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3章 打不过也要打

作品:《古镜奇仙

    修仙一途,补药为上,而那还魂复骨草堪称是凡人修行界第一灵药,很多人做梦都想得到,哪怕是一片叶子也好,更何况是一颗?

    对此,秦一阳是深有体会,先前九阳子帮他求来了三片叶子,他只是吃了一片,本是筋脉尽断的伤势便立马康复,两片吃完,他的修为便入化仙期第七境阳生境了,要是有一颗还了得,吃下去之后稍加修炼,不出一年便有可能踏入真仙期。

    那玩意一年前才长出一颗,被蜀山剑派誉为镇派第一宝,只有掌门才可以享用,想必白眉老道有今日之道行,有一半功劳要算在此物身上。

    眼下白眉老道要拿出一颗来做赏赐,寻求悍勇之人挑战孟玉熙,虽然大家都能猜到,白眉老道也是想给凡人长脸,莫要让灵仙一族以为凡人都是懦弱之流,故而出此重赏。

    但还是没人敢奢求此物。

    连蜀山剑派的得意门徒都没能扛得住孟玉熙三招,其他人上去岂不是输的更惨?

    赏赐虽好,可是有些烫手,还是不要去拿的比较好!

    “区区还魂复骨草还不足以让众道友动容吧?这样好了,孟某这里有一株祥龙弥介草,谁若能避过孟某的三道剑气,亦或是抗住孟某的三道剑气,孟某便将此物送给他,如何?”见没人响应,孟玉熙顿觉无趣,一边质疑白眉老道是不是凡人修仙界的泰斗,老道不是自称能一呼百应的吗?怎么一个人也不愿意站出来?一边右手一翻,长声笑到,掌心处有一棵九叶草破空而来,那灵草甚为奇特,不仅和其它灵草一样,玄光缠绕,更有佛法光晕笼罩其上,以至于那九片叶子散开的形状亦是佛门阵图。

    “可是那天香山上的灵物,祥龙弥介草?”众人无不是惊呼,就连白眉老道亦是呆了一下,那祥龙弥介草虽不是天香山上的绝佳之物,但毕竟是真正的仙山之物,药效远在还魂复骨草之上,若真要比较,一株祥龙弥介草堪比三颗还魂复骨草。

    “这是好东西啊,据说可以拿来炼制仙丹的!”四下是议论纷纷,也有人是在暗笑,白眉老道颜面何存啊,灵仙一族的小娃娃随便拿出一样东西来也比蜀山剑派的镇派之物名贵。

    “东西是好,你有本事拿到吗?有胆上去接他三剑啊!”也有人开始蹉叹,满仙台的白胡子,竟被一个小娃娃给唬住了,凡人在仙人面前,果然是如刍狗啊!

    秦一阳也是看着那孟玉熙手中的灵草发呆,心中愤愤然,为什么好东西都在这些畜生手中,天地不公啊!

    他很想上去收拾一下这个嚣张的小白脸,可是想归想,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他才是化仙期中后期的修为,对方最起码已是真仙期中后期的修为了,实力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啊!

    就像是一个炼体期第七境的人现在来挑战他一样,别说三剑了,一剑他就能结果了对方。

    “哥,别忘了临行前奶奶的嘱咐!”见孟玉熙又要上前叫嚣,那名少女终于出声了,声音竟如秋波荡漾一般轻柔好听,令无数人都是浑身一震。

    “我自有分寸!”孟玉熙低声应答,随即骑着金牛慢步向前,那金牛畜生看似走的很慢,但很快便到了秦一阳跟前,等着一双城门大小的眼睛看着秦一阳,吓得坐在他旁边的阎高轩是急忙向后爬去,因为远远看着,秦一阳就像是那金牛畜生嘴下的一株小草,很是渺小。

    “上仙道行非凡,我九阳子佩服万分,小派道法捉襟见肘,便不向上仙讨教了,还请上仙海涵!”九阳子急忙拱手说到,一看就知道这孟玉熙是来找茬的啊,先前秦一阳唤他和那名少女为狗男女,他定是往心里去了。

    “一剑,你若能挡得住我一剑,我给你两株祥龙弥介草!”孟玉熙没有理会九阳子,而是俯身对秦一阳说到,有一种君临天下的霸道气焰。

    “什么降龙草,弥介花,我们青云门有的是,不稀罕,你走吧!”大概是怕秦一阳被激怒,然后应下了这事,因此董倩儿立马横到秦一阳跟前,扬声笑到,这小白脸修为这么高,秦一阳怎么可能挡得住他一剑?

    四周之人则是窃笑,让这小子先前乱说话,现在知道代价了吧?先前傅元宝和孟玉熙对剑的时候,都是一剑就吐血三尺,更何况这个小派孩童?那傅元宝可是有着真仙期第三境的修为啊,这小鬼恐怕离踏入真仙期都还早吧!

    “哼,喜欢躲在女孩子的裙子底下,这便是凡人!”孟玉熙见秦一阳久久没有应声,当即瞥了他一眼,然后转身欲走,笑声中满是轻蔑。

    “凡人怎么了?好,我就接你一剑,看看仙人的一剑到底有多大威力!”秦一阳怒起,高声喊到。

    “一阳……你傻掉了吗?不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你会吃亏的!”董倩儿大急,不光是她,九阳子他们也是急忙上来劝阻,就连一直静立一旁的安灵萱也是忍不住向前迈了几步。

    这事可不是开玩笑,是真要送命的,先前孟玉熙只是随手一剑,便破掉了傅元宝的《凌霄天火剑法》,要是他发力一剑,必定能破掉傅元宝的护体罡气,想必就连那银虹飞剑也很难幸免。

    如此高深的修为,岂是秦一阳这个化仙期第七境的人所能抵挡的?

    四周之人则是摇头苦笑,年少冲动,古往今来,有多少人就是死在这一腔热血上了。

    “好,算个男人,看在这一点的份上,一会我会让你死的体面一些的!”孟玉熙的嘴角抹过一丝笑意,随即慢步回到仙台中央。

    堂堂灵仙一族,堂堂孟家,岂容一个小派弟子辱骂?还说他整个孟家的长子长孙和他的族妹孟雨蝶是一对狗男女,这样的人需要能挡住他一剑,才有资格活在这世上。

    “无需多说,待我斩了那大畜生给你熬一锅牛肉汤!”秦一阳一把挣脱董倩儿的手,然后纵身朝仙台中央飞去。

    天香派害的他师父伤心了一辈子,早让他是怒火中烧,眼下又在他面前叫嚣,叫他如何忍?

    打!打不过也要打!

    不就是一剑嘛,他倒想看看小白脸的一剑到底有多厉害,事后他也便知道他离踏平天香派还有多远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