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一八章、大房风云

作品:《瑾成毓秀

    因离得近,碧竹小筑的事情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大房一众人的耳朵里。m4xs.com

    秀姨娘匆匆赶去自己儿子的住处,一进门,便揽着夏侯隆的胳膊哈哈笑了起来。

    “姨娘,这是怎么了?”四公子夏侯隆很诧异地看着母亲这般失态,伸手把她扶住。

    林氏忙倒了茶,递给自己的婆母,垂眸立在他身边。

    秀姨娘啜了口茶水,等到气缓过来,不由笑得眯起眼睛。

    不同于冷氏的硬气,她的模样生得温婉许多,在这等昏黄的油灯下,双眸依然熠熠生辉。

    “这回可是好笑了。我方才听得真切,二房那边的三丫头巴巴地送了个先生来讨好大太太,呵,这回可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竟然把个人贩子给带回家里了!”

    夏侯隆脸色一变,“人贩子?难道就是最近闹得京城里不太平的那个人贩子?”

    他隐约听说了一些,还有传言说赫家的那位表妹就是被拐走了几个时辰。

    虽然被及时解救回来,到底说出去不好听,所以这个消息也并不十分确切。

    林氏也吓得脸色发白,用力揪紧了手中丝帕。

    秀姨娘又大口喝完了茶水,冷冷哼道:“什么家教,她儿子就都是宝贝,你不也是老爷的孩子,以前就不见她这么上心!”

    夏侯隆眼神微微闪烁,讷讷地道:“儿子读书本也没什么天赋,哪里需要这么费心”

    “你”秀姨娘简直气得要扔掉手中茶杯,死死盯着儿子那张萎靡的脸。

    同是庶出,怎么没见自家儿子像那边安乡伯府家的那位

    她又把视线转向同样瑟缩在一边的林氏。

    本以为娶妻之后,这孩子至少能像个男子汉些,可惜因为出身缘故,也只能娶到林氏这样的外地望族,甚至还是个哑巴的!

    秀姨娘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全没了,把茶杯重重地放在桌上,不忘狠狠剜了林氏一眼,一言不发地走了。

    百荣阁里,厉氏原本正往脸上涂着新买的香露,一听这消息,赶紧将**子放下,整衣起身兴冲冲地往外面跑去。

    走到外间,厉氏一眼瞥见披衣坐在桌边还在继续看账本的夏侯进,下意识地又放轻了脚步。

    夏侯进原本全神贯注地清算着账目,听到动静只是淡淡撩了一下眼皮,又重新垂下头去。

    厉氏不由站住脚步,有些贪恋地看着他的侧脸,忍不住轻道:“你不问我去哪里吗?”

    夏侯进这次连头也没抬,淡淡地道:“这个时辰,不过就在家中走走,还能如何?”

    厉氏抿唇,有些敬畏又有些痴迷地看着丈夫。

    作为夏侯氏的长孙,丈夫平日里都对自己要求过于严苛,年纪虽轻却也太过严肃冷情,除却生意上的事,似乎也没有什么能让他动容的。

    她的声音放柔了些:“可能是五弟那边出事了。三妹找来的那个先生似乎惹怒了老太太,老太太现在正过去兴师问罪呢。”

    夏侯进提笔的手微微一顿,但左手又拨了拨算盘,右手写下一串数字,淡淡地道:“内宅之事,寻常有母亲,大事有祖母,既然是祖母会亲自过去,此事只怕非同小可。”

    “可不是吗?”厉氏马上走过去贴在他身边,撒娇地抱住他的胳膊,“咱们一块儿过去瞧瞧如何?这可是事关五弟呢。”

    夏侯进眉头一皱,抬眸看向她。

    那平静到近乎冷漠的眼神,让厉氏的笑脸一下结冰,怯怯地收回手。

    “速去速回。”夏侯进的声音也冷了些。

    厉氏低低应了,小步走出门外。

    两个贴身丫鬟已经在门外等着,见厉氏出来,身上竟还在微微发抖着,原本要打扇的手都赶紧放下,搀扶住她,“大少奶奶”

    厉氏深深吸了口气,好容易才从方才夏侯进的“威压”之下缓过神,柳眉一竖,冲两个丫鬟厉声道:“少在这唧唧歪歪的,还不快过去碧竹小筑?晚了仔细你们的皮!”

    声音透过纱窗,夏侯进笔下又是重重一顿,眸光一下变得幽深。

    见少奶奶在气头上,丫鬟们不敢接话,慌忙在前面开路。

    厉氏赶到碧竹小筑时,正见到夏侯迁和赫安颜一并赶过来,因为奔跑,两张小脸都微微沁汗,累得气喘吁吁的。

    只听夏侯迁抱怨道:“我不敢再偷懒了,我一定得继续和祖母练练武艺简直像风儿似的,祖母和三妹就跑没了影儿!”

    赫安颜也随后喘着气道:“颜儿也想练”

    少年男女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都笑了出来。

    看到这年轻的脸庞,厉氏下意识地在自己脸上摸了摸,神情一下紧绷了,好容易才挤出笑脸,从一边走出来,“五弟,颜儿,你们怎么都跑到碧竹小筑来了?”

    她这一出现,把二人吓了一跳,赫安颜下意识地往夏侯迁的背后躲去。

    夏侯迁这才意识到是大嫂,神情才放松下来,“祖母说我的先生不是好人,我我觉得不可信,想劝服祖母的,可是祖母走得像飞一般,我委实追不上。”

    厉氏眼珠一转,“但你方才说,三妹也在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这先生岂不是三妹帮你找来的?”

    夏侯迁道:“三妹方才在惊鸿院陪祖母用晚膳呢,听到消息就一并过来了呀。”

    厉氏一下攥紧了手中的帕子,脸上仍然竭力挂着笑容:“是嘛,可这先生是她找来的,出什么事儿,三妹岂不是应该背起”

    “让一让哎,大少奶奶先让一让,顾大夫来了。”

    厉氏恼羞地转过身,但见到是贾嬷嬷领着顾大夫过来了,只能生生忍住怒气,关切地道:“这是怎么了?可是祖母气坏了身子?”

    “我还好着!”莫老夫人中气十足又隐含怒气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

    贾嬷嬷也不接厉氏的话,引着顾大夫往里面走。

    夏侯迁和赫安颜觉出不对,也急忙跟了过去。

    莫老夫人向贾嬷嬷使了个眼色,贾嬷嬷便伸手挡在赫安颜面前,柔声安抚让她停住脚步。

    夏侯迁浑然不觉,奔过去往门里看了一眼,顿时失声叫道:“何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