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3章 异国他乡

作品:《鬼灵官

    四人刚好成席,又是难兄难兄弟,那喝酒吹牛之事自是难免,这里也用过分描述了。

    竖日清晨,天蒙蒙亮之时,四人便匆匆起床,到城东雇了一辆马车便匆匆赶往渡口,由于携带了大量违禁品,正路子的航渡是走不了,好在戌道人有些人脉,找了个蛇头,按人头交了金子后,四人这才正式踏上扶桑之旅。

    小小的渔船,东渡扶桑,其颠婆和艰辛难以复述,尤其是戌道士没有带够烟草,那烟瘾来了心里就跟有猴子在挠一样,等半月以后踏上扶桑国土,他整个人瞧着如同叫花子一样,胡须拉杂不说,两只黑眼眶也就算了,那本就瘦削的脸竟剩了皮包骨头。

    “兄弟,快弄点救命的药吧,带我去买包烟”戌道士才站在厚实的沙滩上便不停的呕吐,直言要戊林晨去弄烟来抽。

    戊林晨瞅了瞅四周,又看了看满是风尘的几人,莫说这乡野找不到店家,就算找到了,这模样还不将人吓坏了,他望着不见边际的大海摇头拒绝了,让大伙换上干净的衣服,好好装扮一番之后才接着上路。

    好在是月朗星稀的晚上,加上日本人多数都参加二战去了,这乡野小路荒芜得很,直到走到镇子上才见了人烟了。

    日本的地理风貌和国内大有不同,处处透露着稀奇,幽若和戌道士瞧瞧这,看看那,似乎有看不够的新鲜,可能是因为战争的缘故,这三岛村的街上鲜有男人,出行的都是些妇女孩童,当中有不少是头戴白绫的未亡人。

    找了家旅馆,叫了几道美食,几人匆忙吃过后便顺道泡了个桑拿澡,之后才安稳的睡了过去。

    身在异乡,多少有些不适应,戊林晨和gretta还好,那幽若和戌道士却是难以入眠,到了半夜里,旅馆外头忽然传来女人的声音,幽若和虽说和gretta同室,但却吓紧张的要命。

    “哒哒……”

    几声轻轻的扣门声之后,门外便听到有用日语说着难以听懂的话语,幽若紧紧的挨着gretta不敢出身,半晌之后,来人见无人理会便转身去敲戊林晨和戌道士的房门。

    同样是日语,但戊林晨却听懂了,大意是问需要歌姬舞姬什么的,这种由女性提供的服务在当时日本贵族当中十分流行,许多贵族人甚至在家中豢养,戊林晨本意对这类特殊服务兴趣不大,但对于三岛村的地理人文不太熟悉,索性就回应了一声。www.6zzw.com

    咯吱一声,门被横向推开,三个穿着花格子,梳着高高发髻的女人走了进来,当中有两人抱着和琴,一人捏着竹笛子子,站在门外作揖之后才走进来。

    戊林晨稍微瞧了几眼,这三人的面相着实不错,白皙,精致,虽然略施粉黛,但瞧上去却十分舒服,他坐起来,拾起衣服披上,半搭着被子,抬手示意三人坐下,在日本,睡都都是铺在地上的塔拉米,免了下床的麻烦。

    捏笛子的女子眼神有些狡黠,她轻轻往前走了一步,而后隔着茶几,面对戊林晨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想不到东方来的贵客也会说我们日本话,那么贵客朋友需要看跳舞还是唱歌呢,我和几位妹妹很乐意为贵客服务”

    戊林晨心知她们是挂羊头卖狗肉,面子上瞧着石卖艺,实则不然,若是有客人提出些过分的要求,只要价格合适,她们必然也会应许,不过戊林晨对于这类服务并无太大的兴趣,他摸了摸几下额头,瞧着三个女子便说道:“我只是想问问从这里到山口县怎么走”

    说罢,戊林晨摸着下巴想了想,而后从口袋里摸出些碎金子丢给她们,瞧了瞧侧卧着呼呼大睡的戌道人后,忽然又皱起眉头说道:“去买几包烟来,顺道请个剔头的,帮我兄弟的胡子打理下”

    捏笛子的女子瞧着地上金光灿灿的金子,激动万分的拾起来,嘱咐身边的女子出门买烟,而后瞅着戊林晨说道:“先生可真是贵客,我和这个妹妹自幼就练习舞技歌喉,想让先生评价评价”

    这类女子非常善于营销自己,往往会将客人心底的虫子勾起来,得逞以后就狮子大开口,在这异国他乡,戊林晨不想惹麻烦,张嘴就止住了她们解衣的动作。

    “回答我的问题,往山口县怎么走”戊林晨有些不耐烦,语气稍微加重了些,说完又丢给她们几颗碎金子。

    让人意外的是那女子忽然站了起来,将手里的笛子忽然一拔,露出半截寒光闪闪的尖刀来盯着戊林晨,杀气满满的说道:“为什么要去山口县,你们是不是探子,想从我大和民国内部制造矛盾吗,简直是找死”

    戊林晨吃了一惊,想不到战争的毒害如此深远,就连街头巷尾的歌姬也草木皆兵,难怪日本小小的岛国能在二战中大显神威。

    “别紧张,你们喜欢唱歌就唱吧,别动不动就要杀人,这样凶残,日后谁敢娶你们”戊林晨双手放脑后,靠在墙壁上瞧着紧张兮兮的两个女子,漫不经心的说着,好似根本不将这两个娘们放在眼里一样。

    只可惜,戊林晨越发表现出淡定,那两女子便越发的怀疑他,尤其是见他动不动就丢金子之后,那杀人越货的念头瞬间就油然而生。

    乱说纷争也还,太平盛世也罢,自古便就有钱财不可外露之说,戊林晨却是忘了古人之训,以招惹了杀身之祸。

    当然,仅凭这两个娘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虽有跳舞唱歌还是得继续,琴弦一响,笛声悠悠,两个女子便翩翩起舞,不时作出一些低俗的动作来。

    尚在熟睡当中的戌道人忽然叫这琴笛之音吓得寒颤,咕噜一声就坐了起来,瞅了瞅两个撩人的女子,他看着戊林晨,翻着白眼说道:“**,空即是色,你怎么这般无聊,惹风尘女子,就不怕得病吗”

    戊林晨重重的拍了一下戌道人的肩膀,将被子猛的掀开,而后开玩笑说道:“呦呦,说得你好参破了红尘,还不是跟我一样是个凡夫俗子”

    “你……”戌道人睡得正香,不想和戊林晨纠缠,拉过被子盖上,闭着眼睛继续睡,可呼吸之间,他鼻子一缩,忽然又翻身坐了起来,双手情不自禁的向戊林晨周身摸去,口里还说着:“你是不是藏了烟,快拿出来,憋死我了,快啊……”

    正说着,门口却走进来一女子,那戌道士鼻子一缩,想也不想的便向她冲了过去,两三秒的距离,眨眼便到了,抓起那女子的手,抢过香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而后才跳到戊林晨面前,欣喜的说道:“终于有得抽了,你们继续,让贫道看看,看看这日本的女人怎么个风骚”

    那吹笛子的女子见姐妹买烟回来,几个疾步走过去,小声嘀咕了一句,那才入门的女子忽然又转身出门离开了。

    “先生不是问山口县怎么走吗,从这里延着大路一直向前,穿过三个两个县就到了,天色一晚,节目到此为止,先生可以付钱了”

    戌道士瞅了瞅,似乎很不乐意,扒拉开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点上后才望着拿笛子的女子说道:“付钱,付什么钱,衣服都没脱还想要钱,你去抢好了”

    戊林晨大吃一惊,急忙起身,蹭蹭的穿好鞋子,摸出一些碎金子递给她们说道:“好了,你们走吧,别跟他一般见识”

    提琴的女子望着戊林晨摇头,含笑说道:“不够哦,起码得十根金条”

    “哦”戊林晨眉头一皱,心知她们要讹钱,想了想便索性将碎金子揣进口袋,指着门口,脸色愠色的骂道:“给我滚,滚出来”

    “好,我们走可以,可你别后悔,十根金条,若是少了半个子儿,我这脑袋便叫你当夜壶耍”拿笛子的女子看着戊林晨,竖起中指怒骂了一句,甩手就走了。

    戊林晨抿了抿嘴,瞅着戌道士说:“还看个屁啊,睡觉吧,明天还得赶路”

    戌道士将烟屁股丢在地上,使劲的踩了踩,而后又摸出一根来,啐了一口痰后点上,向着戊林晨吐出一口烟说道:“睡觉,你不怕脑袋被割了就睡吧,这女人瞧着就是个混江湖的,我跟你打赌,不出十分钟,她们一定会返回来”

    “那又能怎么样,总不至于吃了我吧”戊林晨毫不在意,双腿一甩,两只鞋嗖的一声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的卡在即将关上的门里。

    “那就瞧瞧她们能耍什么花样”戊林晨整理一下外套,穿上,而后坐在茶几上,一双眼警惕的瞧着门口。

    戌道士的烟瘾真的很大,眨眼功夫,这第二支已经抽没了,他掐灭了火,起身敲了瞧身后的挡板,喊了一句:“幽若,你们睡了吗,没睡就起来打架吧”

    隔壁的房间里咚咚几声,显然是幽若起身了,戊林晨苦恼的笑了笑,不想才到日本就惹上了麻烦,这往后下去,指不定还有多少凶险要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