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 乡村羊难

作品:《阴娘子

    只是她并没有给我任何答案,整个人出奇的安静。而我确在也睡不着了,迷迷糊糊的想着很多事情。

    “吱”

    家里的两扇小门被什么东西碰开了,我立刻蹬上鞋跑了出去,外面并没有一个人。

    院子里没有一点风,一朵云彩又把本来就暗淡无光的月亮遮了去,母亲屋里也漆黑不像是母亲来过。

    这世界安静的可怕,我又重新关上了屋门并上了锁,这才稍稍安心的回到温暖的小被窝。

    经过白天的那次风波,其实我更担心的还是身边这个动也不动的小月。虽然那帮人没说出个所以然,但是我知道他们同时被鬼上身不是偶然,很有可能媳妇已经被某个邪术师盯上了。

    为了保险,我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攻字符绑上红绳挂到了小月的脖子里,这张符是会自动攻击靠近她的任何灵体。

    而张倩的那张守字符是一种防御形符,本身没有任何威力。平时我们求的各种平安符大致属于这一类,基本用黄纸制成。

    至于破字符需要有人发动才可以,威力可大可小跟施符者的修为挂钩,基本用蓝纸制成。

    这个功字符比较特殊,是所有符文里最强的一个,跟使用者能力无关,跟写符者能力有关。

    这种符需要耗费点功力,基本是红纸制成,而且我自认为现在的能力足以镇压大部分妖魔污秽。

    还有一种符是我不会的,那就是用意念制成的符名曰困字符,此符看似无形实则有型,大部分的高超的封印术皆为此类。www.kmwx.net

    正在我半梦半醒之时,忽听门外一震拍门声:“小城,小城,我是胖哥快开门。”

    胖哥是我的发小,比我长两岁。从小身体比较壮实叫罗志强,他奶奶比较疼他取小名小胖。听说当兵去了不知道怎么回来了。

    我一个轱辘爬了起来急忙跑了出去,开门一看果然是他,几年不见足足比我高了一头,不过黑了不少。

    我一阵喜悦:“胖哥,你怎么回来了?走进家咱俩好好喝一杯。”

    小胖连连摇头:“不不,小城。我今天有急事。王大伯家羊昨晚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了死了一片,身上一点血也没有你快去看看吧!”

    小胖嘴比较笨,说了半天脸都憋红了。看他着急的样子,我关门跟他去了王大伯家。

    王大伯是我们村的老村长,早些年看母亲孤儿寡母的可怜没少照顾我们家,所以对王大伯我是打心眼里敬佩。虽说现在因为年纪问题退下来了,但是号召力绝对在村里是第一。

    不一会儿到了王大伯家,只见王大伯满脸皱纹苍老了不少,脑袋上裹着一条雪白的毛巾在羊圈里一只一只往外抱羊呢。

    王大伯看到我来,放下手里羊羔一脸心疼的说:“你看看羊圈好好的,一夜之间羊叫都没叫死了十几只。还光喝血不吃肉,你说这是什么东西祸害的呀?”

    小胖说道:“大伯,是不是狼啊?早些年咱们这山上不是时常有豺狼出没吗?”

    小胖说的没错早些年我们这边比较荒凉,时常有狼咬死羊的情况发生。就是因为有先例王大伯家的羊圈都是经过加高的,而且羊圈也没缺口。

    我看了一下,一圈羊咬死了三分之一,而且每只羊只有脖子下方一个红圈,并没有把血渍弄的到处都是,况且羊叫都没叫所以肯定不是畜生所为。

    我蹲下身仔细的观察了羊脖子上的伤口,并没有发现动物特有的虎牙咬印。而且看口型的大小更像是一个人嘴,所以我下了决断说:“咬羊的可能是一个人。”

    小胖一声惊呼:“这人怎么能咬死羊呢?”

    倒是王大伯一拍腿站立起来说道:“有道理,前两天咱村的光棍王二狗去山上的乱坟岗了,我当时就觉得他行为古怪,我去看看是不是那小子。”

    说完王大伯气呼呼的拿了根棍就出了,小胖怕王大伯弄出什么事急忙跟了过去。

    我因为担心小月的安危也快步往回走,刚到家门口杨馨就跑了过来:“倾城哥哥我想好了,你这太可怕了!你给我钱我要回家。”

    我停住了脚步:“多少?”

    杨馨歪着脑袋想了想,拌着指头又算了算,最后伸出俩指头:“最少两千。”

    “我擦这么多,你这是要去火星吗?”

    我被她吓了一跳,向后撤了一步,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姑娘,觉得她压根就没把自己当外人或者说把我当大款了。

    杨馨也不高兴了拌着指头一一道来:“吃饭,睡觉,洗澡,上厕所,看病,吃药,等等一系列的开支都不需要花钱吗?”

    我忽然明白了:“你这是压根儿就不想回家,我看你这还是计划另谋他处吧。”

    杨馨被我拆穿,踏这小碎步跑了过来,扯着我的胳膊摇了摇:“算我借你的还不成吗?”

    “你本来就是借我的啊?”我把胳膊抽了回来:“你说你一天就知道瞎跑,那天不是遇到我,要是换个人我真不敢保证你还能这么齐全的站在这。”

    杨馨脸蛋刷的红了:“我警告你,你那天什么都没看见知道吗?”

    “可是我全看完了啊!”说完我进了小院。

    杨馨瞬间嘟起了小嘴,跟我回到了家。杨馨嘶溜了几声左右看了看:“咦?阿姨怎么不在了?”

    我一看还真是急忙跑堂屋看了看还是没有:“妈?妈你在哪呢?”

    杨馨跟在身后悄声应者:“哎,我在这!”

    我扭过头瞪了她一眼:“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妈可没钱给你。”

    看她不信,说完我又指了指这三间破房子说:“我们家情况你也看见了,穷的叮当响的。”

    杨馨扫了一圈算是信了,跟着我找了起来。

    突然杨馨说道:“阿姨,你回来了?你看把倾城哥哥急的。”

    我抬头一看果然看到老妈走了进来,笑呵呵缕了缕杨馨的羊角辫说:“闺女啥事啊?”

    杨馨瞪了我一眼拽着老妈进屋了,我知道她是想要钱。所以我也没管她,径直去了小月的屋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