜。

    一副活生生的春光沐浴图呈现在李诚希眼中,那洁白的皮肤,湿漉漉的青丝秀发仅仅的披在她的削肩上,此时美女背向李诚希,但她的玉手拨弄着水花在肌肤上滑动着,其中一只手轻轻的放在了她丰满的椒乳上,缓缓的揉捏着那高耸的,那动作十分诱人,好像要把人刺激到流鼻血的程度才肯罢休。

    “哗哗……”李诚希身后忽然传来流水的声音,他咦了一声,站起身来,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目光搜罗。这一瞧,心脏止不住剧烈的跳动,眼睛盯住一眨不眨,只见身后不远处,不知何时,也许李诚希来此之前,一具美绝人寰婀娜多姿的雪白胴体,秀发沾满了水珠轻漫着莲步,晶莹的玉足缓缓的浸入温泉浴池中,自下而上,娇躯玲珑浮凸的曲线,丰满白皙的翘臀,掩映着的凄凄芳草,可惜雪白胴体侧着,瞧不见大腿内侧。一对丰满高耸的椒乳随着美人呼吸而剧烈地颤动着,令人看得心驰神往,神魂俱醉,不由暗自惭愧,君子怎可欺室偷窥,真是罪过。随后李诚希就推翻了君子怎可欺室偷窥这至理名言,他目光炽热如潮,心肝跳跳:天哪!女神,何其有幸,看来我真是上天眷顾的宠儿,这等好事也让自己遇到。李诚希的呼吸急促着,目光瞥见那浑圆丰腴的美臀漫漫没入池水中,似乎入水的那一刻,椒乳上寒梅颤颤的一抖,荡起一圈圈的波纹。

    李诚希这厮练就一身功夫,眼目尖锐,虽只有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却已经窥视个大概,伴随着那只玉手藕臂轻轻抬起,一颗嫣红的守宫砂,鲜亮的点在藕臂上。他才掠过玉璧细眼再瞧佳人的面庞,李诚希内心翻江倒海,他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心跳频频加速时,不忘幻想:莫非老子人品好?还是祖上积德?

    只见佳人一头云发如墨的青丝,令人窒息的完美天使面庞,精致的五官浑然天成,她那玲珑窈窕的身材,堪称绝世芳华,幽谷佳人,她就如一朵冰清玉洁的天山雪莲。

    李诚希艰难的咽了口水,端正了身心,内心义正严词道:阿门,我可是一个正经人,只偷美人的心,我这是在亵渎,绝对要不得!心里虽然信誓旦旦,纯洁一片,但实际上他的目光却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前后皆有美人,让他目不暇接,不知道看前佳人背影好,还是看此刻美人裸露洗浴好。有道是情海无涯苦作舟,自己只是在欣赏,欣赏懂吗?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这池中二人不是别人,而是仙界有名的美人儿,月宫之主嫦娥仙子和仙庭内古灵精怪的七公主。

    嫦娥仙子慵懒的靠在一块巨石上,瀑布般的秀发披散而落,乌发下面庞秀美绝伦,鼻若琼瑶,双颊至颈光洁如瓷,肌肤胜雪,微举的双手和侧弯的娇躯,使得背部勾划出深深的弧线,丰挺高耸的酥胸在水中时隐时现闪着萤光雪白娇嫩,高高耸立着,顶端的红樱桃微微颤动,仿佛诱人去亲吻吮弄,耻骨上生了乌黑细柔毛发,勉强遮住系带,红嫩的两片花瓣挤得严实,花瓣上一毛不长,肥腻腻油光水滑,中间露出一点花蕊芯子来,格外可爱。而七公主则坐在嫦娥仙子身后的巨石上,朱唇皓齿,面含微笑,肤若凝脂,胸前两只洁白的玉兔活泼的蹦来蹦去,偶尔可见两点嫣红,青春挺拔,极富弹性,娇嫩甚至是硬硬的,娇滑平软的洁白上不含一丝赘肉,修长的玉腿在水面滑来滑去,掀起阵阵涟漪……

    李诚希咽了口唾液,眼前俩绝色美人比自己以往看见的美女还要美上百倍、千倍,仅仅背影就让自己魂不守舍,心神迷醉不已,道:“真美,要是把他们征服在那有多爽呀!”

    “谁在那鬼鬼祟祟?”水中嫦娥娇喝一声,同时水面轰的一声巨响,爆起一道寒气逼人的水幕。

    嫦娥冷冷的声音从水幕内传出:“你是哪路仙班?为何来广寒宫窥视?不怕玉帝降旨贬你为凡人吗?”声音如黄莺出谷,清脆悦耳,冷冷的声音令人通体舒泰。

    李诚希怔了怔,起先还误以为对方装神弄鬼,假装仙子,随后一想,便觉得周围真的如仙境一般,难道自己真的闯入了仙界?这里是广寒宫?那刚才的不是神话中一直歌颂传承美名远播的三界第一大美女——嫦娥仙子吗?

    虽然内心千百个念头纷至沓来,但在需叟之间他便镇定下来,道:“见过两位仙子,严格来说,我只是路过而已,我什么都没看见,嗯,其实我爸和玉帝老儿还有三清他们蛮熟的,经常在一起打麻将,对了,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回见。”李诚希说完就趁着二女还在怔神中往拱形小门外走出。

    李诚希刚走不远就听见嫦娥冷哼一声,已经回过神来,而且也不信李诚希鬼话连篇的解释。

    “站住!”嫦娥的声音在李诚希身后传来,李诚希当然停住脚步不敢挪移半分,他可不想得罪这些传说中的仙神美女,她们法力滔天,自己不过一介帅气无比的凡人。

    不久,李诚希身后就传来另一声动听悦耳的声音,略比嫦娥更加甜美,少了一分冷淡,“你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李诚希信誓旦旦的对着身后的二位美人说道:“真的,我真的没看到你们两位仙女洗浴,绝对没有,我敢以我的人格来保证!”

    声音再次响起:“嫦娥姐姐,可能他也是刚好路过。”

    嫦娥透过浓浓郁郁的仙雾看见李诚希的背影,她轻咬红唇,瞥了他一眼,这坏家伙一定看到了,杀了他?美眸里渐渐聚齐一丝淡淡的杀意。

    嫦娥一声娇喝,玉掌水面一拂,忽地周围的水花四散,化作万千冰剑,齐齐迅速的朝李诚希后背射去。李诚希感觉背后寒风阵阵,下意识向前面的湖泊跳进去,噗通一声,溅起一道半米之高的水花。

    随后只见一道绝美的身影,袅袅娜娜,翩然而来,如九天玄女一般。在云雾中轻轻飞舞而过,广寒宫下的仙子,不沾染一点尘世气息,轻舞于仙云中,最后停身于一方云雾飘渺地浴池旁,目光落在古井无波的湖面上久久失神。

    李诚希感觉背后倒插着无数根尖刺,身上遍体鳞伤让他动弹不得,动辄触之全身伤口,疼痛如火烧,突然他耳际中传来一声熟悉的女声:“传送神殿。”李诚希听完就昏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