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点天灯

作品:《阴娘子

    这是20xx年12月的一天,前几天刚下过一场雪的西市呼呼的吹着刺骨的寒风。

    我叫贺倾城年仅20来岁,是一名警校的毕业生。毕业后应聘了一家**推销的业务,不过最后我没有胜任。

    可是我还怀揣着一个梦想就是在这个西市拥有一处安身之所。只是我没有背景也没有积蓄,买房子的事情确实是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之前看过一些风水八卦的书,对这个多少了解一些,加上听说这个行业赚钱容易也不需要太多的投资,所以我在西市租了一间十几平米的店铺当门面,开启了我创业之路。

    这店租金便宜,相对的位置比较偏僻人流量也少。屋里也没有奢华的摆设只有两把椅子和一张桌子,外加一张单人床。

    不大的店铺被这几样东西填的满满的也不是特别寒酸,然后我又网购了一些风水法器放了鞭炮店就算开张了。

    因为地寡人疏加上我也没什么名气自然上门的人不多,开业以来除了几个过来闲聊的,期间就一个老太太来让我算算她七八岁的小孙子跑哪浪去了,为啥这么晚怎么还不回家。

    我告诉她这个事还是报警比较好使,结果还遭到老奶奶的一顿嫌弃。

    为了节省资金我现在基本就是一天三顿开水泡面来维持基本的生理机能,要不然我现在真没心思跟你唠叨。(注:面是一块五一袋的。)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外面漆黑连个路灯都没,只有稀疏的几家小店灯还亮着,我搓了搓冰凉的手拉下卷闸门结束了今天工作。

    躺在床上翻了翻手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忽听卷闸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www.83kxs.com我顿时惊醒了不少,起身打开电灯拿出早就备好的擀面杖蹑手蹑脚的就来到了门后。

    心想还有人打劫我这个家产负数的穷光蛋?

    “大师在不在?”一个急切的女声传了进来,声音不大但是很好听。

    “在,怎么了?”我问。

    “大师我有急事找你。”

    “哦等下。”

    我心存疑虑的把卷闸门打开了半个弯腰向外看去,只见眼前上身裹着白色貂皮外套,下身穿着黑色小皮裙的女人站在那里年龄大概二三十岁面容姣好,身后停着一辆黑亮的轿车。

    女人见我拿根棍子不禁退后了一步抬眼看了一眼招牌胆怯的说:“我找这里的贺大师。”

    我看就她一个没什么威胁,也大胆了不少把棍子丢了回去说道:“我就是你有什么事说吧。”

    女人打量了我一番眉头微皱显然不相信我的能力,看了看漆黑的街道最后选择相信了我。指了指屋子:“我能进去说吗?”

    我把卷闸门向上推了一点,女人手拎着黑色皮包,踩着黑色过膝的高跟靴子咔咔的低头走了进来。

    我也回到了我的座位上指了指椅子说:“有啥事坐下说吧。”

    女人笑了一下双手下意识的顺了一下裙子坐了下来,把包放在膝盖上伸出一只染着血红指甲的手掏出一根女士香烟点着吸了两口说:“有个赚钱的买卖你干不干?”

    我问:“什么买卖?”

    女人撇了我一眼把烟叼在嘴里,双手打开腿上的黑皮宝把几捆钱放到了桌上说:“很简单就点个油灯,这是定钱完后必有重谢。”

    我看了看差不多有十万块,犹豫了觉得这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说道:“这么多钱会简单?”

    女人一手夹住了香烟拿了下来,吐了一口说道:“这事对你来说简单对我来说比较难,放心肯定不会让你违法的。”

    这么一说我也来了兴致向前俯了俯身子问道:“那说来听听。”

    女人也向前贴近了一点悄声说道:“事情很简单。”

    我点头,她回头看了看没人之后接着说:“就是让你去点一盏特别的油灯而已,非内行人点不着。”

    我犹豫了一下觉得这个灯肯定不是一般的灯,没等我开口那女人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事成之后我在给你20万。”

    “20万?”

    我瞬间瞪大了眼睛,这不管点什么灯30万现金那绝对是够。不过我觉得有些失态收回了表情说道:“那确实挺划算的,不过说好我只点灯。”

    女人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没问题,你只管点灯。”

    我心里已经乐开花了毕竟轻松三十万,虽然不知道具体点什么灯,可是我知道开这个店也是个糊弄人的行业。

    女人露出了笑容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拿了出来:“放心,这是我的名片,明天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我。”

    我看了一下名字谢红,职务总经理,剩下一串手机号。虽说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可我确实不愿意看着三十万从我眼前白白流走。

    “好,听你的。”

    谢红一脸高兴:“这就对了嘛,来写个收据。”

    我拿起桌上备好的笔写了一个收款十万的收据交给了谢红送走了她,在一次锁上了卷闸门看着桌上十万块现金一阵欣喜。

    “我终于赚钱了!”

    过了一会眼瘾我拿着现金一叠叠的装进了抽屉里上了锁,躺在床上翻来翻去了好久才睡着。

    第二天一打开卷闸门就看见一亮黑色轿车停在那里,发动机还在运行,尾气处滴了一大片水渍,看来来了一会了。

    我以为是谢红没曾想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四方脸嘴唇稍厚声音很浑厚低沉。

    他说他是谢红的司机奉命来接我的,我二话没说拿上吃饭的家伙锁上门上了他的车。

    车行驶的很快左拐右拐驶向了郊区,走了一段山路后在一处红砖大院漆黑的大铁门前停了下来。

    我下了车司机驾车离开了,这里孤山野岭的就这一处房子,而且背阴乍一看绝对是属于阴宅一类的。

    我四下看看没有人掏出手机给谢红打了一个电话,谢红告诉我大门没锁让我直接进去,

    我推开了大铁门院长里是水泥地面打扫的很干净,正对面是一间依傍着大山建造的一间房子,房子五六米高只有一个门没有窗户,墙面也是跟院墙一样的红砖。

    我挺纳闷上了几个台阶来到门前,刚推开一阵阴冷迎面袭来,我打了个寒战四下看了看,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正中间的墙边摆放一张铺着红色桌裙的供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