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三三章、鸿门宴

作品:《瑾成毓秀

    这个“大哥”……该不会是别人假扮的吧?

    夏侯进不是一个面冷心冷的人么,究竟是何时成了这么热情的模样?

    西陵毓呆了又呆,也不管夏侯进说什么,只是小心谨慎的回应了几句,并没有多说话。www.6zzw.com(手机阅读请访问)

    终于,夏侯进仿佛是累了,看西陵毓仍然拘谨地坐着,往旁边看了看,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起身笑道:“想必你们还有要事在议,在下暂且先告退了。三妹如今成婚,又担当如此重任,今晚一定要让大哥为你略尽地主之谊。告辞。”

    “哎”

    西陵毓拒绝的话还在嘴边打转,夏侯进的人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不知怎的竟然走得这么快。

    西陵毓若有所思地退回来,见段清和西陵睿都疑惑地看着她,不由道:“这人心性大变,其中定有蹊跷,我还未想明白,暂且别问我。”

    “只怕是鸿门宴。”西陵睿随口道。

    他可是记着仇呢,那混蛋乱喊什么“三妹”!

    段清点点头,“以我和莫夫人的交情,就我所知,她这几个儿子孙子里,独这个大郎和长孙的性情几乎一模一样,也不知是如何养成的,为了钱财能够冷酷无情、六亲不认。”

    想到四嫂林氏倒在血泊中的情形,西陵毓下意识地道了声“嗯”。

    西陵睿索性放下茶杯,“他和你从不亲近,这次邀请你赴宴,谁知他安的是什么好心不可去。”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我们得早点赶路,必须及时赶到,否则倭寇若是再次猖狂起来,晚了只怕压制不住。”

    “话虽如此……”西陵毓向里面努了努嘴。

    段清摸了摸下巴上雪白的胡子,“在老夫看来,也不过是兰翰阳他想偷懒多休息一阵,一定并无大碍。”

    西陵毓诧异地看着他,“那您还答应?”

    段清抬眸冲她笑了笑,“谁都知道,老夫和他们兰家,如今可是有化解不了的深仇。他的独子在军中,怕是接下来就要偷偷调兰绮逸那小子留下照顾他老夫正等着捉个现行呢。”

    西陵毓兄妹“哦”的一声,这才恍然大悟。

    西陵睿向妹妹挤挤眼睛,然后才向段清笑道:“国公爷料事如神,不妨见招拆招。”

    段清拱手,“王爷所言极是。”

    又说了一阵儿话,县令几人才重新回到厅内。

    那大夫果然说,兰将军的伤势颇为严重,只怕要休养五天左右才能得到缓解,否则一辈子都不能再骑马,甚至走路也举步维艰。

    段清和西陵睿交换了一下眼神,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

    “大军行进赶时间,我们不能为了兰将军就在此地等上五天。”段清面色冷淡下来,肃声道,“留下几个亲兵照顾也就罢了。”

    县令赶紧道:“兰将军方才也正是这个意思。他会耽误了行军,实在过意不去,想让国公爷您先走。”

    “嗯。”段清冷冷一点头,向西陵睿兄妹一摆手,“我们现在出城去吧。”

    见三人要往外走,杳平县令忽然一下子懵了,赶忙追了上去,“国公爷,您您当真这么着急走?下官吩咐人准备的接风宴还没好呢,您看这”

    “有什么好接风的?”西陵毓不耐烦地回头,“大军只是路过,并非留驻在此,县令不妨将这些银钱好好留着,为百姓多多谋取福利才是真。”

    县令这才发现,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小丫头,而这个小丫头身上竟然还穿着铠甲,不由惊讶地指着她,“你你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

    “大人,这是夏侯氏三姑娘,如今封了西平县主,跟随国公爷一起出征东海,讨伐倭寇呢!”康典史赶忙冲过来,在县令耳边低声咬了几句。

    杳平县令这才恍然大悟,拍了拍脑袋,“对,就是那位夏侯大爷的妹妹哎,下官就是让他负责准备接风宴……”

    他搓着手,谄媚地笑着凑过来,“县主您看,这可是兄长邀请,兄妹如此情深,怎能推却呢?”

    西陵睿的脸都要黑了。

    这混账县令,怎么偏就哪壶不开提哪壶!

    西陵毓也失去了耐心,正要继续呵斥,康典史忽然道:“下官想起来了,夏侯大爷曾说,这次县主无论如何必须亲临,他会把县主心心念念的解远客也一并请来。”

    “解远客?”不仅是西陵毓,就连段清都惊讶地轻呼一声。

    众人的目光一下都落在了康典史身上。

    忽然被这么多人注视着,康典史脸上微微泛红,仍是有些期待地看着西陵毓。

    西陵毓心中不禁有些雀跃。

    这话如果是从夏侯进嘴里说出来,她定是一万个不信的;

    可“解远客”三哥夏侯远,曾经亲口说他与这位康典史熟识,也为这位康典史捉过倭人。

    因此,康典史嘴里说出这话,至少有八分可信。

    一旁的西陵睿后知后觉地道:“你说的解远客,就是那个写《梦华纪》的……”

    “正是!”康典史用力点头。

    西陵毓回头看了哥哥一眼,向他微微点头,接着看向段清,“国公爷,他对东海、对倭人的了解,根本不在我之下,他甚至也能说一口流利的倭语。”

    段清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眼前发亮,“若是能得到解远客入军相助,此次出征”

    无疑是如虎添翼,锦上添花!

    事不宜迟,西陵毓转向康典史又迅速转向县令,拱手道:“不知稍后接风宴将在何处?”

    杳平县令一时还没从这出变故中回神,但听到大家改口,他也立即激动地道:“不急不急,稍后下官会用车送几位同去,就在最好的‘怡然居’!”

    西陵毓心道果真如此。

    那家“怡然居”是夏侯氏早就放在杳平城的产业,再加上新收购的黎氏马场,夏侯进在杳平也足够大展拳脚了。

    所以,当初所谓的“放逐”到杳平,其实当真和放逐没有一点儿关系。

    反倒是夏侯进能暂且脱离家族的掣肘,在杳平为所欲为。

    在县衙又坐了约两盏茶的时间,杳平县令兴高采烈地走进来,恭恭敬敬地道:“请三位随下官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