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3章 反魔法护盾

作品:《魔兽之巫妖王崛起

    就在薛焕沉浸于自己巧妙的战争方略时,背上的霜之哀伤发出一阵低鸣,这是熟悉的感觉,薛焕记得上一次发生这种情况,还是在他屠杀完奎尔萨拉斯的高等精灵。

    无脑亡灵们还在孜孜不倦地用身体冲撞着魔法结界,时间还多的是,骑在骸骨战马上的薛焕趁机将背后的霜之哀伤取了下来,然后熟练的将精神力灌注到了里面。

    16960枚灵魂。

    这是他已经收集了的灵魂之力数量,不过,比起收集,薛焕感觉用“掠夺”这个词更加恰当,并且在这些灵魂里面,还包含着希尔瓦娜斯这类无限强大的灵魂。

    薛焕还记得之前解除霜之哀伤第二重封印时,显示第三重封印需要5000的灵魂之力,而他现在已经掠夺到了16000多枚,也就是说,他的霜之哀伤,应该已经迎来了第三重封印的开启。

    他低头一看,果然。

    霜之哀伤剑身上面的第三枚符文已经完全亮起,第三重封印所带来的力量的增强,也逐渐在他心中成型。

    反魔法护盾,这是一种将暗影能量凝聚到一起形成护盾的防御性魔法,能够吸收很大一部分的魔法伤害,在对抗法师时尤为好用。

    因为这并不是游戏,所以在这里也并没有详细的伤害、治疗数值,因此薛焕无法清楚“很大一部分”究竟能够做到何种程度,还有就是随着自己的力量愈发强大,他感觉到这片大陆上的力量体系,又或者说是等级、魔法体系出奇的混乱。

    薛焕的记忆中,依稀还记得克尔苏加德曾经说过,除开战士、刺客等特殊的、擅长将身体力量开发到极致的职业外,其余特殊的职业均是拥有力量本源的。

    本源光明,能量体现为圣光;本源生命,能量体现为自然;本源秩序,能量体现为奥术;本源黑暗,能量体现为暗影;本源混乱,能量体现为邪能;本源死亡,能量体现为凋零。

    他是死亡骑士,能量自然体现的就为凋零,也可称之为**、衰退。

    但在学习魔法上面,之前根据克尔苏加德所说,只能通过魔法书或是自己研究,但就现在看来,这种说法未必具有唯一性。毕竟这并不像是游戏,必须要练级到达一定级别之后,才可以拥有某项特殊技能。

    在穿越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拥有了恶魔之心,因此获得了部分邪能力量,同时也获取了几项邪能法术。

    而后来自己来到冰封王座,巫妖王耐奥祖通过霜之哀伤将一部分邪恶的暗影能量传输给了自己,因此他成为了死亡骑士,也获得了死亡骑士的专属本源力量。

    也就是说,除了通过魔法书之外,如果是通过某些神器级别的传承,或者是力量的赋予,同样能够达到学习魔法的目的。

    了解了这一点之后,霜之哀伤所带来的力量也就更加具有说服力了。

    这把剑是巫妖王耐奥祖赋予自己暗影能量时所打造的容器,这里面蕴藏着磅礴的力量,但这份力量被封锁住了,只有通过不断的杀人,他们的灵魂被魔剑吸收,才可以逐渐激活剑身内部的力量。

    而被魔剑吸收的灵魂又会被自己所奴役,灵魂的力量越强,给予魔剑的力量也将更强,这是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相互递进的,而唯一致命的,恐怕就是来自于霜之哀伤剑身里的灵魂的反噬。

    毕竟没有人愿意甘当剑灵,这些被魔剑镇压、奴役的灵魂,它们无时无刻想要挣脱出来,将自己撕成碎片。

    每一晚,薛焕都感觉到霜之哀伤传来的诅咒,那种要生生将他识海撕裂的痛楚,折磨着他,还有耐奥祖,也在无时无刻监督着他,可以说这是摄取力量所要付出的代价,只是这代价,薛焕一直在默默承受。

    2万个灵魂,这是霜之哀伤开启第四重封印所需要的灵魂之力数量

    在银月城一役中,他获取了15000多个灵魂,也就是说,至少有一万多人死在了他的手上,这不是一个小数字,在放弃善念和人性之前,薛焕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不过,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了。

    他得到的太多,失去的也更多,他从不相信命运,也相信自己能够颠覆命运。

    将精神力从霜之哀伤中抽出,薛焕灰色的眼眸重新张开。

    他现在,已经不是穿越者薛焕,而是死亡骑士薛焕,不知从何时起,他已经开始慢慢淡忘了前世的记忆,或许是霜之哀伤的力量,亦或许是…他不愿,也不敢再提起曾经的那个自己。

    他喜欢现在这种能够使用力量掌控命运的感觉,这就足够了。

    ※※※※※※※※

    达拉然被围攻的第八天,微妙的变化发生了…

    **师迈提尔和兰达洛克正行走在达拉然下方,昏暗的下水道里,十几个达拉然法师跟在他们身后,仔细的检查着下水道的任何一个地方。

    这只是个称呼,实际上,达拉然的下水道,可是完全不逊色于地面建筑的庞大分布网络,被法师们铭刻了各种各样的保护法阵,很多危险的魔法实验,都被会勒令放在这里进行。

    但现在,**师们面色凝重,就在七天前,亡灵们开始攻城的时候,就有驻守在下水道的法师们传来了报告,说是在地面更深处,有诡异的响动。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零星的响动变得越来越容易被检测到,这件事,甚至惊动了六人议会,这也是肯瑞托**师纡尊降贵的,进入下水道的原因。

    在目前这个达拉然被团团包围的危急时刻,任何的危机都是不能被忽略的,法师们睿智的大脑和因为研究魔法,而变得非常灵敏的思维,让他们能意识到普通人看不到的潜伏危机。

    走到下水道的最深处,法师们修建的建筑物已经到达了尽头,入眼之处,是一片有积水的土坑。

    这里原本是达拉然的避难地,当年第二次兽人之战的时候,所有的学徒以及平民,都会被安排在下水道避难,这是法师们的传统,从两百年前开始,就有法师不断的加固达拉然下方的泥土,试图让这个避难所变得更坚固。

    两百年的加持,这些疯狂的法师,甚至将达拉然城市下方,弄出了一个锥形的,倒悬山峰一样的模型,其他的地方仍然是泥土,但这倒悬的山峰,却已经变成了不是泥土,却也比石块更坚硬的诡异物质。

    尤其是在紫罗兰结界布置成功之后,法师们认为这个锥形的倒悬山峰,已经弥补了达拉然结界的最后一个弱点,但现在,当**师迈提尔走入倒悬的山峰顶峰的时候,他愕然的发现,他们认为万无一失的地方,却还是出现了纰漏。

    迈提尔弯下腰,不顾及华丽的法袍在肮脏的泥土地面上沾染了污痕,他伸出手,摸了摸那滩已经形成了一个微型湖泊的水渍,冰冷的触感,就像是真正的湖水。

    迈提尔面色凝重的摸出自己的短魔杖,朝着这水渍扔了一个“辨识术”,这个小法术能有效的检测各种物质,来分辨它们的基础形态,分辨是不是有毒,是不是会对身体造成影响。

    蓝色的小光团进入了水渍当中,就像是滴入了水里的墨汁,飞快的散开,将昏暗混沌的水渍映出了淡蓝色的微光,几秒钟之后,迈提尔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奇怪没有毒,甚至没有任何危险,就是普通的水,但它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迈提尔站起身,从储物指环里取出手帕,擦了擦手,他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着,思考着这片水渍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但反复思考,却都没有一个结果。

    “也许只是洛丹米尔湖的地下河等等洛丹米尔湖!”

    **师的眼睛瞬间瞪圆了,他飞快的踩入了肮脏而冰冷的水里,就像个疯子一样,但眼下,意识到了大危机的迈提尔,已经顾不得保持多年的仪表了,他拿出法杖,将尾部抵在了水坑的最下方。

    他默念着神秘的咒语,闭上了眼睛,伴随着魔力的挥发和淡绿色光芒在身体上泛动,他的听觉和感知在短时间之内,被加强了五倍,**师将手心贴在法杖上,伴随着那一点点慢慢延伸的精神力,他的思维顺着法杖进入了冰冷的水里,然后渗入被加固的土壤。

    强大凝视的精神力艰难的在土壤中继续深入,一米,二米,直到向下延伸到二十米的时候,迈提尔还在继续,但就在精神力透入三十米开外的土壤之后,迈提尔紧闭的眼睛,猛地瞪大了,其中的惊恐,不言而喻。

    那一刻,他的精神力就像刺穿了土壤的利剑,进入了地面下方的空洞里,那就是这水渍的来源,那个巨型的,就像是史前石窟一样的空洞,崩腾的湖水将其塞满,在不断涌入的湖水的压力下,这些水花顺着倒悬山峰的裂隙,被越来越大的水压压入了下水道当中。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达拉然下方,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巨型的空洞,那些湖水,就像是被刻意挖出来的一样。

    糟糕!该死!

    迈提尔收回精神力,拿起储物戒指里的传音石,注入法力,接通之后,他立刻将这个消息通报给了六人议会,但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里,已经多了一丝无法掩饰的…慌张。

    “那家伙挖空了达拉然下方的土地,他朝其中灌入了洛丹米尔湖的湖水,他打算他打算轰隆!”

    迈提尔的话还没说完,紫罗兰城堡内,脸色大变的安东尼达斯和吉安娜就感觉到整个达拉然,都开始地动山摇般的摇晃,就像是巨兽出水的声音,整个城市都在颠倒,都在下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