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7章 较量

作品:《鬼灵官

    在那个年代,寻常人可能连啤酒**子都见不到,又怎会识得这啤酒呢。

    戌道士摸着嘴巴,吐了几口口水说道:“什么啤酒,还不如咱国内的二锅头烧刀子实在,那一口喝下去,从嘴巴到肚子辣成一条线,那像这泔水一样的啤酒,反胃得很”。

    欧文走过来,笑着拍起戌道士的肩膀说道:“兄弟,没关系,等任务完成了,我带你去美国喝人头马xo,那才是酒中之王”

    戊林晨瞧着众人吃得差不多了,起身搓了搓有些发冷的手,准备让大家散了,巧的是杰克带着蝎子和毒蛇回来了,虽然他们被人绑着,但那桀骜不驯的表情却依旧挂在脸上,满嘴都是法克。

    几个光着膀子的大汉将他们推到了欧文面前,露出胳膊上咆哮的狮子纹身,用日语叽哩哇啦的大骂了一通。

    欧文先是用中文问怎么回事,见来人听不懂便换作英文接着问,可惜来人还是丈二的和尚莫不着头脑,无奈之下,他只好让戊林晨翻译了。

    戊林晨瞅了瞅气急败坏有凶神恶煞的山口组成员,而后又看了看几个鼻青脸肿的美国佬,皱起眉头和欧文说道:“鬼子说你的人叫了姑娘不给钱,还打伤了他们的人,这是你门的事,我可想掺和”

    说完,他看了一眼气势汹汹的鬼子,用日语说道:“我不认识这几个,你门的账你门算,不管我的事”话音才落,便急忙闪到一边,侧脸瞅着欧文的反应。

    当先一个日本鬼子暴喝一声,举起手来刷刷的就给了欧文几个大嘴巴,而后一招手,又上来两个,提着绳子就要将欧文绑了。

    欧文向后退了几步,靠着小小的餐桌竖起中指晃了晃,而后从口袋摸出一大把美刀来,望着戊林晨说道:“替我翻译,只要不动手,钱我给双倍,医药费也双倍”

    戊林晨瞧了瞧他那狡黠的样子,先让幽若和gretta回房,伸手在裤兜里摸着鱼肠剑,张嘴刚要翻译,不料那为首的鬼子却怒骂一声,叫了两个人拦住了幽若和gretta的去路。

    “你们谁都不能走”为首的那人拨出长长的砍刀,那满是横肉的脸上杀气滋滋上扬,向着戊林晨竖起中指说道:“早接到通知,你也是我们的敌人”说完,从怀里摸出一张画像来丢到戊林晨手里。

    戊林晨接过,展开一瞧,却是日本军方的悬赏通缉令,悬赏金居然高达一百万美刀,他咧嘴一笑,摸着下巴喃喃自语的说道:“想不到我这么值钱,你们想要这一百万吗”

    满脸横肉的鬼子不想戊林晨如此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到身旁的小罗罗推了他一下,他这才将大砍刀指向戊林晨,勃然大怒的骂起来。

    “混账东西,别妆模作样,来人,给我全都绑回去,除了这个通缉犯,其余的都杀了”

    幽若和gretta吃了一惊,不等敌人动作便急忙靠近戊林晨,四双眼睛紧紧的瞧着那满脸横肉的鬼子。

    欧文砸吧了几下嘴巴,要着头从口袋里摸出枪,对着枪口吹了几口热气后,斜眼瞧着杰克、蝎子、毒蛇他们,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缓缓的将枪口顶在了横肉男的太阳穴上。

    “你胆子不小,本想给你些钱就算来,现在看来只怕不能了”

    满脸横肉的男子冷哼了一声,那身后众多的小弟刷刷的齐齐摸出枪来,他伸手将欧文的枪口挡开,扭头看着他,忽然伸手上去,啪啪的又给了他几个耳光,而后才说道。

    “我呸,你当老子是乡野村夫,你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吗,今日你们若是能活着一个,我便改了姓名”

    这一刻,欧文的脑袋瓜上开始冒汗了,很明显,他很怕死。

    他若是死了,戊林晨几人下半辈子靠谁?

    望了戌道士一眼,戊林晨便忽然拍手称快,警惕的护在幽若和gretta身前慢慢的向前走,瞪着满脸横肉的鬼子便说道。

    “你们不是讲武士道精神吗,大家不妨放下枪来打一场,如果我们赢了,带我去见你们老大,如果你们赢了,我们的命就交给你了”。

    满脸横肉的鬼子很欣赏的瞧着戊林晨,抬手让手下收起枪,一把将欧文推到一边,而后面对着戊林晨,凶狠的说:“我接受你的挑战,正真的武士从来都不会畏缩”

    戊林晨似乎吃定了这满脸横肉的男子,一边缓缓向后退,一边摸出鱼肠剑拉开架势,面对这样无脑的对手,他觉得毫无压力,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来说。

    “你们武士道精神,战败的要破腹自杀,然而我并不希望你死,哈哈……放马过来吧”

    戌道士侧身一动,想要过来帮忙,不料却听到戊林晨喊道:“别动,这是一对一的单打独斗,也叫生死搏斗,输的一方可是要剖腹自杀的”

    才说完,一道凌厉的刀气豁然刺来,戊林晨屈膝一弹,纵身跃上餐桌,不等站稳,飞起一脚,将一堆烧鸡骨头踢了过去,恰好那鬼子呀呀的张嘴乱叫,几根碎骨顿时就射进了他的喉咙。

    一招便见了高低,戊林晨本以为他有些本事,不料却是个草包,顿时就没了打下去的兴趣,站在桌子上,飞起一脚,向着他的下巴狠狠的踢了上去。

    很显然,戊林晨犯了致命的错误,他竟在决斗过程当中轻敌?

    刀光一闪,满脸横肉的男子左右两手握着砍刀生生的将下巴护住,而那寒气逼人的刀锋更是外翻,戊林晨若是一脚踢上来,非得被削去半个脚掌不可。

    就在为难之时,那戊林晨也是厉害得很,右脚踩踢出便又收了回来,一个后空翻落在饭桌后头警惕起来,再也不敢茫然进攻了。

    “我身为断水流一派刀客,难道还怕你这中国来的猪吗”

    怒骂一声,刀锋一边,斜刺上拉,而后闪电般砍下来,挡在两人当中的小饭桌啪的一声被劈成了两半,各种餐具咕噜的滚了一地。

    戊林晨在日本生活了十年,听说过不少流派,这断水流派讲究快、准、狠,招招都都是致命,有时候甚至为伤敌而自损,和中国的七伤拳有得一拼。

    想道这里,戊林晨便觉想从招式上获胜基本不可能了,这人只能智取,想到这里,他便咧嘴一笑,足下一动,以鬼魅般的速度欺身上前,一击直冲拳直捣黄龙,照着他的鼻子狠狠的打下去。

    不出意外,满脸横肉的鬼子鼻梁骨肯定会被锤扁了,可有时候意外来偏偏会不期而至,就在戊林晨的拳头刚要接触到那横肉丛生的脸上时,它的主人却突然缩头。

    一拳落空了,戊林晨便飞身后退,可惜还是慢了半拍,胸前的衣服,从左腰到右肩膀上居然被划拉开了。

    对手很强悍,戊林晨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瞅着那满脸横肉的鬼子便说了一句话。

    “你有刀,这不公平”

    “给他刀”满脸横肉的男子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句,身后小弟冷笑一声,将一柄大砍刀连着刀鞘掷向戊林晨。

    戊林晨纵身一跃,于半空中接刀,不待落地,寒光一闪,瞬间将大刀王五的刀法施展而出。

    日本武术流派虽然多,但却没有中国那样博大精深,戊林晨刀才入手,那决斗的鬼子便觉得危险,想也不想的急速后退,一路撞翻了好几人才停下。

    戊林晨将刀身一抹,而后刷刷两刀,试了试手感,觉得好不错,而后才指着满脸横肉的鬼子说道。

    “怎么着,你想认输吗”

    认输?

    那鬼子冷笑一声,提刀纵身就上来,那犀利的刀锋向着戊林晨头顶劈下,瞧他架势,像是要将戊林晨劈成两半。

    戊林晨不退不让,举刀迎上,咔擦一声,火光四溅,他顿觉得户口发麻,心里更是一沉,没料到鬼子的劲道如此霸气。

    戊林晨不好受,那鬼子更是难过,刀刀相碰,他的虎口居然被震裂了,正滋滋的往外冒着血丝。

    来不及多想,两人纷纷后退,相互瞪着眼睛再也不敢动作,半晌之后,那满脸横肉的鬼子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脱下上衣将砍刀擦拭了几下,而后接过身后小弟递过来的烈酒,延桌刀刃慢慢的浇下。

    “不好,他要刨腹自杀”

    戊林晨大吃一惊,匆忙的喊了一声,身子向前急速飞出,可惜仍是晚了一步,那满脸横肉的鬼子手中之刀已经插入腹部。

    瞪着戊林晨,那鬼子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你别高兴太早,山口组不会放过你们的”说完,双手握住刀把,向右猛的一拉,鲜红的血瞬间就飚了出来。

    “真是愚蠢之极,输了就输了,何苦要自杀呢”

    戌道士摇头说着,将佛尘一扬,竖起左掌念了一句:“无量天尊”

    幽若冷冷的笑了一声,生怕鬼子恼羞成怒的乱杀一通,急忙将gretta护在身后,瞧着戊林晨说道:“现在怎么办,要杀吗”

    戊林晨摇头,将砍刀入鞘,慢慢的走众多鬼子面前还给了他们,而后说道:“他输了,带我去见你们的老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