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0章青云艳旅

作品:《神无限风流(我的邪恶美女后宫) VIP未删节全本

    青云山,草庙村。

    这一日,天空昏暗阴沉,乌云低垂依靠在青云山脉,让人有股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觉。

    从草庙村处看去,看着那居高临下,巍峨的青云山直插天际云端,奇峰怪岩都萦绕上一丝云雾挥之不散,隐隐中带了一丝狰狞。

    是夜。

    秋月高悬天际,天上无边星辰。

    夜穹之上无半点云霞遮掩住这月华,月华照耀在青云山上。这连绵起伏的山脉之巅上的仙家宝地更加神秘。

    一道黑光在朦胧月华照耀下更显突出,在黑夜当中这黑光竟然把周边的月光给吞噬掉,看起来让人内心不禁暗暗生惊。

    黑光笼罩着,里面迷雾重重,朦朦胧胧的,看起来感觉整个人的心神都放置在里面。

    黑光降下草庙村旁的小树林内。

    悄无声息的划破天际来到青云山,无声无息的降临在草庙村。

    当黑光尽数消散,里面有两道模糊的身影,一高一矮,只是夜色吞没了周围的月光,他们的样貌也在黑暗中瞧不清。

    当一缕月华透过树叶间的缝隙落下来的时候恰好照在身影之上,只见一少年抱着一四、五岁的可爱小女孩,小女孩搂着他的脖子生怕从上面掉下来。

    这少年正是英俊潇洒时而挂着无尽笑意的李诚希,而那小女孩正是小环。

    “小环,你看这里风景不错吧,和龙骨山一样的美吧。”李诚希抬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直插天际的青云山,时隔岁月如此之多,如今心下感慨。

    小环甜甜笑道:“不够龙骨山好看,这里感觉好像什么煞气似的,让小环很难受。”小环有些愁眉苦脸的样子让李诚希又在她粉扑扑的脸畔上狠狠的亲吻“啵”了一口。

    李诚希呐呐道:“是诛仙煞气吗?”随后笑着抱着小环走出小树林。

    小环也不知道这些日子自己到底红脸红了多少次了,每次被李诚希亲吻总是觉得脸蛋痒痒的,不知不觉中红了起来。

    当走出漆黑的小树林的时候一缕月光照耀而下,让李诚希与小环二人如被月华包裹着,洗浴着月光浴。

    半响过后,小环指了指天上,道:“爹爹你看,那是什么?”李诚希闻言抬头望去。

    随后听见:

    “九天玄刹,化为神雷。www.83kxs.com

    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李诚希莫名激动,眼睛如火一般的潮热,道:“终于要拉开序幕了!”李诚希兴奋的抱着小环身影疾风,连连残留虚影在原地中,久久才散去。

    李诚希躲藏在旁边,紧紧的搂抱住小环,而小环也有些许紧张看见眼前俩人大发神威刚好瞧见这一幕。

    天上的云,不管是白云、乌云,都没有见过象今晚的黑云这般接近地面,雷声也从未有过这般震耳欲聋,闪电从未如此刺目,几乎令李诚希他难以直视。

    仿佛头顶上的天穹就要崩塌下来。

    李诚希与小环俩人在躲藏起来,而李诚希眼角却发现一小男孩眼神呆呆的看着天神发威这一幕,弱小的心灵显然一时之间接受不了。

    此时草庙中,黑衣人和老和尚彼此怒目而视,作势斗法。

    忽然间,一声炸雷响过,震的在场所有人的耳朵嗡然做响的时刻,李诚希看到天际一道绚目闪电横空出现,竟打入人间大地,落在了那黑衣人长剑之上。

    只见片刻间黑衣人全身的衣服高高鼓起,双目圆睁,便如将要迸裂出来一般。这时,这个草庙村之内,在电光强烈照耀之下,如同白昼。

    在夜晚中盛开在剑尖上的闪电,竟是如此美丽,以致于所有人屏住了呼吸,而在那老僧普智的眼中,也再度出现了奇异的狂热眼神。

    只听神秘黑衣人一声大喝,左手剑诀引处,用尽全力一振手腕,惊雷响过,剑上电芒疾射而向普智。一路之上,草木砖石,无不激震飞扬,只有当中道路,留下深深一道炽痕。

    李诚希抱着小环也差点被这余风给吹倒在地,若不是李诚希提前若有准备,说不定已经被吹的蓬发垢面,满身枝头散叶的污垢了。

    而那呆若木鸡的张小凡已经被狂风吹飞,重重的撞在墙壁上,生生昏迷过去,不醒人事。

    “爹爹,这人好厉害,好像比爹爹你要还厉害呢。”小环看着场面气势如虹,那神剑御雷真诀更盛威力呈现在世人面前,小环童言无忌说道。

    只见普智连退三步,撤去手印,双掌合十,面露庄严,全身散发隐隐金光,低低念道:“我佛慈悲!”

    “啪”的一声,只见他身前仅剩下的七颗碧玉念珠尽数碎裂,在身前三尺处幻成一个巨大“佛”字,金光耀目,不可逼视。

    下一刻,电光与那佛字,撞到了一起。

    李诚希的眼神更加狂热了,嗜血珠,等下一定要得到这千年前黑心老人的法宝。李诚希嘴角邪邪的坏笑着,丝毫没有看到小环正在脸红通通的看了一眼他又很快低下头沉默不语。

    周围只见白光金芒,绚丽无匹,远胜过天上太阳。整座草庙,四分五裂,以那斗法两人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包括天上震飞出去。

    草木碎瓦以凌厉无比的速度向四面八方射去,李诚希一动不敢动呆在远处,偶尔有草木碎瓦激射来的时候就画出一小型的八卦太极符咒伫立在半空挡下。

    黑衣人和普智俩人身边周围深凹进去一巨坑,里面的泥土早不知道去向,或许在那一瞬间的时候化成激流被残风给卷走了。

    凌厉的风声从李诚希额前掠过,把他的发丝吹得向后飞舞,而他紧紧的抱住小环生生把眼前凌厉的狂风给阻隔开来。

    李诚希这才知道什么叫天壤之别,什么叫当时绝代的修为,紧紧是余风就让他差点受不了,若是直接面对那青云门之下四大奇书之一的神剑御雷真诀那又是怎样一番滋味?

    是死?还是终身残废?

    李诚希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发现黑衣人早已经踪影全无。

    只有普智缓缓挺起骨瘦如柴的身躯,步履蹒跚夹起林惊羽来,而那张小凡却不知道是不是被狂风给吹走了,此刻也不见了踪影。

    李诚希这时候对着旁边的小环说:“小环你在这等会。”

    李诚希说完从密林中跳了出来,让普智一下子警惕了起来,发现对方却是一少年才略安内心的不安,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小施主全都看见了?”

    李诚希也不拐弯抹角,嗜血珠已经是他炙手可得的囊中之物,但是泥人也有三分火,逼的太急,说不定对方被逼的走投无路大家一拍两散,谁也别想得到。

    “大师,你如此神通定然吉人自有天相,平安无事。”李诚希双手合十,道了一佛礼。

    普智对眼前这少年多了几分好感,脸色缓和下来,细细观摩对方。

    良久普智才呼出一口气,道:“贫僧普智,施主见面便是缘分,贫僧恳请施主不要外泄今日事情。”

    李诚希眼转了转,一副刚正不阿的神态,尊敬道:“放心,大师,小子定不会告诉他人,天知、地知,我知,大师知意外若是在有他人知道就让我永远美女缠身,脱离不了凡尘俗世。”

    假如苍天真的有眼,那就希望真的美女缠身吧,假如苍天没眼那也算了,反正没有吃亏。

    “大师,我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不解的心事?说出来让小子分担分担。”李诚希靠近坐在普智身边,斜眼看了一眼林惊羽,果然生的不凡,但是和我比起来却差了可不是一个级别。

    “施主果然聪慧过人,一眼观出贫僧心事重重,你与贫僧果然有缘。”普智看了一眼林惊羽有些不舍,但是看到李诚希的时候眼神再度出现异样的神彩,接着道:“施主你可愿意当我弟子?”

    李诚希面无表情依旧连带笑容,内心思忖道:“当你弟子?”

    李诚希衡量过嗜血珠的重要性的时候却释然了。

    随后普智就把嗜血珠交给李诚希交代他要到一廖无人烟的山峰峡谷扔了,李诚希可是知道这嗜血珠的底细,断然不会稀里糊涂的去遵守两人之间的约定。

    普智再三考量下就决定私自传功给李诚希。

    普智以天音寺“大梵般若”奇功,借佛门至宝“翡翠念珠”之力,生出降魔大力,方才挡下了那邪人威力无比的“神剑御雷真诀”,并反挫重创于他,令他惊而遁逃。但他重伤之身,又生生受了道家奇术一击,已是油尽灯枯,连最后一线生机也绝了。眼下他不过是靠鬼医给的奇药“三日必死丸”苟延残喘,延长寿命三日而已。

    李诚希看见普智虽然脸带笑意,但是全身伤痕累累,坐在他的跟前,左边身子像是被什么焚烧过一般,枯焦难看,脸上黑气重重,一脸死气。

    当普智触碰到李诚希的时候,异变突起,只见普智全身上下每寸肌肤都散发着浓重的金光,如同释牟迦尼现神迹,全身不同程度的枯萎。

    李诚希感觉全身上下充满了活力,一些记忆如潮水般用来,让他异常难受,脑海如同被千刀万割着他,让他痛不欲生。

    小环在一旁看的触目惊心,原本安好的俩人居然突然出现这种异象让她担心不已。

    小环冲出了躲避藏身的地方跑向李诚希而来。

    狂风大起,有些树木竟然连根拔起倒飞而去。

    小环娇小的身材怎么经得起这股突起大风强呢?吹得倒飞回去撞在一旁,眼前一黑,但在昏迷前却呐呐自语:“爹爹……”

    当李诚希再次醒来的时候,脑海多了一段沧桑的经历,多了天音寺法术秘诀,更多的是一段见识记忆。

    李诚希检查了下自身,发现没什么意外反而功力居然一路攀升,李诚希沉思片刻,愕然发现普智的身影已全无,自己反而无缘无故吸取了他毕生功力为己用。

    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