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二六章、弟弟变哥哥

作品:《瑾成毓秀

    对于年轻的广阳王,很多人闻名已久。www.83kxs.com()

    从大喜一步踏入大悲,自己还躺在原本的未来妹夫府中昏迷半个多月,许多人都想知道,这个可怜的王爷如今会是什么样子。

    只见两名青年一并走来,左边的自然就是齐王桓靖。

    他特意放慢脚步,搀扶着身边那名虚弱的青年,目光不经意地一瞥,忽然对上了一双含泪的眸子。

    从西陵睿出现开始,西陵毓的目光就落在他身上。

    哥哥虚弱苍白的脸色让她心疼,而齐王对哥哥故意表现出的“关怀”也令她愤慨异常!

    那枚跌落在山坡灌木丛中的齐王府腰牌,虽不能完全佐证齐王见死不救的行径,却足以令西陵毓心寒、生恨。

    如今,这个人竟然还在利用哥哥作秀!

    二人的视线一触即分,桓靖不动声色地带着西陵睿到了座位,忽然发现西陵睿似乎也在看那个臭丫头。

    兄妹俩遥遥对望,西陵睿眨眨眼,露出淡淡的笑容,示意自己无碍。

    西陵毓便垂下眸子,用力将泪水憋了回去。

    桓靖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眸光闪了闪,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开始和旁边的人搭起话。

    延寿宫外面的场地布置得满满当当,也很快纷纷坐满了人。

    因为作为主人的太后和光远帝都还没有到,在座的又有些少年男女,很快就有些坐不住了。

    尉迟默往四面看了看,没见到赫成瑾等人,想了想,向常老夫人道:“祖母,我先去见见东宫再来。www.6zzw.com

    常老夫人饮着茶,淡淡地道:“今日不是不该你当值么?你们指挥使‘好心’放了你的假,还巴巴的往前面去凑什么劲,还嫌不够丢人么?”

    尉迟默脸上阵红阵白,一时说不出话来。

    西陵毓不意听到他们这番话,微微蹙眉,渐渐想起了一些以前外祖母的事情。

    这位外祖母,或许心地并不算坏,但平心而论,也不能算是什么太仁慈的老太太。

    听哥哥说过,当年舅舅尉迟兴早逝,桓元秀即刻搬出了武定侯府,不顾外祖母的百般劝说甚至利诱都没留下,径直回去了自己的公主府居住。

    尔后,外祖母仍然对这位儿媳妇格外殷勤,即便是热脸贴冷屁股都毫不在意,有些做法远远超过了婆母对儿媳的态度。

    似乎是过了许多年,常老夫人才明白过来,有些事情不可强求,儿媳妇终究是指望不上了,遂一下冷淡了,对孙子尉迟默也格外放纵起来。

    好在尉迟默的本性终究不是那样的坏孩子,如今又立意奋发图强,总算有了些建树。

    尉迟默被外祖母毫不犹豫否定了想法,脸上有些讪讪,茫然四顾,忽然瞥见了什么,犹豫片刻后又道:“祖母,孙儿想去净手。”

    常老夫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别以为老身不知道你要做什么。”

    尉迟默一怔,脸上一下涨红了。

    方才他看到了许久不见的兰绮逸,原是有心想过去和他叙叙旧,没想到常老夫人目光如炬,也早已发现了他们的小九九。

    正当他沮丧不已的时候,常老夫人忽然转头道:“西平县主,可否劳烦你随言深一并去一趟?既然你是老侯爷疼爱的孙女,那么言深也算是你的哥哥,你照顾他一下,也是理所应当罢?”

    怎么想都不理所应当好么!

    尉迟默面色大窘,且不说祖母叫一个小丫头片子去“监督”他,哪有妹妹照顾哥哥的道理,他他才不需要!

    听到常老夫人这话,武定侯脸色一沉,正要出言否定,西陵毓清了清嗓子,微微一笑道:“既然老夫人这样说了,晚辈义不容辞。世孙,我们走罢。”

    她先起身,尉迟默却不想动了,咬唇道:“我我不去了!”

    可眉眼之间都写满了渴望。

    常老夫人挑眉,唇角带上淡淡的笑意。

    西陵毓把她和尉迟默的表情收入眼底,轻道:“那么,请言深哥哥带我去吧,恐怕我不认得路,还要请言深哥哥多多照顾呢。”

    真是的,为了这个表弟,她连这声“哥哥”都叫出来了,夭寿夭寿。

    尉迟默诧异地抬起头,脸上一下亮了,高兴地一跃而起,“好我们现在就去!”

    “咳咳,早去早回。”武定侯很是满意西陵毓的态度,但又不能不给老妻面子,便轻轻咳嗽了一声。

    西陵毓微笑地看着他,“好的祖父,我和言深哥哥一定尽快回来。”

    虽然是太后的寿宴,但在场的都是勋贵,有些更是位高权重,他们带来的孩子们也就不拘于坐在原地。

    平原侯作为左丞相,其女更是曾经先帝的宠妃、如今齐王和沁安长公主之母,他的孙子兰绮逸在席上自然就逍遥多了,早就往四面溜达开了,更趁这个机会准备来找好哥们儿尉迟默。

    没想到的是,他这一招呼,竟然把西陵毓也一并招过来了,更是喜得眉梢眼角都是瑟。

    延寿宫宴席旁边是一块不大的花圃,其中有一座凉亭,兰绮逸将二人引到此间,马上就迎着西陵毓道:“哎哎,还没恭喜县主呢,这些时日总也见不到你,怎么今天是和言深一并过来的?”

    西陵毓不答话,先笑着看了尉迟默一眼。

    尉迟默简直好气又好笑,上前一肘子捅向兰绮逸,“在胡扯些什么呢!哎,你小子是来找我的吗,跑去骚扰人家县主几个意思?”

    兰绮逸不搭理他,忽然从怀中取出一方玉佩递过去,笑嘻嘻地看着西陵毓,“说真的,太子妃的位置就是我姐的没跑了,县主,你还是考虑考虑跟了我吧,我真的喜欢你呢。”

    盯着那方润泽莹白的牡丹玉佩,西陵毓忽然有些无语了。

    早知如此,她不该帮尉迟默解围跟过来的。

    一边的尉迟默也整个人呆住,好半天才回神,脸色登时变了,一把抢了玉佩往兰绮逸怀里塞回去:“宵行,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胡话?”

    兰绮逸啐了他一口,“关你什么事啊,人家是夏侯家的人,你还真当你祖父有什么能耐,老糊涂的,认了个孙女就能为所欲为了?”

    尉迟默忽然觉得一阵血液上涌,脸上一片灼热,手中拳头再也忍不住地挥了出去!

    这时,忽听太监大声道:“陛下驾到!太后驾到!太子驾到!沁安长公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