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节 四面八方的网

作品:《善战之宋

    <content>

    滕格林沁听完这句话心中大惊,原本巫妖族,是对巫妖信仰狂热的人群,而据说每一个巫妖族人生下来便天赋异常,每个成年人实力极为霸道,周朝前曾横行一行,后来每朝更替,总有他们的影子出现,有句话说过,巫妖出,乱世起,想不到这次巫妖族再次出现了。

    “你不必感到惊讶,巫妖族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巫妖族了,如今他们所有族人加起来也就几百人,想正面硬撼我辽国根本就是痴心做梦,朕所担心的,是倘若这些巫妖族人联合一些败类,那样会对辽国造成严重的破坏,尤其是那些巫妖族人,我们辽国并没有足够的高手前来和他们抗衡。”

    耶律贤目光望着墙壁上挂着的那幅巨大的地图,眼睛深邃的凝视着如同甲壳虫状的区域,那正是代表辽国的疆域,

    “我们辽国这么多年,靠着先祖搏命拼杀,才获得了现在漠北草原的统治权,我耶律贤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凌驾我大辽之上,”耶律贤收回了目光,眼神中浮现出一股杀气。

    “无论是谁和巫妖族勾结在一起想要颠覆大辽,即便是朕的儿子,都将会是我们整个辽国的敌人……”

    “陛下,滕格林沁这条命,听候陛下差遣。”滕格林沁心中热血澎湃,不禁脱口而出。

    “好,”耶律贤一脸欣慰的看着他,“不过朕不需要你这条命,巫妖族心怀歹意,为祸各国多年,不过其高手较多,非一般将士可敌,因为除了吐蕃诸部之外,朕已经通知了西夏、宋朝和吐蕃诸部,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高手向临潢府赶来,只要我们再拖过一段时间,一定会全歼巫妖族,朕到想看看,是这所谓的巫妖族厉害,还是我们的大辽根基稳。”

    见耶律贤如此自信,滕格林沁不禁有些奇怪,“陛下,其他几国会派人过来么?”

    辽国是这几大国家实力最为强大的一个,因为他不理解耶律贤为什么还要调集其他高手。

    “一定会的,”耶律贤眼神中满是自信,“因为巫妖一族的出现,这并不是辽国的危机,而是所有国的危机。”

    辽国某山区,二十几条飞速急行的身影正快速的在凹凸不平的山地间接连跳跃移动,一个跳跃点的人才刚刚离开,另一个人已经踩上了这个位置,几十丈宽的山涧,他们只是轻轻一纵便跃了过去。

    如果有人在此时发现他们,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些人,竟然全部都是绝世的武者。

    远处一声尖锐的鸣叫声突然划破天空。

    这些人不约而同的朝着天上望去,只见天空中有十几只金雕正盘旋在空中向远去飞去,那长长的展开近一丈的翅膀,每扇动一次,都极为的壮观。

    是金眼巨雕!!

    只有辽国皇族才拥有的的金眼巨雕!

    领头的那个人脸色不禁为之动容,随时他大喝一声,“快走,不要让金眼巨雕落下我们太久!”

    其他的人也没有答话,但是明显在山峦间的移动速度更加的快了。

    武州丛林

    一片沙沙的声音从树梢上传来,惊起一片飞鸟。

    十几名黑衣人正轻踏着树梢上随风舞动的叶子,借用叶子摆动带来的力量,快速的向西边落曰的方向移动着,暗红色的晚霞照在丛林上空,呈现出一片火红之色。

    这十几名黑衣人脸上,也被落曰的余晖映衬得通红,但让人惊奇的是,这些人中竟然还有几名年轻稚嫩的面孔。

    在行进一段距离后,前面为首的老者突然停了下来,紧紧跟在他后面的另外十几名黑衣人也相继停了下来。

    十几人就这样极其轻松的站在摇晃的树梢上面,身体随着山风细微的摆动着。

    “陈治子,这次接到陛下的命令,让我们去辽国境内,你们从来也没有碰到过巫妖族的人,不知道他们的厉害,到时候你们几个一定要小心从事,注意安全。

    这时,一身黑衣的陈治子朝着那名领头的老者点了点头,“是,父亲,我和陈天子、陈歌子三人会一直在一起的。”

    原来那名领头的老者正是塞北第一高手陈柏。

    陈柏很欣赏的看着他,说道,“陈治子,你和天子、歌子都是我陈家年轻一辈的高手,这次我让你们来,也是长一长见识,陈雷天,陈辛子,你们是我们陈家的高手,虽然还没有跨入真气之境,但也算很强大了,不过……我们这次面对的是巫妖族,原则上,我们还是辅助来自辽国和吐蕃诸部的高手,不要自不量力做出无谓的牺牲,明白了吗?”

    “是!”旁边年近五旬的陈雷天和长像老成如今正值壮年的陈辛子拱手说道。

    陈柏点了点头,“那好,我们再调整一会,争取今天离开武州。”

    西夏平原上

    一只土拨鼠正站在土包上,一脸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情况,现在是交配的季节,它必须捍卫自己的领地,才能吸引雌性前来。

    而这时,它的表情猛然一动,飞一般的钻进了附近的洞穴中。

    几乎在它刚躲进洞穴的那一刻,十几名头顶黄色斗篷的男子飞快的掠过土包,向东部已经隐约可见轮廓的州城方向移动着,那十几道身影如同以速度著称的闪电豹一样,在草原中仅仅能看到一丝残影。

    在前不久,西夏虽然恼怒辽国曾经在最后时刻背叛他们,但是听到了巫妖族的消息,还是选调了一批强者过去。

    以这些人的移动速度看,至少也都是隐藏的高手。

    这十几人现在的任务,就是今晚到达漠北,向临潢府进发。

    夜幕渐渐的降临,但各个地区的强者仍然星夜兼程着赶往临潢府,他们犹如一张大网,正朝着临潢府的方向,缓缓的收拢……

    ……

    “大人,根据我们最新得到的情报,西夏有一批强者,突然离开了雪原和沙漠,汇聚在一起,现在应该已经进入了我大宋境内,目前应该在开封府范围。”

    共田拍卖行某房间,余玠手拿着几张纸片,对坐在一旁的王靖说道。

    “对了,西夏那边一些强者已经进入了辽国境内,还有塞北,听说塞北第一高手陈柏带着一些陈家的高手也已经离开了武州,有人在清河那边看到过他们。”

    未等王靖开口,余玠又补充了几句。

    王靖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替我回信给曹坚,他做的很好,能够短期内将飞鹞传书在《宋时》内部普及,让消息传递如此迅速,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宋时》……余玠,你说我应该奖赏他些什么?”

    余玠挠着头笑了笑,“大人,《宋时》的所有资源,我们各个部的负责人都有独立的使用权,说实话,我们什么也不缺,只是看着原本弱小的《宋时》一点点的做大,我们心中也非常的有成就感,曹坚我们原本只是一些连指挥使都不敢去想象的士兵,走到今天的地步我们已经很满足了。”

    “说的也是,那就这样吧,把笔拿过来,”

    王靖从余玠手中接过了笔,轻轻的在上面写了两下,然后折叠好,又交给了他,“替我把这个交给曹坚吧。”

    见余玠装好了信,王靖又走到书案上,缓缓的摊开了地图,和挂在墙壁上的巨幅地图不同,书案上的地图字体如同蝇头,区域曲线密密麻麻,很难看清楚,不过王靖却毫不介意。

    他看了一会地图,脸上的疑云越来越多,“不对啊这些强者的行进路线,完全就是前往辽国的最近距离,奇怪,他们目的怎么会是在辽国……余玠,辽国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了没有?”

    余玠摇了摇头,“大人,除了前几天那次比武,耶律奥古公主的大婚消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那就更不对了,王靖皱着眉头,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些目前正在纷纷赶往辽国的强者,会没有任何的目的。

    除了吐蕃诸部,其他地方派强者前往辽国的明显时间上晚了一段时间……

    对了,王靖忽然想了起来,那个吐蕃诸部的二王子松赞多杰本身就是一个高手,加上他身边那些强悍的狼骑兵,难道说……

    最先得到消息,派出强者的竟然是吐蕃诸部?

    那么也就是说,如果找到松赞多杰,那么这一切的疑问全部都会迎刃而解了。

    想到这里,王靖立刻对余玠说道,“给我备匹马,我要去一趟吐蕃诸部的狼骑兵驻地。”

    ……

    山脚下

    一辆辆的马车拉开一条长长的队列,正缓缓的进入吐蕃诸部的驻地,这些马车的后面全部都摆放了几桶冰块,围在冰桶中间则垛满了新鲜的肉类。

    这些马车全部来自于前面不远的临潢府,是奉命前来运送供巨狼食用的肉类的。

    “你,去那边。”一个辽国武官指挥着进入驻地的车夫,那个车夫脖子僵硬的望了下手指指的方向,脸色顿时煞白。

    “嘎吱……嘎吱……”马车缓缓的行进着。

    原本在一路上,那些车夫还有说有笑的,此时全部都集体静默,一言不发。

    因为在这支马车队的两侧,几百只和他们拉车的马小不了多少的巨狼们,正伸着猩红的舌头,咧着大嘴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看它们的眼神一刻都没有离开过马车上的食物,当然也有一些巨狼把目光盯在了那些车夫和马匹身上。

    这些车夫甚至敢断定,倘若这些巨狼们得到进攻的命令,恐怕第一时间内便会把他们撕扯成碎片,连骨头渣子都不会被吐出来。

    营帐内

    几个武将模样的人正站在正躺在藤椅上的二王子松赞多杰旁边,

    “二王子殿下,刚才辽国已经派人将肉食送了过来,耶律贤还让人问殿下恢复的如何了。”

    “没事,死不了。”

    松赞多杰眯着眼睛,他身下的藤椅轻轻晃动着,显然他正在享受这段难得的空闲,放在他胸前缠着乌色绷带的胳膊极为明显。

    此时他的气色虽然比之前已经缓解了很多,但是仍然脸色煞白,和滕格林沁对击的那一下子,他不但毫无防范,而且过于轻敌只用了八成的功力,伤势伤及到肺腑,一用内力经脉就会酸痛,至少一个月之内,都不会恢复过来。

    “二皇子殿下,你说那个耶律贤会不会是故意的?”一个军官脸上有些质疑,他认为,这一些很可能是辽国的阴谋,松赞多杰才能突出,几乎已经肯定是吐蕃诸部的世子了,一旦他出现问题,对吐蕃诸部会造成影响,本着敌人变弱了我就变强了的原则,如果其他国的君王越是平庸,对这个国家的发展就会有极大的好处。

    “不会的,耶律贤并没有这么蠢,就算他想暗害我,也不用去用这么明显的漏洞,而且,现在他头疼的并是我……”松赞多杰懒洋洋的说着。

    “可是……”

    “好啦好啦,你们不要来烦我了,本王只是睡一会觉你们还要在旁边吵,还让不让人养伤了?”

    松赞多杰有些不耐烦了,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而他则调整了一个让他感到舒服姿势,继续闭目养神起来。

    几个军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正准备要离去,而这时,帐帘忽然被人开了,一阵凉风顺着刮进了营帐中,将松赞多杰金黄色的头发撩拨了起来。

    进来的这个人看到他,立刻大声的说道,

    “二王子殿下,大宋使团的王靖求见。”

    听到王靖这个名字,原本还在懒洋洋的松赞多杰猛然睁开了眼睛,眼中精光一现,如果在以前,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叫王靖的瘦弱青年放在眼里,但经过那次比武之后,他特意派人好好的调查了一下他,让他惊讶的是,这个大宋副使的王靖,拥有多重的身份,不但是一个地位尊贵的国公,还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最让他意想不到的,他现在竟然只是一名普通的夫子。

    各种光陆离奇的用常识无法去理解的遭遇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实在让他对王靖更加的好奇。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