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纸轿

作品:《阴娘子

    说来还的感谢那场大火,才逃的一命。www.83kxs.com

    回来才知道我们损失惨重十几个队员不是被蝴蝶咬死就是跳的海里再也没有上来,最后清点人数的时候只剩下三个。

    当我们搜救无果后,迫于种种压力上级下达了停止一切行动,并对外宣称意外事故。

    注意:玉佩尤为重要,妥善保管!

    199x年x月x日写,周大力。】

    张倩听的入迷问道:“没了?他没说玉佩哪来的?”

    我说:“可能周大力也不知道吧,难道周大力就是因为这事被打压的?”

    张倩否决:“不是,是因为一宗离奇的凶杀案。”

    原来十年前西市发生了一起离奇的凶杀安,案发地点就是周大力住的那栋凶宅。那里曾经住着一对小夫妻,在某一天妻子的脖子处被不明的生物咬死了。警察取证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踪迹,案件一度陷入僵局。

    因为那个咬痕很像人的齿痕所以周大力坚信是人为的。后来上级下达了暂时搁置的命令,周大力和上级发生了冲撞,最后周大力被降级为普通刑警。

    张军说:“所以周大力买那处房子不一定只是因为钱,更多的是因为不甘心?”

    我说:“有可能,我要看当时的案底看看老周查到哪了。”

    张倩眉头微皱:“现在眼前的还没弄明白,去看十几年前的旧案?”

    就在这时一顶大红轿子趁着夜色轻飘飘的与我擦肩而过,几个轿夫穿着红色衣服软绵绵的一蹦一跳奔跑着那动作很诡异,就像一张没有骨头的人皮一般。www.83kxs.com

    “张军,开车跟着前面的轿子。”

    张军回头看了一下顿时吓傻了眼,动了动喉结:“贺师傅,哪有轿子?”

    这么一说气氛一下紧张了,我刚才没用天眼,按道理我是看不见阴气的。

    我急忙和张军换了坐,之后发动了车子追了过去。那顶红轿子还在飘着,看它是有意等我,而我也用天眼窥了一下,发现连同轿子和人全是纸做的。

    张倩已经说不出话了:“真真有轿子!”

    我谨慎点驾驶着汽车,生怕一不小心被纸轿带到了沟里。“没事,纸的。”

    “怎么办?”张军情况略好,不过神经也紧绷到了极点。

    “跟着它,老周说他也见过这顶轿子。”我说。

    我开的并不快,纸轿反而走走停停生怕我跟不上它。

    天渐渐黑了,纸轿还特地点着了一盏白纸灯笼,颜色昏黄,随风摇曳着,上面还写着一个冥字。

    张军也有些胆杵:“那是什么东西?不会出事吧?”

    “不知道,暂时不会,一会儿你们跟着我见机行事。”说完我看了张军一眼。

    张军信任的点了一下头:“好。”

    道路越来越偏僻,路面也变成了乡间土里。我心里也打了鼓生怕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就在我犹豫是否会头的时候前面百灵飘飘,四周升起了无数个小灯笼。

    这些灯有点像萤火虫的感觉,根本就没有起到照明的作用,我一个刹车停了下来说:“被包围了。”

    张倩率先掏出来手枪挂上了保险,张军也有。只有我有点落后趁手的只有一把桃木剑,不是我不够待见而是现在不具备随身带枪的资格。

    看他们做好准备我咔的一声推开车门:“下车。”

    此时我略微觉得有些牛气,大有一种**的感觉。只是还没刚美一下,发现什么东西扯住了我的后衣襟。

    我内心一惊,难道什么脏东西进我车里了?

    回头一看才发现我穿的是道袍。而刚才和张军换位着,我是直接从后面跨过去,此时正被张倩一直手紧紧的攥着!

    “对对不起。”张倩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手。

    此刻略微有些尴尬!

    我把袍子收了回来说:“没事就好。”

    就在这时灯笼全灭了,只有车还亮着大灯,我在暗处紧紧闭上眼睛耳朵自动过滤掉环境噪音。

    突然身后什么东西袭来,我回身一剑刺空。只觉得什么东西在我胸口袭了一下,我倒退了几步。

    于此同时张倩砰砰开了两枪,那个人身上被打了两个窟窿。

    我定眼一看原来是个纸人!

    张倩也发觉了不对,声音有些颤抖:“你到底是人是鬼?”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诡异的笑声响起,那个纸人也随之消失了!

    世界在一次安静了下来,我的心脏砰砰直跳。趁没有动静我悄悄的拿出两枚铜钱,中间连上绳子,然后在分别在铜钱里塞上一张符纸。

    这时一个纸人在次袭来,我挥舞着细绳两枚铜钱被甩了起来。在碰到纸人的一刹那,我打了一个响指两枚铜钱中的符纸瞬间被点燃,燃起绿色火焰。

    纸人躲闪不及一声惨叫化成了灰烬!

    我冷哼一声:“小小把戏,不要装神弄鬼,速来现身!”

    “哈哈哈哈哈”一阵有近到远的笑声渐渐消失了。

    张倩跑了了过来:“刚那是什么东西?”

    我摇头不知,拉开车门说:“走先上车。”

    刚到车上张倩大叫一声:“糟了,玉佩丢了!”

    我冲她笑了一下,展开了手心说:“丢不了,早被我调包了,盒子里只有一张字条而已!”

    张倩看到玉佩松了一口气:“留的什么字条?”

    “技高一筹!”

    张军也被我逗乐了,无奈的说:“贺师傅真有你的,在我眼皮子底下就被你蒙骗过去了。”

    我半开玩笑的说:“那肯定,我要是没点手头上的把戏,怎么出去坑蒙拐骗?”

    顿时紧张的气氛没有了,我说:“张军开车走,免得他们追来。”

    “好。”张军应了一声启动了车子。

    我把玉佩交给张倩说:“收好,这东西越来越不简单了。”

    张倩拿在手里看了看说:“我觉得还是你拿着比较稳妥,刚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这东西我怕保存不了。”

    我犹豫了一下接过玉佩说:“那好吧,我就先收着。”

    其实我也没底,只怕拿着它在会殃及家庭。不过看着老周用心良苦,我觉得还是暂时我拿着比较稳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