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0章 鬼音再现

作品:《鬼灵官

    “住手”

    戊林晨大喝一声,一个纵跃便欺身上来,双拳毫无客气的直攻石井四郎面目,那呜呜的气流声吓得石井四郎放弃gretta 而闪退。

    “不劳大佐费心,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来做”逼退石井四郎,戊林晨急忙将gretta护在身后,双目直勾勾的瞧着石井四郎腰间的手枪上,只要石井四郎敢乱来,他发誓一定会和他打上一场。

    “啪啪啪啪……”石井四郎拍周手掌,而后满脸笑意的竖起拇指,瞧着戊林晨说:“很好,这才是男人,做你该做的事情,我先退了”

    说完,石井四郎转身便走,嘴里哼着日本民歌《樱花》,心里却想着这下你还能忍住吗,衣不遮体,暴风雨来得会更猛烈。

    走到洞口,石井四郎回头望了戊林晨一眼,意味深长的笑着点了点头,而后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戊林晨和gretta在冰冷的岩洞里凌乱。

    有些女子穿着衣服很耐看,但脱了就不见得让人有冲动,石井四郎想逼戊林晨就范,但他却忘了若隐若现的魅力永远要大于坦露无遗。

    不过戊林晨总觉得女子不穿衣服总是有些不雅,他脱下自己的黑色中山装上衣,轻轻的披在了gretta的身上,gretta感激的瞧了他一眼,而后才迅速的将扣子扣好。

    黑色的中山装搭配蓬蓬的仙女裙,gretta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戊林晨笑了笑说道:“这下好了,我不用忍受煎熬,可以放心的睡个好觉,以准备明日的记忆萃取”

    gretta瞧着戊林晨略显疲惫的脸色,点头便不在打扰他了,走到另一侧卷缩着闭上眼睛,片刻后便听到戊林晨细微的鼾声。

    戊林晨睡去,不妨来瞧瞧幽若和王帅。

    此时此刻,他们正带着百来人躲在周燕头顶上的岩洞里,说是岩洞,其实是日本人废弃的仓库,里头凌乱无比,但有着众多可利用的物质,比方说断了一截的军刀,匕首,刺刀,还有一些破被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里有老鼠,而且个头还不小。

    王帅用破被褥燃起火来,众人抓来老鼠烤着吃,勉强能度过饥饿,众多人看上去一片和谐,但幽若却倍感疑惑。www.luanhen.com

    出门之时,教主曾说会派三百白莲武士,但放眼瞧去,这百来人当中属于白莲教不过才几人,是教主欺骗了她还是被日本鬼子毒害了呢?

    如果被教主欺骗,那她的目的何在,若是被鬼子害了,为何单单只毒害白莲教?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结果,幽若只好向王帅瞧去,但见王帅和众人聊得热乎,也不好意思打扰了,举目瞧了瞧洞口黝黑,她索性走了出去。

    延着冰冷的岩壁,她走了不到十几步,耳边忽然听到奇怪的唱戏声音,那声音就像幽灵一般,如泣如诉的唱着,吓得她浑身一颤,右手不仅落在腰间的软剑上,扭头瞧向王帅说道:“别吵,有人来了”

    王帅一愣,当即抬手,吵闹的声音渐渐静下,四周顿时一片空明,那诡异的女子唱声顿时响彻整个空间,王帅顿觉得头皮发麻,噌的一声站起来,飞速奔跑到幽若身边问道:“这是什么声音,怎么像个娘们在哭,难不成真有鬼不成”

    幽若抿嘴想了想,仔细的听了听便说道:“这是唐朝的一种戏曲唱腔,被世人称为鬼音,有没有鬼我可说不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里是唐朝的地宫”

    回头看来看众多人,幽若便说了句:“你们在这儿呆着,我和王帅去看看,我可警告你们,下面有日本鬼子,稀奇古怪的东西多得很,这里又是墓道,想活命最好老老实实的待着”

    说完,便举起夜明珠径直的走了出去,王帅抡起了钢刀,也跟在她的后头,走了约莫三五十步左右,幽若便指着右边的岔路说:“来的时候我们走的左边,现在到右边去看看”

    贴在冰冷的岩壁上,王帅举目瞭望,见右边的通道里黑得吓人,隐约还能听到呜呜的冷风吹来,他皱起眉头,正要迈步走,不料耳边却是听到潺潺的流水声。

    幽若也吃了一惊,将夜明珠举高了些,放慢了脚步,才踏入右边的通道,眼前情形便骤然大变。

    里头是一座偌大的墓室,其上不知高几许,竟不见顶,其下却是一道环形的水渠,水渠围着一座耸立的假山,假山上分出九根碗口粗的铁链分连到九个角落。

    幽若惊讶无比,这竟是一座锁龙陵,那九根铁分别先天八卦八方位,尚有一根却是冲天而去,她举起夜明珠往上照了照,可惜夜明珠的光线有限,指瞧见几团黑影。

    “我说弟妹啊,难不成那鬼音是从这里传出去的?”王帅警惕的握着钢刀,瞅着被铁链锁住的假山说道。

    幽若白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反感被喊做弟妹,蹲下来瞧着水渠里缓缓流动的水说道:“并不能确定,但这墓室的确有古怪,戊大哥不在,我可不敢上去”

    正说着,那知水里突然飘来一团黑影一晃而过,吓得幽若噌的一声就站了起来,盯着王帅问道:“刚才那是什么,你可瞧见了”

    “不过是浮在水上的棺材,瞧你吓得,怎么着,我兄弟不在,你就蔫了!”王帅打趣的说着,目光随着水渠里的黑影飘走,耳边瞬间变听到了那令人毛骨悚人的鬼音。

    “蹭蹭蹭”

    他连退了三步,直到靠在冰冷的岩壁上才张大嘴巴说:“那……那……那里头有鬼”

    幽若也后退,和王帅并排站立,望着假山道:“这是唐代一种特殊葬法,一墓两葬,锁龙困凤,你瞧水上的棺材,绕着假山转,却始终不得靠近,我想下葬之人必然和他们有仇,连死后都不肯让他们相见”

    王帅不懂这些,只是觉得鬼音泰过吓人,伸手往冰冷的岩壁上一摸,像借力站稳些,不料入手却是摸到一个圆圆的东西,扭头一看,却是个人头骨,吓得他急忙缩手回来,往幽若这边靠近了些才说道:“你瞧瞧,你瞧瞧,这有人骨”

    幽若侧身瞧了一眼,只见一副骨头架子穿着鬼子的军装坐在地上,心里头顿觉得疑惑万分,忍不住举过夜明珠照了照了,见人骨腰里有枪有军刀,心中又暗中窃喜的说道:“不用怕,只是和日本鬼子,快把他的武器卸来,看看还能用不”

    听说是鬼子的骨头,王帅的胆子也大了,蹲下来,伸手就将骨头架子上的枪和军刀扯了过来,只可惜手枪已经生锈不能用,那军刀倒完好如初,雪亮雪亮的。

    “鬼子既然来过这里,为何里没有一点破坏呢”王帅将军刀递给幽若问道。

    幽若瞧着那神秘的假山,冷哼了一声说道:“鬼子是来过,而且还死了不少人,你瞧瞧这一圈水渠,似乎每隔几步便就是一个死尸,他们想拿走冥器,可惜不懂得我中华的风水秘术,那九根铁链,处处暗藏玄机,走错一步便就万劫不复”

    王帅听得后背发凉,瞅了一眼那碗口粗的黑漆铁链便说道:“我们还是回去吧,等兰生来了一去过去瞧瞧”

    幽若正有此打算,点头准备离开,不料那环形的水渠里忽然咕噜咕噜的翻起了水泡,惊得她奔跑了出去,身后突然传来哗哗的水流声音。

    王帅跟在她后头,扭头瞧去,隐隐约约见到水花溅起,那水花里头好似有一张惨白的人脸,吓得他‘妈呀’一声大叫,扭头便奔走。

    逃到通道里,幽若气喘吁吁,蹲在地上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而后问王帅道:“你鬼叫什么,难不成里头有鬼”

    王帅将刚才杵在地上,大口喘气的说道:“可不是,我瞧见里头有个人脸,别说了,想想就觉得瘆人得很”

    幽若呵呵一笑,耳边的鬼音忽然消失了,她撅起嘴说道:“难道说那棺材漂流到一定位置上才会发出鬼音,这可是我生平见过最为吓人的地宫了”

    其实抛开日本鬼子不谈,这地宫不算吓人,只是结构复杂,墓葬众多,在昆仑山当中,他们便遇到过鬼音,戊林晨也为此作出了科学的解释,那不过是磁化的石头加上特定的地理环境留出的人像,鬼音也许也是因为如此。

    用通俗的话来说,就好像是磁带,这并不足为奇,只可惜幽若叫日本鬼子惊得乱了分寸,否则以她入墓的经验,那锁龙困凤葬又怎能难得了她。

    “铛铛铛……”

    王帅忽然听到有金属交击的声音,顿时就拉下脸,一边走,一边说道:“这般蠢货,又打起来了,都被困在这里还不能消停,想死不是”

    幽若也无奈的笑了笑,跟着王帅便往回走,才进到废弃的仓库,便觉得浓烟翻滚,呛得她又后退了出来。

    王帅伸手扇了扇浓烟,眼前人影一晃,便被撞了个满怀,不等他发火,那人便说道:“王少侠,不好了,鬼子发现了你们打的窟窿,正在下面放毒烟熏我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