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1章双修神功

作品:《神无限风流(我的邪恶美女后宫) VIP未删节全本

    李诚希看了一眼地上的衣裤,还有焚月儿的罗绮衣裙都沾满了那些看起来颜色多彩的和,还有那一朵绽放开来的之花不禁感到一阵头痛。

    “嗯……”焚月儿倒在一旁有些慵懒的眼神看着李诚希。

    “喂,小还没喂饱你呀?还在叫,现在衣服咋办?都弄脏了。”李诚希皱了眉头回一狠狠的眼神。

    “嗯……不关人家的事,记得要把我妹妹放出来,真累……”焚月儿说完居然化作一缕青烟飘向载倒一旁的阴邪棒中,消声无影踪迹。

    李诚希有些令人咋舌的看了眼那黑鳅鳅不起眼的阴邪棒,绝对扔在枝柴中会让人随手拿去给烧了。

    李诚希光着身子拿起手中的阴邪棒,紧紧的握住又往自己的放去,没有裤子的遮挡,竟然看见阴邪棒粘连起他的皮肤上,慢慢的被大腿的肉给包裹进去,不留痕迹,看起来让人惊讶万分,这是何等的神通呀?

    能够凭空消失?

    还是融合呢?

    李诚希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衣裙和自己的衣衫,手燃起一道白色的火焰,但却在他手中却很温顺,没有火的狂暴,温柔似水。

    白色的火光一闪而过,地上的衣衫瞬间被烧成碎屑然后随着风飘散在四野八方。

    “小爷要光着身子回去?丫的,那不是成暴露狂了吗?”李诚希说完就如同他名字一样,随着轻风的拂过,他的身影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李诚希原本想顺着原路返回,但是他却感觉自己若是如此回去会不会被田不易看见?以田不易的实力绝对可以轻而易举看见李诚希赤裸的身体,那李诚希还不有想虐死对方的心吗?

    李诚希御风而行,踏空而上,转眼间消失在原地,只是他背后却跟着一红色的影子,正是那红影小女孩,速度紧跟在身后没有落下。

    李诚希在御风飞行在天穹之中,却有些心不在焉,眼神一阵迷茫。

    李诚希在刚开始醒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脑海多了一段似乎属于自己的记忆,但却不属于自己的见闻的异样记忆。脑海中一段深刻的记忆让李诚希不知所措,是关于一段他前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人异事还有上古神话。

    三千大世界,小、中、大三千世界。在这段记忆当中他得知这三千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当初洪荒在圣人交战中破碎成一块一块,一块一个世界,但是洪荒却是圣人也到达不了它的尽头,这洪荒大陆破碎之后被紫霄宫中的圣人鸿钧施展无上道法给合了起来,但是他的实力在强悍无比匹敌也不可能重整回当年的洪荒,此洪荒而成的三界世界并非洪荒的全部,而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但三界之中也是让无数仙神难以自居途说道明整个三界的样貌,神秘的仙岛、死地也让他们难以到达,即便是拥有毁天灭地之威,他们亦也没有丝毫办法观的三界的全容。

    就好比拿鬼界来说吧,它只是一个统称,它并不是一个界,反而比一个界更加之辽阔,也没有人神敢轻易妄言去探索其中的奥秘。

    鬼界有许多不同的神秘地方,而最大的就是那有着“阴间”之称的“地狱”,那里有十八层地狱,十八层地狱也是十八大地狱的统称,其中更分十六小地狱。各国不同的地方也演化出各种千奇百怪的地狱。

    这地狱就是无限大的鬼的世界,也有鬼到达不到的尽头。

    冰山一角就连圣人也难以到达,洪荒它到底有多大呢?

    而李诚希从这段虚无缥缈的记忆中得知,三千大世界包括十亿个小世界,无限世界。宇宙之中就是所有世界的裹体,它包含所有世界,并且每一个世界都有一个世界的传说和天道,宇宙是否就是大道呢?

    这个诛仙的世界也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李诚希震惊之色溢于言表,此刻内心更加震撼,比天翻地覆,海啸扑天盖地也不足以形容他心中得知的震撼。

    一句话浮上了李诚希的心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再一次让李诚希震惊,这不是五卷天书之中的一句话吗?这也是道德经内中的一段话吗?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

    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李诚希知道这一段只是一句法则之中的一句,这也是他心中最大的疑云。

    这是一名魔界的高人根据自身的经历所创作的一发神法!这可以破碎界面中的法则创破天道的枷锁从而穿越各个时空的界限,但是他一生之中只是用了一次就直接被天道给吞灭,不知道取向,只是留下手札记载着。

    还有一段记忆一直让李诚希又惊又喜,那就是他知道了自己家中为何会没有一个男人,而且还有上百位女性在居住,而且妹妹姐姐成群,原来他是当时的凶手,把当年的宴会中所有男性都给杀光了,唯独女性没有杀光,反而一个个去……

    第二天李家就血流成河,尸体堆积成山,周围残垣断壁,而屋内一整齐的房间内却美女如云的躺睡在地,身上无片缕衣衫……

    难道那些女子都是被李诚希给……

    青云山,风回峰。

    风回峰景色优美宜人,山清水秀,鸟鸣猿啼,山林密布的山峰陡峭如天险。危峰屹立在青云山脉之上,直插云霄,贯穿云海。花草树木都已有百年之上,就算普通的松树、槐树、杨树都有参天之势,在陡峭的岩壁上,看起来岌岌可危,欲欲坠落。

    山峰笔直,怪石嶙峋却有规有律,青云缭绕在山峰上,看起来居然有种脱俗凡世的意境。

    山峰之巅上伫立一庞大的殿宇,殿宇旁的房屋却略显失色,房屋接踵拥紧着这座气势雄伟只略次通天峰上的玉清殿。

    在周围高耸陡峭的山峰之上建立这样一座骇闻心弦的殿宇的需要多少人力和无力,这还是修仙人一直都决心脱离人尘世俗的心吗?

    四野辽阔,一片云海。

    这里没有别的出路,除非只有重天上降下,否则这天险绝非凡人可扬言攀登而上。

    李诚希不知不觉来到了风回峰,眼神深邃,但是他全身赤裸却深深出卖了他此刻的无奈。

    “有人的地方就好办了。”李诚希来到风回峰略远的原始密林中。

    枝叶繁茂,遮天蔽日,只有稀疏少许碎阳透过枝叶与枝叶间的缝隙给落了下来。

    在密林中,李诚希仿佛感觉到自己置身在涛涛林海之下,空气清新不比大竹峰之下,反而更加让人心目辽阔,呼出长长一口气,“嗯,是时候进去找个“朋友”借一件衣服穿一穿了。”

    李诚希掠过枝头,脚踏在枝头上也不停留就在空中踏出第二步,枝头摇晃了数下,掉落几片叶子。

    “师兄,你叫我来这干嘛呀?”声音在李诚希耳边响起,看起来大概就在前面不远处,可是那纵横交错的藤蔓和树枝把他的视觉遮掩的死死的,根本瞧不见前面,只是能够凭借非凡的听力可以耳观到。

    “曾师弟,七脉武会都来临了,你怎么不焦急呀?”声音略带不满。

    “彭昌师兄,你也太过杞人忧天了吧,还有好些年的时间,你说你,实力也是一代翘楚怎么能够又害怕之心呢?”声音带着笑意,李诚希能够听得出来这绝对不是嘲笑。

    “曾师弟以你的修为自然不必担忧,何况洞中无岁月,洞外已千年,咋们修真之人不忌讳时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我的实力和你相比简直天地之别,我可不想上场不到半柱香就被对方给撵下台了。”

    “那彭昌师兄找在下干嘛?为何不自己一人个人好好修炼一番呢?”

    “你以为师兄不想呀,可是师兄到了瓶颈,需要突破,你懂的。”

    “不干,又要我当人肉沙包!”

    “曾师弟怎么可以这样说呢?以你的实力不知道是谁当沙包呢!还有师傅在闭关,师娘的从不显露过身手,我可不敢去找师娘。”那男有些不自然的“哈哈”一笑。

    “你说我娘的坏话,我要告诉我娘,除非你贿赂下我。”旁边那男的带着奸诈的笑意。

    “这个,好!”声音爽快的答应一声,在着道:“我听闻鬼子岭旁有一种怪异的生物,也不知道全貌,但是比曾师弟收集的种类繁多怪异生物和动物要好多了。”

    “此话当真?”男子半信半疑的问着对方,显然有些不相信。

    “当真,千真万确。”愤慨的声音回以对方。

    “那好,你拿什么证明?”男的再次开口。

    “难道让我带你去寻找吗?”男子有些无奈的回答对方。

    “那到不用。吃完饭后,你整理下包袱在和我一起去。”

    “什么?你还不相信我吗?”

    “那倒不是,那好吧,我真的很相信你。”男子拍了拍旁边的男子说道,眼神很真诚,“明天在带我去。”

    “啪”了惊响了两声,二人应声而倒。

    “我擦,你们还有完没完呀,还要小爷等你们吃完饭在吃完宵夜?”李诚希不耐烦的唠叨一下,把一根碗口粗细的棍子扔到在一边。

    以李诚希如今的修为,能够做到人不知鬼不觉的放倒两位修为不差(当然在年轻一代之中。)的二人没什么大不了。

    只是这两人实在怨得很,不知头不知路情况下被人敲闷棒,而且还被脱光干尽晾在森林之中,一不好说里面毒虫猛兽路过宝地把他们给吃了,还真死的也冤枉。

    “这人就是曾书书吗?而那个人是彭昌,嗯……”李诚希略带沉思的目光看了一眼那高耸壮观的殿宇,带着邪邪的笑意离开。

    也只有在他与美女在一起鱼水之欢才能看见的笑容此刻洋溢在外。

    李诚希给予穿衣衫并没察觉衫中可有一件薄如蝉翼,轻如飘雪的物体在内,感觉穿在身上无异物也没有太多察觉,只是有些厌恶这衣服是别的男人穿过的。

    李诚希雄伟的下面此刻没有的束缚,从下面看去可以清晰看得出来那大大尖尖的帐篷把他下面长得蓬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