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八一章、论罪

作品:《瑾成毓秀

    皇帝到来,众人不敢怠慢,都纷纷拜倒。www.83kxs.com()

    “都起来罢。”光远帝脸上的神情一片淡漠,轻易看不出什么喜怒。

    看到桓元秀也在此,光远帝眸光闪了闪,点头致意,“皇妹也在。”

    桓元秀因为方才的事,心中有些怨愤,行过礼后也只淡淡地道:“臣妹不请自来,扰了皇兄和皇嫂的雅兴,就就先告辞罢。”

    石皇后忙道:“这是哪儿的话,都是本宫的疏忽大意。皇妹若是急着回去,本宫”

    她想起如今一边的尉迟默,转过去看着尉迟默笑道:“言深,还不快送你母亲回家?”

    尉迟默身上一僵,抬眸果然又看到桓元秀淡漠的脸色,但也只能向石皇后一礼,走到桓元秀身边,

    桓元秀已经自己起身,向帝后二人一拜,淡淡道:“那这便回罢。”

    “诺。”尉迟默垂头,紧随其后。

    目送桓元秀母子离去,光远帝环视一周,目光在西陵毓身上落了片刻,还是先向皇后道:“朕听宗人府那边来说,皇后将兴国公的孙女给捉了,不知是何缘故?”

    石皇后自然而然地坐到光远帝身边,将方才发生的事述说了。

    她颇为委屈地道:“陛下,都是臣妾识人不明,竟然叫这样的人混进来,幸而那杯茶是被西平县主察觉了,若不小心送到了臣妾或者庆仪的面前,该如何是好?”

    庆仪公主连连点头,也扑到光远帝身边撒娇,“父皇,女儿差点也要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了呢!”

    光远帝在她脑门上屈指轻轻一弹,“又是混说了。7k7k001.com可是有确凿证据,指证兴国公孙女?”

    石皇后不解,“难道那荷包还不算证据?”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不满地道:“先前不是说,这回的绑架案,背后指使者是兴国公世子么?那丫头若是趁着宫宴制造麻烦、为其父出气,何尝说不通?”

    石皇后如此生气,当然是因为太子也险些被掳的缘故。

    原以为兴国公世子不过是有嫌疑、尚未定罪,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他的女儿还敢当众害人!

    帝后二人这么一问一答,西陵毓却觉出一些不对劲,却按捺着垂头不语。

    光远帝安抚了石皇后,这才施施然看向一边的西陵毓,露出笑容道:“这位便是西平县主?朕还没好好见过你,抬起头来罢。”

    西陵毓松开手杖,重新跪倒在地磕了头,才抬起头来,“臣女因伤,未能及时入宫叩谢天恩,请陛下恕罪。”

    光远帝细细打量了她一番,没有立即接话,唇边淡淡的笑容始终未消。

    这个眼神看得旁边的赫成瑾有些心惊。

    无论是前身的郡主,还是如今顶着的夏侯斓的皮囊,赫成瑾可以确定,都是极好看的。

    虽然二者的气质如今渐渐统一了,但当初的郡主从头到脚都是英姿飒爽,如今三姑娘的样子倒是多了些娇弱和妩媚。

    而这似乎正是寻常男子都难以抵挡的魅力!

    终于听到光远帝道:“不错,不愧是巾帼英雄,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今日这七夕宴没办成,你们也别生怨,都早些回家罢。”

    “多谢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等西陵毓和胡俏俏一告退,光远帝也起身离去,却点了太子和赫成瑾同行,往御书房而去。

    一路上,光远帝从太子口中听到了对方才事件更为详细的讲述。

    他想了想,道:“峥儿,听你这口气,似乎觉得那位戚娘子并非真凶。”

    太子摇头,“儿臣只是觉得,母后给兴国公孙女的定罪太过仓促,仅凭一个轻而易举就得到的荷包就认定是她?若这荷包本是被故意放在她身上的呢?”

    光远帝反问:“为何偏要放在她身上?”

    太子轻轻抚胸咳嗽,平缓却肯定地道:“因为兴国公府而今,已经背负了一个巨大的罪名,再叠加一件,也咳咳,也没有人生疑。”

    光远帝想了想,深以为然地点头,赞许地看着儿子,却见旁边的赫成瑾仍然皱着眉头,不由奇道:“赫卿可还有不解之处?”

    赫成瑾回神,立即道:“戚娘子为何一定要针对县主?这次在矿洞中,县主救了所有被掳少年,其中亦有戚娘子的哥哥、兴国公世孙,岂非恩将仇报?”

    太子撇嘴,“先前本宫不是同你议论过么么?兴国公世子这是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他们终归是和贼人一伙的,因此恼恨县主坏了他们的计划。”

    光远帝甚是欣慰地点头,“好,说得好。那就叫宗人府加紧追问,一有情况,务必向朕报知。”

    “诺。”赫成瑾嘴上虽答应,心中到底还是有些难以服气。

    这其中的缘故,等下衙后回去向郡主好好问一问罢。

    终于得以出宫,夏侯家和胡家原本在内城门口等着的丫鬟们都急了,见到主子出来,赶忙迎了上去。

    别人家的小娘子们早就出来乘车走了,自家姑娘们怎么至今不见人影呢?

    西陵毓和胡俏俏都没有说话,只示意丫鬟们在后面跟上。

    才一进马车,胡俏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抱着西陵毓就粘在她身上不撒手了。

    “哎哎,有什么可哭的?都要当公主伴读了,可喜可贺呀。”西陵毓拍了拍她的圆圆脸蛋。

    胡俏俏用力摇头,哭得脸上已经是一塌糊涂,“我我没想到真的能姐!你是我一辈子的姐!”

    西陵毓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对车外道:“白虹,记得和我娘说,将来要多备一份嫁妆了。”

    白虹在车外应了一声。

    胡俏俏正哭着,闻声险些气笑了,“哎!我,我这都是一腔肺腑之言,怎可这样对我?”

    说归说,西陵毓也的确为胡俏俏感到高兴和庆幸。

    既然机缘巧合让庆仪公主看中了,那就将来好好伺候这位公主便是。

    太子妃什么的,反正小太子正年幼,哪有这么早就定下来婚事的?

    到时和庆仪公主混熟了,靠着庆仪公主这层关系,拿下太子妃之位岂不更简便些?

    西陵毓看着胡俏俏,想起她说同样被掳走的骆盈儿被逼即将仓促嫁人,不由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