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她更狂

作品:《瑾成毓秀

    比起刚刚西陵毓的异议,这句问话更令所有人惊诧。m4xs.com

    莫老夫人这态度,分明是对三姑娘极为看重啊!

    想想前几天,这还是个能把家中弄得鸡飞狗跳的傻子……就算病好了、不傻了,这个截然不同的变化也太令人意外了吧!

    西陵毓深吸一口气,难得有这个机会与外祖家接触,她怎么会放过?

    但要说服夏侯家的人,她需要更好的理由。

    “祖母方才所说不错,五哥哥被打,的确理亏在武定侯府和平原侯府。”

    少女柔软温柔的声音听在耳中,如吟诗咏唱般美妙,众人不禁一阵为之心折。

    只除了一人例外。

    夏侯迁羞愤难当地趴在莫老夫人身边,是是是,都知道他今天被打了,有必要每个人开口都要把这事拎出来强调一遍吗?

    堂堂男子汉被人打成这样抬回来,难道还是很光彩的事吗?

    莫名的,夏侯迁想起刚刚这个变得古怪的三妹说过的话。

    要不……真的去找她指点指点拳脚?

    他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西陵毓继续从容地道:“但以两家侯府如此位高权重,这两位世孙即便‘理亏’,难道又会有任何损失?怕是国子监也不敢轻易处罚之,算下来,仍旧是五哥白白被打。”

    她顿了顿,脸色微冷,“所以,以孙女的意见,这一趟武定侯府非去不可,而且并非是去赔罪,却是要让他们知道这场‘理亏’的代价。”

    屋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惊呆了。

    夏侯迁倒吸一口气,今日尉迟世孙那话他已觉得是狂妄,没想到三妹这番话更甚,还要去给那个混世魔王教训!

    因为这阵静谧,夏侯迁的抽气声就显得格外大,那声音如同一张砂纸裹住了莫老夫人的心,反复揉搓着,令人苦不堪言。

    但痛苦之余,莫老夫人又有些意外,这个病愈后的孙女,如今的脾性竟然和年轻时的自己有八分相似。

    若是她能年轻二十岁,哪里需要在这里和辈们唧唧歪歪,早就拎着手中拐杖蒙了面去把那些个世子世孙的暴揍一顿给孙子出气了。

    不过时间若真往后退回二十年,那两个兔崽子也还没生出来啊。

    莫老夫人自己在心里天人交战,脸上却丝毫不露任何情绪,摩挲着拐杖默然不语。

    见老夫人不说话,屋内一众被刚刚那番狂言惊呆的人纷纷回神。

    夏侯衍立即把西陵毓拽回自己身边,探手摸了她的额头,嘴里急道:“还真有些烫,斓儿你这病情似有反复,还是快点回去吃药歇息!”说着向夏侯巡使了个眼色。

    父子连心,夏侯巡马上过来作势要抱起她,“那我先带三妹回去服药,稍后再来与祖母商议五弟之事。”

    “哎,三妹既然有如此玲珑心思,怕是心里已经有数了呢。”厉氏赶忙道,干脆走到莫老夫人身边,“祖母,三妹妹仿佛胸有成竹,不如您准了三妹妹的话,让她去试试吧?”

    夏侯衍父子马上像两只老母鸡似的把西陵毓护在中央。

    西陵毓失笑,心中却有些莫名的暖意。

    她抬起头,正好莫老夫人也抬起眼睛看过来,祖孙二人对视,彼此都为对方目中的情绪吃了一惊。

    莫老夫人看到一双老成镇定的眸子,而西陵毓看到的是老夫人目中的精华内敛,二人很快又错开视线,各自垂眸。

    “那就这么定了。”莫老夫人终于一锤定音。

    看到夏侯衍父子灰败的表情,厉氏心里得意非常,等到太太回来,狠踩二房这事可是大功一件呢!

    但接下来的话顿时让厉氏气倒。

    “三丫头要带些什么,只管叫你爹娘去筹备。贾嬷嬷,把府中对牌拿给老二,这几天就先他们保管着,等老大媳妇回来再说。”

    那死丫头不是说不去赔罪吗,那去武定侯府还要带什么?还有什么好准备的?

    厉氏差点没咬碎一口银牙,好容易太太不在家她能管两天事,现在就为了这个死丫头就把她掌中馈的路子给堵死了!

    这死丫头当真是个克星……

    为什么那天她没死在神凤大街上?

    因祸得福,夏侯衍也不知这时候是什么心情,从贾嬷嬷手中浑浑噩噩地接过对牌,还是夏侯巡在背后拉了他一把,他才想起来连声道谢。

    “都散了吧。”莫老夫人摆手,转头看到身边的夏侯迁,目光立时转为怜爱,“五郎今天歇在这儿,祖母让贾嬷嬷给你捏一捏,好得快些。”

    “……多谢祖母。”夏侯迁再也忍不住,一泡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了。

    贾嬷嬷的推拿手法可不是一般的重!

    祖母难道是想以毒攻毒吗?

    回到博源院,夏侯衍立马把一双子女拎去了书房。

    “斓儿,就算你祖母允了这事,也决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夏侯衍气得把桌子拍得噼啪响,“简直胡闹!那个混世魔王疯起来可是连公主都敢打,他老娘还是当今圣上的妹妹,你是想上门送……你送上去给他打?”

    “我既然在祖母面前立了军令状,就能做到。”西陵毓脸上的微笑并没有减弱。

    是的,她当然知道那个沁安长公主是武定侯府的媳妇、她曾经的舅母。

    因为这层亲戚关系,当初圣上敲定她和桓靖佺的婚事时引来众多非议,认为这二人的结合乱了辈分,分明别有图谋。

    后来,是沁安长公主桓元秀站出来,说母妃去得早、姐弟二人年龄相差也不算,几乎是由她一手将皇弟拉扯大,长姐如母,辈分之说便如浮云一般,何须在意。

    就这样,婚事定了下来——也就是这样,西陵毓把自己送上了黄泉路。

    昨日护国寺的窃银事件,西陵毓现在几乎有十成把握是桓元秀在背后搞鬼;如今桓元秀的儿子、她的表弟尉迟默,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夏侯家五郎给胖揍了,只怕不仅是平原侯世孙的怂恿,恐怕也还有这位不知自重的长公主唆使吧!

    指不定,尉迟默的“混世魔王”之名就是这几年被这个长公主给故意纵容出来的。

    所以,明天她不仅是去“教训”表弟,也是要让这个表弟及时悬崖勒马,不要被这样一个肚鸡肠手段阴险的娘亲误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