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四四章、不勒索的绑架犯?

作品:《瑾成毓秀

    原本一见到他便像见到猫的老鼠似的少年们,忽然齐齐向他冲了过来!

    这九个人分成了两列,如同即将高飞的仙鹤,挥动着双翅向刀疤汉子扑来。

    而那个于猝不及防间击毙两人的小娘子,仍然握着匕首站在两只“翅膀”的中心,冰冷的目光即使隔着丈外,仍然让刀疤汉子心头打了个突。

    而那把雪亮的匕首,还在滴着血他兄弟们的血!

    刀疤汉子红了眼睛,虎吼一声也冲了上去。

    他要把这些小崽子全部拦腰剁了,给两个兄弟报仇!

    刀疤汉子握紧手中刀,瞧见两列队伍最前面的两名少年已快到跟前,立即挥刀斩去。

    没想到那两名少年脚下往更远处一偏,直接躲了开去!

    刀疤汉子气急,又冲队列后面的人劈去,但随后感到双腿小腿处一痛,动作滞了一瞬。

    只是这么一瞬,原本将被刀斫到的两名少年又躲过了,飞快地转到刀疤汉子的背后。

    这时刀疤汉子才有机会仓促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两名少年正向他扬手扔出手中的东西,劈面打来,正中他的面门。

    刀疤汉子发出怒吼,慌忙想要闪避,但鼻梁已经中招,痛入心扉。

    接着跑过来的第三批人,正是两个女孩儿骆盈儿和胡俏俏。

    她俩力气小,拿大石头可能砸不中人,小石子几乎没有杀伤力,西陵毓便授意她们二人各自捧了一捧沙子碎石,专等跑过刀疤汉子身边时对着他的脸挥出去。

    眼看已经跑到跟前,胡俏俏咬牙,扬手把自己手里的沙挥了出去。

    鼻梁剧痛,又被迎面一捧沙子打入眼睛,刀疤汉子发出一声惨叫,吓得慢了半拍的骆盈儿手上一抖,把沙跌落在地。

    殿后的兴国公世孙三人看到这情形,也一下傻眼了,手中抱着的石头也不知该不该扔出去。

    “走!”

    背后西陵毓一声低喝,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都慌忙迈开小短腿狂奔。

    一边跑着,西陵毓一边道:“记得取下腰带!”

    这一声把少年们提醒了,都慌忙去拆了腰带。

    慌乱之下,有人哆嗦着问道:“缠缠哪只手?”

    兴国公世孙啐了他一口,喘气道:“没听那丫头说吗,缠、缠住自己左手腕,再递给前面的人!”

    众人急急忙忙照做,果然一排顺利传递下来,九个人都绑在了一起,只剩西陵毓走在最后面,不时回头看着情形。

    兴国公世孙也走在队伍的后面,见西陵毓这番警惕的模样,心中一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忍不住道:“那人还会追来吗?”

    “不好说,有可能。”西陵毓回头看了一眼路,“当心脚下。”

    夏日天黑得晚,眼下的天色虽未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看起来比原先预估的时间至少还要晚一个时辰。

    淡淡的月色下,众人走路不得不极为小心,一旦失足跌落,将会影响到所有的人!

    西陵毓看了看天色,娥眉轻蹙,究竟是哪里出错了?

    从被掳来,到刀疤汉子们来送饭菜,过去的时间大约可以和骆盈儿她们所说的对得上;

    若时间出现偏差,那就是她在被掳的路上多花了一个时辰左右。

    可为什么会耽误时间呢?

    莫非,她和同临王世孙并非同时被抓,而是擒了她之后,半路上刀疤汉子又去捉了同临王世孙?

    众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山路上走的,这些勋贵子弟哪里受过这等苦楚,一个个边走边抹着眼泪,有胆小的已经开始抽泣,可没有一个人敢停下脚步。

    西陵毓再次往回看了一眼,暂时放下心来,回头就对上了兴国公世孙闪烁的目光。

    “怎么了?”

    方才逃出来时太过紧张,兴国公世孙这时才想起来,就是面前这个丫头,刚刚好像放倒了那两个蒙面人

    他吞了吞口水,故作镇定地道:“没、没什么,就是问问,你刚刚把那两个人是怎么了?”

    西陵毓手腕一翻,手中匕首在月光下反射出一道亮丽的光,“杀掉了。”

    兴国公世孙的脸霎时僵了。

    说杀就杀了?

    竟然真的杀人了啊啊啊啊啊!

    好半天,兴国公世孙才嗫嚅地道:“刚刚那第一个人你,你怎么抬手就把他把他那个了,咱们的计划不是等他们走过来再说吗?”

    西陵毓捏紧匕首,目光微微一沉,冷声道:“烙饼里有毒。他们想把我们灭口。”

    “有毒?”站在最末、夹在西陵毓和兴国公世孙之间的少年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惊呼。

    西陵毓点头,“若是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先把我们杀掉。他们想要的或许并不是什么勒索”

    说到这里,西陵毓才察觉出一丝不对。

    按说绑架来了这么多勋贵子弟,总要有个目的。

    或是勒索钱财,或是以命换命、要求释放什么罪犯,否则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不说别人,这帮人是早知道她的“身份”,凭夏侯家的财力,这三个贼人想大敲一笔竹杠正是再合适不过了。

    可他们竟然什么都没做!

    若是将矿洞中的十人全部灭口,如同那位同临王世孙一样,那么等到五城兵马司的人找到大家的尸体时,这三名贼人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西陵毓一时想得出神,脚下被一条藤蔓一绊,下意识地想要扶住前面的少年,却听到头顶猛地掠过一道冷风。

    电光火石间,西陵毓猛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来得及大喝一声“快跑”,手中匕首已经举起往后一刺!

    他们在山林间走了这一路,但毕竟人小腿短,那名刀疤汉子此时已经追了上来。

    看到这群小崽子,再想到自己已经被杀的两名弟兄,刀疤汉子这时已经怒极攻心。

    他的鼻梁被打断,鼻下至唇边都带着血渍,而沙土迷眼一时还没清理,视力大大受损,只看得见面前拿着匕首的小娘子。

    原本今晚将这群小崽子解决,他们就可以拿到最后一笔酬金,从此远走高飞。

    可是这一切,都被眼前的贱人给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