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 正道

作品:《阴娘子

    随后小月再无动静,我有些担心张倩:“倩倩,醒醒,你感觉怎么样了”

    女人在这个时候异常敏感,就连一向不多说话的小月竟然坐了起来翻个白眼:“贺倾城你回来,她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嗯,好。”

    我看小月说的那么肯定,怕她生气。犹豫了一下关灯回去,许久我有些担心的问:“那东西,不会再来了吧?”

    小月:“嗯,睡吧。”

    “那好,我睡了。”

    虽嘴上这么说,可我那里还睡得着。假装无意的把手搭在她的腹部,正好摁在了她的玉手上,凉丝丝的,摸久了感觉还是有温度的,只是温度稍低而已,这种感觉就像摸着一块滑溜溜的美玉一般。

    小月不躲,我胆大了不少,顺着手腕往上摸了摸。

    “倾城,是不是该老实了?”

    我一听这是被发现了,急忙停止了动作假装打起了呼噜。本想等她睡着再继续呢,可是我好像被施了魔法一般眼皮再也抬不起来。

    次日醒来,张倩和张军早已经整装待发。我看了看身边的衣服有些凌乱的美娇娘一阵懊悔,多好的机会被自己的贪睡给耽搁了。

    来到警局我还在回味着昨日的手感,张倩拉着脸在我旁边坐下,悄声问道:“贺倾城,你昨晚是不是不老实了?”

    我一听这都能被你发现,急忙挪了挪屁股保持一点距离,深怕她在我身上闻到小月的香味。连连摇头:“我什么也没做。”

    “真的?”张倩闪了闪眼珠,一脸不相信的问。swisen.com

    我点头,张倩思索着:“那就奇怪来,我记得有人抱我来着。”

    张军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们:“昨晚你们怎么了?”

    张倩发觉自己声音大了,脸蛋瞬间红了大半。怕她误会我急忙解释说那是小月,然后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解释清楚之后我问:“你昨晚发现是谁了吗?”

    张倩脸唰一下惨白,双手紧紧的扣着我的胳膊,支支吾吾的说:“我好像梦到谢红了。”

    张倩一句话惊出我一身冷汗,当然我不是怕谢红,而是怕背后的那位高人,他竟然可以把谢红的魂魄隐藏的那么深。最后我说:“不管怎样都说明人偶有问题,我们今天就去找那个老板。”

    随后张倩像想起了什么,跑到办公室拿出档案袋说:“这是发发来的,安倍一郎中文名:刘仇,你们刘家堡的女婿,妻子刘英,女儿名叫安倍樱子,中文名刘丫丫。刘仇常以阴阳道传人自居,对中华道术非常痴迷。”

    我顿时有些懵了,刘英我知道是刘四的姐姐,两人年龄相差悬殊。而我没有想到那晚出言不逊的小女孩竟然是安倍一郎的女儿。

    张军犹豫了:“即便这样也没有他犯案的证据,如何抓他?”

    我有些思绪有些乱:“那个法师昨天受伤了,是不是他我们今天一看便知。而且这种邪术师就别指望能用法律的手段将犯人绳之以法了!”

    张倩也说机不可失,随后我们三人带着几个便衣去了那家人偶店。让我好奇的是人偶店今天没有开门,我意识到安倍一郎有可能潜逃所以破门而入。

    一进门都傻眼了,一张桌子布置得像祭坛,上面摆着一个圆形香炉,三根残香已经熄灭,桌上还有几盘贡品和一个巴掌大的日式白色布娃娃。

    这种娃娃制作粗糙,眼睛鼻子也是毛笔临时画上的,身上还写着几个片假字。

    而安倍一郎穿着白色日式道袍赤脚瘫倒在地上死去多时了,只见他口吐鲜血、死不瞑目,不过身上并没有明显外伤。

    法医给出的结果是颅内胸腔多处器官损伤,溢血而亡。所以我认定他就是杀害谢红的凶手,他的死因也很简单内力逆流暴毙而亡。

    “爸爸!”

    这时刘丫丫来到被警方挡在门外,我抬头刚好她来个照脸。刘丫丫咬牙切齿的说道:“短命仔,你怎么在这里?”

    我心里不爽,撇了她一眼:“替天行道,咎由自取!”

    “听听,你个杀人犯!你们快把他抓起来,他是杀人犯……”刘丫丫张牙舞爪的往里冲,不过被警察拦着无济于事。

    张倩板着脸走了过去:“请注意个人言论,不要污蔑他人。警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刘丫丫瞪着要吃人的眼神安静下来:“那就好!!”

    之后我们离开了,下面的事交给警察处理,在我上车的时候刘丫丫喊道:“贺倾城,你敢说和你没关系。”

    我又拐了回来,她说的没错确实是和我有点关系。安倍一郎是因为当时小月把内力推回去,造成他内力倒流筋脉爆破而亡的。

    可是安倍一郎利用邪术杀人法律治不了他的罪,这样倒是省了很多麻烦所以我并不虚!

    刘丫丫以为我要打她,有些害怕的退了两步问:“你要干什么?”

    “我不干什么,我只想告诉你你爸爸修炼邪术害人罪有应得,希望你为能为你爸害死的那些人想想。”随后我驾车离开了。

    张倩拿着人偶说:“这下我就可以安心的拿回家了吧?”

    “嗯。”

    说罢我还是有些不放心用天眼扫了一下人偶,确定没有阴魂后拿出一个攻字符让她带在身上,并告诉她符破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张倩提议出去吃顿庆功宴,这时小胖打来电话说老地方等我,我也觉得该跟小胖聚聚了就婉拒了张倩。

    随后我驾车去了我们常去的小酒馆,小胖等候多时,一见面小胖就说:“菜都备好,就差你了。”

    我来到包间两人对视而坐,看到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菜说道:“胖哥你就不怕我不来,白瞎了这么多好菜?”

    小胖拧开一**汾酒倒了两半茶杯抿抿嘴说:“别人我不知道,你不会不来的。来陪胖哥碰一个。”

    “嘿嘿嘿……”

    我接过酒杯轻轻一碰,闷了一口。夹了两片牛肉压压酒劲说:“胖哥我正想问你,你这还不到退伍季咋好好的回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