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章 接踵而来

作品:《阴娘子

    回到家打开卷闸门把女孩抱了进来,其实我这也没啥取暖设备,只有一个电暖打开瞬间觉得暖呵了不少。www.kmwx.net

    我摸了一下她的脸蛋丝滑的很,但是也很凉都冻成红脸蛋了甚是好看。

    然后我又倒了一杯温水尝试着往她嘴里灌了灌,不行不会喝顺着嘴角又流了出来,我拿着毛巾替她擦了擦,然后又拿起被子给她裹了几层希望她千万不要冻死就好。

    后来我也靠在床边仰着头张着嘴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忽觉的有水灌进了我的嘴里。

    我睁眼一看一个瞪着圆滚滚大眼睛的小姑娘她穿着我那刚好盖过屁股的羽绒服,下身还是啥也没穿光着小脚丫子站在地上,端着水杯正玩的不亦乐乎呢。

    姑娘十七八岁梳着学生头,忽闪闪的大眼睛除了漂亮之外更多的是可爱,我觉得跟昨晚梦到的没有什么两样。

    “你醒了?怎么下地上了?”我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脖子站了起来。

    小姑娘把水杯放到了桌上,把手缩到了袖子里,扫视了一圈问:“我怎么在这啊?”

    我揉了揉睡眼,打了个哈欠问道:“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在那种地方?”

    小姑娘甚至惊讶:“酒吧?我没记的去啊?嗷,我知道了你”

    见她误会了我急忙解释:“你可别瞎想,我可没碰你,我是把你从火葬场背回来的。”

    小姑娘眼珠子转了几圈:“哦,我记起来了。算了,看你也不像个好人,不过看在你让我睡床上,你睡地上的份上呢就饶了你了。”

    我一听急了:“我不像好人?我可是救了你。”说完我又撇了她一眼:“听你这么说好像我还占你大便宜一样!”

    小姑娘一抬腿站在了床上,居高临下成一种压倒装的姿势说道:“难到不是吗?我堂堂大小姐一夜住在你家,你难道还没沾大便宜?”

    我争辩道:“你哪在我家睡了一夜了?还有你那是在火葬场睡了一夜,在汽车上睡半夜,回来我又怕你挂了忙东忙西,后来我才迷迷糊糊眯了一会儿。”

    小姑娘更来劲了,一揉鼻子:“你难道没有抱我吗!难道不是你沾光了?”

    想起那会的事我也心虚,看了看她腿上血红的血渍说道:“好了,你吃大亏了行了吧?你看你的腿赶紧洗洗去吧,把我仅有的被子都染成红色的了。”

    小姑娘低头看了看,伸出手:“那你给我拿点钱。”

    “凭什么我给你拿钱”

    小姑娘摊摊手:“可是我没钱啊?”

    我一想确实问道:“多少?”

    小姑娘很利索伸出一个指头:“1000。”

    “拜托,你就洗个澡花一千?你知道那可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

    小姑娘伸出一只光溜溜的腿:“我不得买身衣服吗?”

    我咂咂嘴无话可说,打开抽屉刚拿出来一叠钱被她一把抢走了。我皱了皱眉:“怎么嘀?还明抢?那可是1500。”

    小姑娘点了点了:“总共1700给你200,剩下的我拿走了。”

    我接住200:“凭什么啊?不是说好要1000吗?”

    小姑娘掖了掖塞进了口袋:“我改变主意了,记住就这还是我帮你省钱呢。”

    我:“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怎么叫帮我省钱?我们好像还不认识吧?”

    小女孩笑了笑:“我叫杨馨,你叫什么名字?”

    我一脸不高兴:“贺倾城。”

    杨馨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了现在我们认识了,给我找条裤子和鞋我要出去逛街了。”

    “我那是借你的。”说着在手提箱翻出来几件稍厚的衣服给她扔了过去,之后她在穿衣我背身去。听着悉悉索索的穿衣声,我思绪又飘飞到昨天夜里。

    “知道了,反正我是不会还的。”

    杨馨一句话让我很想教训她两句还没转头,杨馨就警告道:“不许偷看,要不告你非礼。”

    我瞬间吓得不敢动了,杨馨跳了下来笑了笑:“我走了,把门开开吧?”

    我白了她一眼,觉得真不该就她回来,弯腰打开了门:“慢走,大小姐。”

    杨馨哎了一声,一溜烟跑了喊了一句:“我饿了,你去买点饭回来。”

    “你不会回来捎点吗?”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我觉得真不该救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前脚刚迈了一步。

    “哎呦,贺大师好久不见啊。”

    回头看见一个剪着齐耳短发,身穿黑色警服的美女赫然站在那里。我一眼就认出来她是张倩,今年22岁跟我是警校同学,此人不但人长的漂亮,家里背景还高,听说现在已经是刑警队长了。

    我急忙招呼:“是啊,差不多有半年了吧?”

    张倩顺着刚才杨馨走过的街道看了看,又在我脸蛋上瞅了瞅问道:“贺大师你昨晚没干啥好事吧?”

    我急忙对着镜子照了照一脸疲惫不说,还戴这两个大黑眼圈,急忙解释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她刚认识,昨晚才把她救回来和个小祖宗一样。”

    说完我看她穿的一本正经,旁边还跟着一名干警问道:“张大队听说你忙的很,不会是来找我唠嗑得吧?”

    张倩噗哧笑了:“大师果然神机妙算。”

    我无奈的笑了笑说:“你就别打趣我了,叫我名字就好。”

    张倩也笑了:“好,你也叫我名字吧。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同事张军。”

    张军体态魁梧,脸部线条刚毅很少微笑,看气势像个当兵的出身。

    随即我跟他打了招呼,张军点头。我招呼他们坐下,分别倒了杯热水。

    我也坐了下来半开玩笑的问指着张军说:“什么同事,我看保镖吧?”

    张军嘴角勾了一下:“主要职责保护队长人身安全。”

    张倩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爸爸,安排的。”

    之后张倩略带神秘的问道:“倾城,你告诉我人死在之后能不能复生?”

    我看她不像开玩笑,说道:“能是能,就怕你们不相信。”

    张倩和张军互视一眼,之后张倩接过张军手里的档案袋抵了过来说:“倾城我也不瞒你,我们这出现了一个离奇复活的案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