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 剑意

作品:《残魄御天

    烈火教的所有有职位的教众全都来到斗武场内,那块天陨石碑就坐落在入场之后的十步距离。

    秦宇执剑一人立于石碑前,场中只有他一个,其他人都在台上等他烙下剑意准备落场。

    眼前的石碑上没有任何字迹,秦宇面对着石碑,右手握住雷鸣剑,就像当初面对这雷鸣渊下的深渊绝壁一般。

    随心的剑意在心中激发,手中的长剑微微轻颤。刹那之间长剑出鞘,银色的剑光在所有人眼中一闪而逝,犹如惊鸿过隙一般。

    石碑之上火花四射,轻盈的长剑划破空间的声音回荡在斗武场内。整块漆黑无比的石碑完全被剑芒所包裹,变成了一盏“明灯”。

    只一眨眼之际长剑回鞘,刺目的剑光尽数收敛,全部封入石碑上的文字之中。一个雷字落成,秦宇收剑起身,落回了看台之上。

    “哪位尊者第一个下场一试!”秦宇微微轻喝,声音传遍全场。

    迟疑片刻之后,一位队长率先下场。

    “大护法琦统领麾下第四小队队长钱平,领教秦尊者剑意!”

    秦宇抱着双臂持剑而立,落场的人是一个凝魄三重的队长,他向掌教长老行礼之后便面向那天陨石碑。

    他离那石碑有三十步之远,遥遥的看那雷字,除了笔法苍劲气势磅礴别无他感。他并未托大,别人本就是剑尊,因此他直接就开启了气窍。

    体术也在酝酿,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靠近石碑。一直来到十步之前都没有任何异样,然而就在他卖出一步之后,眼前的字就发生了变化。

    无数的剑影从那文字只是迸发,强烈的剑意如闪电一般瞬间浸入大脑。全神贯注的钱平一瞬间口吐鲜血身型到飞。

    三个气窍直接暗淡下去,灵气和蓄势待发的体术也尽数散去,整个人落在斗武场的墙角昏死过去气息萎靡。

    “这……”斗武场上所有人一时无言,倒地的钱平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但是那样子比卸去了双腿四肢还要虚弱。

    所有人都赶到不可思议,他们不理解什么事剑意,但是他们知道这一定是一种意识的攻击。

    钱平之后就没有队长再敢落场,虽然凝魄三重在对掌之中算是较弱了,可他是被直接秒倒的,就算比他强个一两重恐怕也无济于事。

    于是乎统领级别的尊者就下场了,一个凝魄五重,已经开启了五个气窍的尊者落在了场中。

    眉心天枢气窍,左右天宗云门,双脚足涌三里共五个气窍全部打开。磅礴的灵气喷薄和凝聚,直接以体术攻击那石碑。

    当他的体术进入十步之内时,万千的剑影起,其他人只看到他的体术进入十步之内就被化开,只有他才知道触动了那石碑上的剑意多么可怕。

    没有触动时就像无风的大海一般一望无际,看起来水天相接浪花朵朵。可以一旦触动之后就会掀起惊涛骇浪,以摧枯拉朽之势倾覆而来。

    剑意的波动荡漾开去从他的心头而过,站在二十步外的尊者下一瞬脸色惨白双目圆睁,嘴角溢出鲜血,下场与钱平一般昏厥不起。

    “好…好强!!”所有人心中冒出这两个字。

    虽说九重的尊者在面对五重的尊者时也可以轻松用自己的气息将之直接碾压。但那是境界的差距,修为赋予的天生优势。

    可这是已经离开了本人的一个字而已,若真说与本尊还有什么联系,那就是他在写下这个字时灌注的强大意念。而这也就是剑意的由来。

    “呼~”这下众人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剑尊。

    一片阴云落在每个人的头顶,每个人都是脸色凝重,这下子大家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落在那些凝魄八重九重的尊者身上了。

    “二护法,让我去试试!”在红衣护法的身后,一个短发的女子拱手欲出。

    她可是货真价实的凝魄九重了,虽然是初入,比不得三个护法只差一步伪玄尊,但已经是尊者中的佼佼者了。

    “不用了,老夫亲自去见识见识!”一旁的三护法直接下场,整个斗武场立时安静起来。

    “三护法庄翟,讨教秦剑尊剑意!”

    威严的声音落下,八个气窍全开,秦宇注意到其中七个灿如星辰,只有腹部的气海穴只是微光凝聚,看来虽然形成了,却并未开启。

    也就是说那伪玄尊应该是八窍全开的了,以前陨落在自己手中的九重凝魄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他一直没留意到这个细节。

    两个掌教的目光看过来,秦宇带着面具的脸上看不出变化,但是眼中的神色却没有一丝波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场中。

    庄翟落场之后没有用体术,而是以灵气护体,从他的腹部为开启的气窍散发出火焰气息。在这气息的汇聚下,灵气尽数在他体外无限压缩汇聚。他迈入了十步的范围内。

    第一步,万千的剑影和剑意荡漾而来,庄翟没有理会。剑意过后他身体的灵气护壁只是轻微波动,没有感觉到任何压力。

    然而第二步迈出,一步之间天差地别,可怕的剑意一波接着一波,剑影不再杂乱,而是一把燃烧着金色火焰的银色长剑直刺自己的眉心。

    护壁的灵气在这长剑的剑尖急速的消耗,稍有不慎就会被这长剑刺破护壁落入眉心。剑意的侵袭也让他的护壁动荡起来,看来光是这样是无法继续前进了。

    “喝!”七个气窍联通了四个,燃烧着漆黑火焰的猛虎身影在他身后若隐若现。

    银剑带来的压力顿减,长剑被逼退了半步,他也盯着长剑卖出了第三步。这第三步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悬停在眉心的长剑更近了一些。

    一直到第七步迈出,悬停的一把剑变成无数把,全部悬停在他身体的各个部位,前后左右,上上下下,整个人被无数剑尖包围动弹不得。

    饶是他七窍贯通也无济于事。无数的长剑每次只进毫厘,可是他却阻止不了。

    心口感觉到了那冰冷的剑锋,眼睛甚至都不敢闭,因为两把长剑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瞳孔。

    没有人能明白他经历了什么,其他人只知道他这一步迈出,整个人气息紊乱脸色惨白。而且呼吸艰难大汗淋漓,直到最后心脉梗塞口吐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