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0章欲幻望镜

作品:《神无限风流(我的邪恶美女后宫) VIP未删节全本

    李诚希走出大殿内,望了一眼外面的优美风景,李诚希此刻就是一闲云野鹤的人,他眼中的风景完全变了味,而连绵百里的青云山脉却成为他眼中一个目的。他的目的就是要把整座青云山上下所有雄性生物都虐杀,然后建立一庞大的后宫立居在这天地美景当中。

    “主人哥哥,主人哥哥……”御神婉儿这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揽抱李诚希的脖子,整个娇躯都贴在李诚希的后背上,笑嘻嘻的脸蛋永远都不会停下来,永远都甜甜的叫着“主人哥哥”。

    “哦?我的婉儿公主怎么就你一个人,芙晓呢?”李诚希带着微笑抱起婉儿高举起来,婉儿她甜甜的笑意什么时候都不缺,除非在他的时候。她比手划脚的描述着,做了一个可爱的握拳手势,道:“她呀,瞧不起婉儿,婉儿就把她关到房子里,不让她出来咯。”

    李诚希拍了拍御神婉儿的脑袋,真不知道她怎么会有如此旺盛过度的精神力,蹦蹦跳跳个不停,就连刚破处身到此刻还不到一宿,她就能恢复自如,动作没有丝毫受到阻碍,麒麟果然是一变态的种族!

    李诚希让御神婉儿去告诉芙晓,自己要去小竹峰做客一趟,不知道何时会回来。同时也吩咐她不许乱跑,否则以后不和她玩那舒服的“游戏”,果然御神婉儿性子定了不少,不在李诚希面前跑来跑去,让人眼花撩乱,脑海发晕。

    李诚希一震脚,脚下的云雾凝聚一把“剑”的形状,李诚希踩上去后,云剑“嗖”了一声剑鸣锐叫,连带李诚希化作一道柔和白芒刺穿天穹往向小竹峰御去。

    云雾被这股横生出来的轻风吹散不少,但又很快恢复那片云雾飘渺的殿宇。

    在夜色中被包裹着的小竹峰,看起来特别宁静,只有那沙沙的竹声才能够表达这片泪竹之海的哀愁。

    李诚希刚落地,那把云剑也消散在这片竹林当中。

    竹叶缝隙当中照下碎月的光芒,照在李诚希的飘逸的长发上,他踏出脚步,走在月光之上,身后远处竹林沙沙作响,李诚希身前有一女子背朝着他,悄悄抬头凝望月色,李诚希许久才迈步过来,并肩站在了她的身旁。

    妙龄女子看着他,冰冷的脸面上最初的一点激动和惊喜悄悄消失,叹息道:“你就是风回峰新一任首座了吗?”她看着李诚希,慢慢地说道:“虽然我没权干涉上任首座交代下来命令,但毕竟他是我师兄……”李诚希摇了摇食指,脸上带着讥讽的笑意,道:“水月大师不要拐弯抹角,兜来兜去你迟早要说回正题中来,何必要浪费时间呢?”

    原来此妙龄女子正是小竹峰首座——水月大师!

    虽然水月容颜没有瞧见岁月在她肌肤上留下一点瑕疵,但是可以从她深邃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她饱经风霜带着忧愁可怜的眼神让李诚希内心不禁生出一种要呵护她的心思。7k7k001.com

    夜风在俩人身边拂过,竹叶吹奏起沙沙的乐曲,这片美好的一刻谁也不愿意去打破。

    许久过后……

    夜风停了下来。

    竹叶扶正了自己的腰身,在也没有沙沙的声音,只有俩人淡淡的呼吸声。

    李诚希看着水月不言不语,眼中闪烁,忽地移开目光不在看他,反而在抬起臻首遥望天上那轮散发淡淡月华的冷月,她嘴角动了动,仿佛在犹豫,似乎在挣扎,最终她还是轻轻说道:“那婴孩,那婴孩他,”水月的身子在颤抖,她闭着秀眸,一滴晶莹的泪光由她脸颊滑下,深呼吸了一口,才慢慢说道:“他如今在哪?”

    李诚希脸上愕然掠过,随后便是微微一笑,带着痞气的语气,道:“他呀?人在天边近在眼前!”李诚希来到水月身前,低头看着水月,她如霜雪一般白皙的脸上肌肤,在李诚希面前涌现出淡淡的晕红,如晶莹剔透的红玉。

    水月避开李诚希那炽热的目光,她语气有些不自然:“你吗?”李诚希突然在她洁白如玉般的肌肤上亲了一口,“啵”了一声,才笑道:“答对了,这是给你的奖赏,不要多谢我喔,我有事先走。”

    当水月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泪竹林内早已不见李诚希的身影,在这片空气当中,他曾经逗留在这呼吸过。

    水月不曾发现自己身后却多了一道白色的丽影,还有一淡淡可以忽略无视的红影一掠而过,往李诚希所去的方向紧紧跟着,但那红影却又不怕跟丢。

    这怪异的一幕没有人注意到,所有林林总总的事都随着凛冽的夜风吹到远方去。

    李诚希来到小竹峰偏僻没人来过的后山处,四周杂草丛生,就连小小弯曲的道路也随着岁月的走过而只留下淡淡的痕迹,若不细微入至的目察一遍,真难会发现这里曾经也有人到达过。

    尘封已久的空气当中是否能够闻到血腥味?

    李诚希践踏着杂草,把那差不多有半人之高的杂草踩在脚下,连带泥土深陷进泥土里。这里的泥土散发出一种清新的泥土味道,似乎曾经下过一番细雨,冲刷过泥土中浑浊的杂质吧。

    “真笨!怎么跑来这该死的地方了,路盲,早知道找芙晓打听清楚小竹峰到底起居在哪,今晚注定不能看到小竹峰上大小美女了。”李诚希摇了摇头依靠在旁边的岩石上,仰着头看着朦胧月色。

    泪竹林内细竹多不胜数,竹声上挂满白斑点点的“泪花”,周围别说岩石了,就算一块石头能够找得到也算奇迹了。

    小竹峰不同其他峰脉,在这里生长成海的泪竹,它们需要柔软的泥土才能维持自己所需的养分和生命力,所以这并没有岩石层,而李诚希依靠在身后的那一块爬满苔藓的岩石又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呢?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不知不觉中适应了起来,或许脑海中那一段记忆真的和自己息息相关吧,但又如何呢?”李诚希干脆整个人蹲坐在地上,也不管泥泞的泥土有多肮脏。他有些自嘲的笑意:“圣巫教,圣巫教,真有你的小痴、闵雪,不愧是我李诚希的女人,背景实力也不弱,不过里面的美艳狐女真多,要是有机会一定要把她们收进自己的后宫中……嘿嘿……自己的后宫要多少女人呢?”

    一万?

    十万?

    百万?

    …………

    李诚希默念着,他背依靠在岩石上,不知不觉中,他带着浓浓的笑意进入了梦乡中。

    夜风拂过他的鬓发,就像一温柔的妻子为他梳理他那长期不理长发,长发久而不束显得洒脱。

    李诚希或许真的跟风有缘吧,他身后的岩石一角被风拂过之后,苔藓不知不觉中脱落,一血红的大字展现在世人眼前,从沉睡中归醒,那字鲜红如血滴,“欲”字熠熠散发着淡淡的红光,一闪而逝,寻不到它留下过的红迹。

    在如海般的记忆海当中,里面一段段李诚希亲身经历过的往事,上世的经历,也有一段半段不知过往的回忆流过,一股红色的气息钻进了李诚希的脑海,与他的记忆融汇在一起,不分彼此。

    李诚希仿佛陷入了的梦海,嘴角延着的笑意更有弧度,看起来更加浓。他喃喃梦呓一声:“妈妈……嘿嘿……亲的真舒服……”

    红色的影子掠过泪竹林,泪竹轻摇触碰,发出沙沙的竹叶声,涛涛竹海在翻滚,而李诚希此刻嘴角的笑意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眉头紧锁,有些不自然。

    竹叶声慢慢停了下来,月色已经躲进黑云里,一阵风铃的声音在李诚希耳边响起,“叮咚”一声。先是一点轻响,像细针掉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细细脆脆的一声,紧接着便是叮叮咚咚接来一片,如精灵织细急促的脚步,匆匆跑近耳边又远逝归去。

    李诚希猛然抬起头,脸色苍白,双眼有些茫然,面额上布满了汗珠,身后的冷汗也涔涔流落,浸湿后背衣衫。

    刚才那一幕是回忆,还是一场在自己脑海真切上演的?

    李诚希想起自己荒唐的一幕,自己和项楚梦作出如此荒唐不切实际的事情,不过那感觉真的不错,即使是梦境当中,自己依然达到了……

    李诚希拍了拍沾上泥土灰尘的衣衫,刚准备起身,扶着旁边的岩石,“喀喇”一声,巨大的岩石灵活的向一旁滑动,地面上出现一深不到底的圆洞,可以感觉到里面寒风阵阵,李诚希怔神一时之间忘记自己处境,间不容发之间,身子往里面坠掉了下去。

    巨石如有灵性般自动合拢起来,没有缝隙,看不出圆洞的痕迹,很难想像岩石之下掩盖的竟然是一深不到底黑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诚希才感觉到脚下有淡淡的蓝光,但空气却充满了寒气,让人的皮肤亲密无间的触摸过这寒气带给人的颤抖。

    李诚希抵达洞地的时候,才一目了然,动静的容貌尽观眼底。洞地之下居然是一个寒冰的世界,地面上的厚冰已经不知道多少甲子岁月了,人在上面居然能够倒影出来,就像一面冰做的镜子。

    李诚希看见洞内是一片冰的世界,周围很大,和小竹峰一样大,这到底是人造?还是大自然鬼斧神工雕刻的呢?

    李诚希看见洞内的冰雪风景,脸色震惊,心下惊叹,那尖锐的冰柱拔地而起,厚厚的冰土之上长出了冰石笋、冰的钟乳石、冰的涡管、冰花、冰葡萄、还有冰的结晶片等。他发现,尽管冰的厚度不一,但是所有的冰都是附着在石岩上的,默默的散发着寒气,整个冰洞高度几乎接近了百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