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八三章、顶包的来了

作品:《瑾成毓秀

    因为这样一起变故,宫里的人也都没法入睡了。www.6zzw.com(手机阅读请访问)

    从得知倭人前来朝贡开始,光远帝一直处于兴奋之中,但没想到的是,好事还没进门,坏事已经先到了。

    养心殿里如今灯火通明,段璟清和段宝慈父女一同进门,西陵毓款款跟在后面。

    偌大的店堂里面,只有皇帝一个人坐在高位之上,见不到其他人,就连先前进宫的昌乐大长公主也不在。

    没有见到母亲,段宝慈心里有点慌。

    难道母亲被气病了?还是因为语气太冲得罪了皇帝?

    一想到后一种情况,段宝慈手心捏了一把汗。

    从她有记忆时便记得,母亲一直脾气火爆,如果母亲因为痛极而在皇帝面前失言,那真的得不偿失了。

    相比段宝慈的紧张和黯淡,在光远帝看来,夏侯家那娘子当真端庄大方、从容不迫,一点也不像商贾之家出来的姑娘,真担当得起“县主”之位。

    光远帝为自己当初的封赏感到了满意。

    只看到他们几个进门,却没有见到赫成瑾,光远帝有些意外,皱眉道:“赫卿何在?”

    段璟清立即看向西陵毓。

    西陵毓从容不迫地上前,不像刚刚那样卖关子了,直接道:“他去抓捕本案首犯了。”

    光远帝点点头,忽然听出了一丝不对劲,“县主说‘首犯’,即是说还有别人跟他一起杀人了?”

    西陵毓继续点头,“赫指挥使亲眼所见,段二公子在巷子里被人围殴,被他威吓才跑开。”

    这件事光远帝倒是现在才知道,一听之下更是生气,暗暗捏了捏拳头。

    他把目光转向段宝慈,声音冷了些,“听说,动了刀兵的正是兰绮逸?”

    段宝慈“噗通”跪倒在地,惶恐地道:“请陛下恕罪,都是臣妾疏于管教……”

    “听说,用的还是当年先帝爷赐给兰妃娘娘的‘天纹’?”

    段宝慈不知怎的感觉这句问话有些阴森森的,即便当真是斗殴出了人命,为何会让光远帝如此紧张?

    何况出事的也不过是几个孩子……怎么就大半夜的惊动了陛下亲自过问呢?

    “钦天监正武秦风到!钦天监副时若光到!”

    听到这一声,不仅是段宝慈,就连西陵毓也感觉好不诧异。

    这事怎么连时若光那家伙都掺和进来了?

    但西陵毓也在暗自腹诽一番,寻常谈到钦天监,都只知时若光其名,今日总算能见见监正大人了。

    很快她的好奇就得到了满足,随后却有些遗憾。

    且不说容貌相去甚远,和时若光相比,监正武秦风甚至都没有那种超然出尘之气,一眼看去和寻常官吏根本没有两样。

    武秦风蓄着满脸大胡子,五短身材,上前向光远帝一礼,恭恭敬敬地道:“微臣叩见陛下。”

    时若光也跟着行了礼。

    二人这么一前一后的站着,身高的差距更是让感觉到强烈的冲击。

    “好了,虚礼就不用提了。”光远帝迫不及待地道,“究竟有何破解之法,尽管说出来——快些说出来!”

    西陵毓挑眉,破解?难不成又观测到了什么古怪天象?

    武秦风似乎有些迟疑,片刻后才接道:“启禀陛下,臣与时监副方才议过,既然祸在内,应当学夏禹之法,牵引而出,不可一味阻断或者打击,否则于朝政稳定不利。”

    光远帝深以为然,身子向前探了些,忽然觉得好似显得太急切了,又坐了回去,咳嗽一声道:“朕心里有数了,你们且下去吧。”

    “诺。”二人起身离去。

    临走,时若光微微侧脸,目光从西陵毓身上擦过。

    西陵毓下意识地也转脸看去,对上时若光的眸子,他忽地轻轻一勾唇角。

    魅惑无限。

    ……这人怕不是有病?竟然当着皇帝的面对她做这表情?

    西陵毓有些无语,赶紧转回头,却发现光远帝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发现时若光的这点表情。

    等到钦天监的二人走出去了一阵,光远帝仍在沉思。

    段氏父女茫然无措,互相看了看,段璟清又向西陵毓使眼色,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

    西陵毓也不太明白,向他轻轻摇头,以笑容示意他平静下来。

    “报——陛下,顺天府尹易泽求见!”

    光远帝从沉思中回神,摆手道:“让他没什么大事不要来了。”

    内侍出去回了话,很快又返回来道:“启禀陛下,易大人说,方才有人来投案自首,称自己正是段二公子一案的杀人凶手,大人没法评断,因此带到陛下面前。”

    “……竟有这事?”光远帝抬眸看了看段璟清,“是何人?”

    内侍道:“奴才只看到是户部的荀尚书带过来的,不知是何人。”

    段璟清和段宝慈都是一脸错愕。

    而段宝慈更是松了口气,甚至有些高兴:看,果然不是宵行那孩子罢,老父真是听风就是雨,反而不信自己外孙的话!

    光远帝把段氏父女的神情收入眼中,淡淡道:“那就让他们进来。”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若是户部的人和这事有关,似乎也对得上“太岁天冲”的星象。

    他可是天子,老天爷怎么可能会有错呢?老天爷竟然这样用星象来警告他,那么一定就有道理!

    不一会儿,顺天府尹易泽领着一老一进门了。

    的那个,西陵毓觉得眼熟,很快就想起之前在金山上一同被困的几个少年。

    这个少年似乎就是其中一个。

    荀尚书上前一步,跪倒在地,颤巍巍地磕了个头,“陛下,老臣有罪……老臣治家不严,竟出了这样的事,老臣对不起陛下对不起朝廷……”

    旁边的少年也跟着跪下了,耷拉着脑袋。

    看老头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光远帝也不动容,淡淡地道:“什么事让老尚书如此难过?”

    荀尚书身上一抖,遂伸手指了指身边的少年,嚎啕道:“老臣治家不严,竟让这畜生……怂恿兰世子去打段二公子,还拿刀误杀了……老臣有罪啊!”

    西陵毓微微眯眼。

    虽然没有否认兰绮逸参与其中,可荀尚书这么一说,这道罪名可就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