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一八章、河灯相撞

作品:《瑾成毓秀

    冷氏只得飞快地应了一声,心知就是因为今早的事情,不禁对秀姨娘和夏侯斐生出许多埋怨。swisen.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虽然她先走了,可是后来的消息她又如何不知道?

    竟然是夏侯斐对莫老夫人说,那毒药竟然出自厉氏的娘家!

    若不是这一句多嘴,怎么会引起莫老夫人对曲氏的怀疑,怎么会又把大郎的婚事挂到嘴边催逼起来?

    但埋怨过了夏侯斐,冷氏还是对厉氏深恨了起来。

    这个女人,即便是被休了,跟狗皮膏药似的甩不掉,还要往夏侯府里伸手。

    早晚也得弄死她!

    殊不知,这个想法竟然和西陵毓的不谋而合,只是互相之间全然不知。

    到了晚间祭祖过后,按照风俗习惯,一家人要去外面放河灯。

    夏侯悦姐弟被拘在家里,莫老夫人推托身子不舒服不愿去,夏侯衡和冷氏自然要留下来照顾,而夏侯衍夫妇也不好意思出去了。

    于是只好由夏侯进和夏侯巡各自带着自己的弟妹出去。

    金水河在京城西面,一家人分乘了两驾车,往城外驶去。

    俞氏领着西陵毓,和夏侯斐的一双子女坐一驾车。

    这对小兄妹活泼可爱,更对西陵毓特别有好感,一直围在西陵毓的身边嘁嘁喳喳说着话。

    小姑娘左芸儿和夏侯悦同龄,却比夏侯悦开朗许多,逮着机会便向母亲和小姨西陵毓告状,说哥哥欺负自己。

    而小字元直的左仁浩比她大两岁,听到妹妹告状,总是会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老成样子,逗得众人欢笑不已。www.83kxs.com

    那边的马车不时传出一片欢声笑语,这边的马车却气氛格外诡异。

    夏侯进、夏侯巡、夏侯迁同车,原本要一同前来的夏侯隆因为妻子的缘故,连面都没露,直接派了小厮过来说自己不去放灯,请各位兄弟见谅。

    夏侯巡和夏侯迁作为知情人,自然心头沉重。

    夏侯进一贯脸色淡漠,但因为和胞弟同车,又见气氛确实有些不寻常,终于忍不住向夏侯迁道:“若乔,今日家中是出了什么事么?”

    “啊?!”突然被点到名字,夏侯迁差点从位置上蹦起来,结果一头撞到了马车顶,差点没摔下来。

    幸亏夏侯巡眼疾手快将他扶住,顺手将夏侯迁安置在自己的身边,叹了口气道:“四弟妹的孩子没了,四弟现在心中正痛,所以没心情和我们出来放灯,大哥就别追问了罢。”

    一听是这件事,夏侯进“啧”了一声,又恢复了淡漠的神情。

    夏侯迁坐稳了身子,见到大哥这副表情,不知怎么心里有些难受,凑上前道:“大哥,你怎么能这样?四嫂的孩子没了,是被悦娘他们的奶娘害的”

    “那又如何?”夏侯进淡淡扫了他一眼,“以命抵命,抓起来送官就好,若以私刑惩处,岂不又要落人口舌。”

    “这”夏侯迁呆了呆。

    明明大哥说得很有道理,可是为什么他心里那股难受的感觉仍然挥之不去?

    夏侯迁不再说话,垂着头坐到旁边。

    大哥比他大十一岁,和父亲的性格更是如出一辙,在他心里,几乎是与父亲一样的存在,那样不可忤逆。

    但说起来,大哥不也就是他的平辈吗?

    听到四嫂出了这样的事,夏侯迁心中也不禁很是难过,可是听到大哥这样的话,他一下子心又冷了下来。

    原来,大哥也并不是那样完美的人。

    一路再无话,两驾车很快都到了河边。

    因不想被人认出引来麻烦,夏侯家挑选的地方其实并非在金水河边,而是它的一条细小支流。

    旁边甚至还有几家属于夏侯氏的商铺,不远处还能听到集市上演目连戏的声音,如此更是稳妥。

    中元节各地燃河灯,一般是为着济孤魂。

    西陵毓走到最边上,心中想着过去的事情,又想着林氏刚刚失去的胎儿,越发有些难过,轻轻放下手中的河灯,呆呆地看着它漂远。

    左仁浩和左芸儿两个小家伙也捧了河灯,屁颠屁颠地跑到西陵毓身边,挨着她一起放了自己的灯。

    一时间,三只灯挨在一起,依偎着往远处漂去。

    西陵毓也伸手将两个孩子的肩膀揽住。

    忽然,左芸儿轻呼:“要撞上了,要撞了”

    西陵毓定睛一看,原来是另一只河灯从上游而来,不知怎的竟然漂得飞快,一下子就撞到了西陵毓放出去的那只。

    好在还有左家小兄妹的河灯一起,那只急速而来的灯总算被拦住了,纠缠在一起慢慢漂走。

    左芸儿嘀咕:“为什么河灯都能漂那么快呢?差点把我们的灯撞翻了呢!”

    西陵毓微微点头,她可以肯定,一定有人用了武功之类的办法,让河灯加速飞驰!

    她转头往上游看去,正好瞧见,几点灯光慢慢靠近,似乎是一群人穿过竹林走了过来。

    左芸儿马上吓得跑到母亲怀里躲起来,左仁浩也吓得躲在西陵毓身边,但仍是好奇地探出脑袋看。

    等到一行人走到跟前,西陵毓一眼就认出了为首的小娘子,却是淳安郡主。

    而她并非一个人前来:在她的身前,还立着一名面白须净的中年男子和一名与她容貌相似的青年。

    这二人都冷着一张面孔,看起来与夏侯衡、夏侯进父子的风格真是十足相像。

    淳安郡主瞧见西陵毓,连忙上前道:“原来西平县主,你如何在这儿?”

    西陵毓淡淡施了一礼,“郡主才是,为何会来到这儿?”

    淳安郡主勉强一笑,往后看了一眼,低声道:“陪父王和王兄来散心,也是为着放河灯”

    西陵毓心中暗道一声“果然”,想不到同临王和同临王世子一并到了这里。

    听到一声“郡主”,后面的夏侯斐等人也都赶紧过来行礼。

    同临王父子却没有马上走过来,还在不远处俯身放着灯,淳安郡主看着他们,轻轻叹息一声,又很快打起精神,向西陵毓笑了笑,“方才我还担心,撞到了谁的河灯呢,既然是西平县主的,那就好说了。”

    西陵毓嘴角抽了抽,撞了她的河灯,怎么就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