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4章鬼王之妻子小痴

作品:《神无限风流(我的邪恶美女后宫) VIP未删节全本

    狐姬山。www.kmwx.net

    狐姬山在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巨响过后,尘埃蔽天,把日月之光也给蒙蔽,漫天飞舞的尘埃碎石被一阵大风给吹的四面卷去。

    周围倒山巨响,千里之外依然能够清晰的听见这一声如龙吟虎啸般的怒吼,周围形成一股股残余之力的音波动荡向四周扩散开来,树木连根拔起被卷上青天,随后一切归于沉寂,就连黄埃也被卷走。

    荒地千里,碎泥石块铺满大地,枝头散叶落满地。

    周围隐于风平浪静,没有刚才那狂风骤雨般,仿佛是上古大神在咆哮,在怒吼,神力大泄而出,导致那弱小的山峰怎能经得起这般蹂躏呢?轰然应声而倒罢了。

    一道黑光如白虹贯日般,眨眼间便刺破苍穹,来到这片不复往日那般平静、风和日丽、生机勃勃的迹象,反而成为一片废墟,只是曾经都是过眼云烟,仿佛命中注定,阎王要你三更死,不能留人到五更。

    李诚希显出身影来,站在一张薄如蝉翼的金光上,却是看不清里面是何东西。

    李诚希感觉自己的耳目还在一片“嗡嗡”声度过,刚才那一声惊天巨响,即便是万里之外的他也能够察觉得到那声音的轰鸣,那山峰应声而倒的场面已经慢慢呈现在李诚希的脑海处。

    狐姬山曾经即便不是人间仙境,也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山清水秀,千岩竞秀,周围一片自然安宁,每日太阳升空,夕阳西下,日月如梭,千百年已过,但是此时的风景早已颓废,成为如同荒野,千里之内察觉不到一丝生机的迹象。

    李诚希来到狐姬山之前就到附近的一些城镇购买了衣服儒衣,虽然花了好大一番功夫菜买到,但是穿起来挺合适的,看起来更像翩翩美少年,一举一动都是那么让人心神迷醉,感叹世间竟会有如此少年。

    李诚希目光有些心惊,思绪万千,脚踩在这荒地上,丝毫看不出这里曾经是高山,周围是灌木丛林。李诚希的脚步印在泥尘里,深陷些许,李诚希的内心也紧跟着陷入这浅浅的泥坑脚印之中。

    周围清风拂过,卷起大片尘埃,飘浮闪过,把李诚希的衣襟吹得猎猎作响,如“噼啪”之声,如同爆竹点燃之声。

    青天仿佛在为这片大地上的生灵感到悲哀,天穹之上似乎倒映着人间。

    白云苍狗,世事流转。

    或许这是一瞬间,也或许这是一年,百年之后。

    李诚希回过神来,天色已经黯淡,没有那无垠的蓝天,只有灰暗之色,万物都进入睡眠之中,一天的光阴也随着时间而流失,而世间万物倾尽所有也阻止不了时间的脚步,在周围山峰、大地、海角踏过,人观不到时间的踪迹,但是它给世人留下的伤痕、辉煌永远成为历史长河的一点水滴,滴落在河涌上,只不过溅起一片水花,又被抚平。

    李诚希沉吟片刻,道:“碧瑶她们不会被压死了吧?”但是随后李诚希摇了摇头,叹息道:“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若是你的你想躲也躲不掉。”李诚希的哀息声在夜中却经起一片喧哗。

    乌鸦啼鸣,沙哑难听的声音传来。

    在古代,乌鸦全身羽翼奇黑如墨,简直就像地狱中的来使,让人们遇见它的时候总是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归根究底都源于乌鸦自古以来被人们当作不吉利的鸟而称呼,遇见它总要倒霉。

    “死乌鸦,叫你妹,要是碧瑶小妹妹她们有事,瞧我不把你一身黑毛给拔干净,在叫如花姑娘侍候你一晚上,让你享尽人间“艳福”。”

    李诚希怒骂一声,就沉默下来,望着深邃的夜空,仿佛天上的星辰明月都只是在为他而活,倒映在眸子之中异常闪亮。

    清晨,狐姬山弥漫大片浓雾,已经把人的视线给模糊,即便是天上的骄阳也只是透过一丝一缕的阳光射进来,在雾气中折射而已。

    李诚希一夜无眠,但却不见他精神有些疲惫,反而精神琳琅,看着浓雾白如乳,简直比黑夜还要麻烦。而且空气中吸进这雾气直把人呛得半死。这里的浓雾比一般的山林还要浓密,简直就能看见地上的雾滴出水来,就连泥土也湿泱泱的,仿佛天下过毛雨。

    但是就因为这浓雾,却让周围增添了不少升级的迹象,也让李诚希内心平添多了一丝愉快的心情。

    半天过去了,日上中天。

    骄阳似火,高高在上,熊熊的烈火燃烧着,雾气不少被蒸发掉,但是还是漫山遍野都是浓雾弥漫,即便是狂风骤雨也不一定能够把这片浓雾给征服。太阳似乎也在无奈这自然之中奇异的怪雾,也感觉无可奈何。

    李诚希找了半天居然别说碧瑶了,就算是一片碎衣布料也瞧不见,李诚希简直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碧瑶她们三祖孙在哪!

    地底?

    难道要李诚希把整个狐姬山给反转过来吗?

    狐姬山说大不大,但是说笑也不小,山脉连绵百里,尽是突兀的山峰,周围千里之内都成了荒土,半根芳草也消失了踪影,一眼望去周围简直就是像被洪水冲击过后的环境,让李诚希左思右量在踌躇不定。

    李诚希踌躇不定的时候,突然感到心神恍憾,心头上突然溢上惴惴不安的感觉,不禁心忖这是为何?

    突然李诚希如醍醐灌顶,让他不进脑中清明,眼前一亮,飞纵而上,凌空青天之中,透过锐利的目光在虚空中直透雾气,如猎鹰那敏锐的鹰隼。

    虽然四周一切静谧,但是李诚希既然相同飞到虚空去寻找蛛丝马迹,那必然有更周全的办法去判断,不然他不可能断然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那只不过是吗莽夫行为,不是智者,而是愚者。

    半天观察过后,李诚希终于找到一丝地方与其他地方与众不同之处,便是那靠近山腰的地方,虽然如今已经被踏平般,被泥石之势给掩盖住,但是却更显得突出它那一丝痕迹与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半山腰处那,只见周围有不少的沟壑,虽然不大,但是却深有七八丈之身,长度也有半米之宽,若是不小心失足掉落至此,即便是铜皮铁骨打造也要摔个灰头灰脸,满身伤痕。

    乱石纵横,碎块如沙子般居多。

    山地上这里都是有很多突出的有棱角的不大的褐色巨石,坚固不可摧,硬如磐石。嶙峋锐角的巨石横卧在沟壑上的就有数十块,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石头堆积在这,形成一天然危机四伏的石阵,若是其中一块碎石掉落,估计会再一次引发山崩也不可。

    李诚希走在这片让人不禁胆战心惊的石阵中,略显担忧,生怕自己的呼吸震动也能把这片碻磝的巨石一一引落,把他砸个稀烂然,惨不忍睹。李诚希动作很轻缓,但是在周围寂静的山石之地中却显得历历在耳,声音,“趿趿趿”回荡在李诚希的耳中,直钻他内心深处,惊起涟漪。

    仅仅百米之路,李诚希硬是花了半小时才走到尽头,刚走过那片多如牛毛的巨石区域,大呼一口气“哈”,突然后面轰隆的巨响,石块如同水流般向下掉落,划落进入深深的沟壑之中。

    只见眼前一高三四丈的巨石横卧在李诚希面前,周围都显得比较宽敞,而这块巨石的颜色与刚才那褐色巨石有些微妙变化,比较深红一色,但远远没有血一般的鲜红欲滴。

    可以依稀看得出来这里有一个大约只有数厘米的洞口,虽然显得比较窄小,但是外面的光线却充足的照进去,为里面的黑暗开阔视野。

    假如不认真观察入微的话,就会被视线阻挡以为这里被巨石塞得水泄不通,即便是一丝光线也穿透不进,何况里面还有碧瑶三祖孙在里面呢,她们的修为都不高,不然也不会坐以待毙等待鬼王万人往来救,可惜终究晚了一步,碧瑶的母亲割肉为碧瑶,而小痴的母亲也就是碧瑶的姥姥也由于重伤在身而得不到有效的治疗死于病痛之苦。

    李诚希透过那只有掌心能够穿过的缝隙眯着眼看了几眼,发现里面漆黑如墨,简真看在眼中一团黑,里面岩石突兀出来的石柱有些已经断裂开来,看起来岌岌可危。李诚希身影阻挡住那柔和的亮光,里面就像洪荒猛兽把周围仅有的光芒给吞噬掉,昏暗得让人内心不禁发寒,呆在这永无天日的洞之中,即便是正常人一夜要发疯了。

    里面虽然阴暗,但却不潮湿,反而干燥,若不是有着仅有的小小通风口,时不时历风吹进一些空气,估计里面的碧瑶即便没有饿死也要活活憋死。

    或许李诚希的阻挡阳光的身影引起了里面的注意吧,一清音动人的声音在洞内悠悠传来:“外面有人吗?”这声音显得有些莫名的虚弱,但是更多的是振奋,活得希望,如同救命稻草,让人内心再次点燃了活得。

    这一声如娇莺初啭,让李诚希不禁有些失神,很快恢复起来,明亮的黑眸子闪动着异样的神采光芒,沉吟片刻,道:“里面何人?”

    “我……我们是被困在这的人,我母亲受伤很重,外面的朋友能不能帮我们把这碻磝巨石给撬开,好让我们三人出来。”声音很是激动,显然李诚希的出现,李诚希的声音正如给她们雪中送炭,来得及时。

    李诚希嘴角笑意更浓,心里琢磨着:“受伤很重,而且碧瑶的母亲是有母爱的人,宁可割肉保存碧瑶不受饥饿最后而死,真伟大,那不如利用这点攻破她内心的心理壕沟防线呢?不需要出多大力气,就把事情办妥,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