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章 尸变了

作品:《阴娘子

    小月还在里面安静的躺着,脖子上挂着那个红色攻字符。www.6zzw.com我蹑手蹑脚的脱了鞋踩着凳子爬了进去,奈何刚进去就不知从哪飞过来的棺盖子直接把我拍在了里面。

    里面黑乎乎的寒气逼人,我打了一个哆嗦拽了一层被子盖在身上。

    两人距离近在咫尺,人的**是无穷尽的现在体现的淋漓尽致,我伸着胳膊把小月往怀里抱了,抱完我又想亲那么一口。

    只是好事总是事与愿违外面一阵敲门声,我知道这动静是杨馨那丫头整出来的,猜着她肯定没要下钱。

    所以我推开盖子又爬了出来,一开门:“怎么样吧?是不是碰壁了?”

    杨馨踮着脚朝棺木里看了看,有点担心的摆手让我出去。

    我照做,离开屋子之后杨馨从口袋掏出来一叠钱晃了晃:“看吧3000千块呢。”

    我白了她一眼:“我妈给你的?”

    杨馨得意的点点头说道:“我就是跟你告个别,不打扰你跟你媳妇的好时光了。我走了,你这太可怕了。”说完她又踮着脚向小月的屋里看了看。

    我咳嗽了两声:“你自个注意安全。”

    “倾城哥哥,再见。”

    杨馨说完头也不会离开了,我刚转身母亲就精神恍惚的说:“孩子那个王二狗死了,脖子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个窟窿,太惨了。”

    我现在明白为啥杨馨能要到钱了,看来这里确实够危险的说道:“妈,我去看看。”

    母亲也没同意也没反对自个又回去做饭了,因为我知道她时刻惦记着媳妇一天三顿的供香。

    我们村有个习俗那就是死后摆七天在下葬,夏天也最少摆三天。这个王二狗是个光棍按理可能会草草下葬。

    王二狗的家不是很远走了几步我就隔着篱笆墙看到他家的三间土坯房,现在院子里面为了不少人,不过最显眼的王大伯和胖哥我一眼就认出了。

    来到王二狗家众人给我腾了各地,王大伯指着王二狗说:“小城,你看看二狗那伤口我咋看着和羊脖子上的一样啊!”

    我俯下身自习看了看,这伤口确实和羊脖子上的很像但是多了四颗虎牙,所以我断定这家伙是被僵尸咬了。

    为了不让大家引起恐慌没有说破,计划自行处理了。点头说道:“嗯,可能是一个东西咬的。”

    这时几个年轻人抬了一口漆黑大棺材走了进来,几个人把王二狗抬在里面。就绪之后王大伯看了看表说:“到饭点了,都回家吃饭吧,明天再给我这个不正经的侄子处理后事。”

    没错这王二狗和王大伯还有那点亲戚关系,不过二狗他爹和王大伯闹的不痛快,后来也从山崖失足摔死了,二狗他妈也后嫁远走。

    剩下一个二狗王大伯很疼他,哪曾想二狗长大之后染上了吃喝嫖赌的恶习,开始王大伯还说道两句,后来因为二狗跟大伯闹了几次,所以大伯也就撒手不管了。

    “小城,小胖,你们也回家吃饭吧。”王大伯吩咐道。

    知道大伯恨铁不成钢难受的很,我们也走了。因为我有自己的谋划所以半路也跟小胖道了别,直待夜黑风高给王二狗下个桃木钉。

    等到了下午五点一刻,估摸着又到了饭点,我拿着早就削好的桃木钉静悄悄的出了门。

    果然不出我所料,外面一个人也没有。隔得老远我就看见王二狗家静悄悄的。来到王二狗家的门口我一阵暗喜,悄悄的我就去推门。

    刚推开一个缝我还没进去就感觉有人拍我肩膀,把我吓得一蹦老高扭头一看小胖正站在我身后嬉皮笑脸的看这我。

    “小城,你干啥呢?”

    我以为王二狗尸变了,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用手摁着快要跳出来的心说道:“胖哥你走路也没个声,吓死我了!”

    小胖诡笑着,阴阳怪气的说:“小城啥事啊?这么神秘?”

    我嘿嘿笑了笑。

    小胖挑了挑眉毛说:“白天的时候我都发现你的异常了,等了你一天没想到现在才出来。”

    我白了他一眼觉得他出去真是长本事了,跟踪我不知道不说,竟然中午都看出来了。

    眼下这个时候我也没了隐瞒的必要,托盘而出。

    小胖一听急了,推门而入:“那tm还等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的?一会让这小子蹦跑喽咬人?”

    我被他逗乐了,这胖子一点都没变还是脏话满嘴跑。

    王二狗家的正堂屋正中间摆了两个长凳,一口漆黑的棺材就头南尾北的横在两个长凳上。

    只是棺盖倾斜着掉在地上不像人故意摆放的,我蹭蹭几步来到棺木前里面空空如也,心理咯噔一下:尸变了!

    小胖也傻了眼:“还不快找?”

    随后我们在王二狗杂乱的屋子找了找也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在院子转了转发现院子里通往村外的一处篱笆墙被什么东西蹭塌了一截。

    我们也从这跳了出去,跟着踩倒的枯草一路紧追,不一会儿就发现脚印消失了。

    尸变是大事,看这快要落山的太阳我也着了急,觉得自己早说明原因就好了。

    小胖说道:“我看还是给王大伯说吧?咬着人就麻烦了。”

    我此时两手空空没有工具,就算找到也很难击杀他,点头说:“好,你去找王大伯说明情况,我回家拿工具。”

    说完我们按原路跑了回去,一到家我妈刚从小月的屋出来,我知道她是送贡品了。

    母亲一看是我:“正好,赶紧洗手吃饭吧。”

    我应了一声打了一盆凉水洗了洗,然后跟母亲吃了一顿热乎饭,趁母亲在收拾碗筷的时候我把活抢了过来,告诉她王二狗尸变的事。

    母亲一听急忙把手里的筷子塞到我的手里,对我说她去找村长说明一下情况。

    我拦住她说王大伯已经知道了,让她不要着急。

    收拾完东西,不一会就听到王大伯在大队的广播中喊道:“各家各户的青壮男丁吃过饭后就带上棍棒、照明工具到大队集合了。”

    我让母亲在家多加小心,然后带着法器就直奔大队院,大队院里灯火通明,围满了拿着农具的小伙子。

    王大伯一见我就埋怨道:“小城你弄啥咧?还跟大伯弄这个?”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大伯我不是有意瞒你,我觉得尸变通常都在24小时之后,没曾想这么快。”

    小胖也接了腔:“大伯现在说啥都晚了还是找二狗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