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章 元阳散,气数绝

作品:《阴娘子

    张倩脸突然认真了起来说:“张军的爸爸跟我爸爸也是老战友已经来提亲了,我爸爸没啥意见,所以我想问问你”

    我心里如打翻了五味**很不是滋味,没等她说完我说:“哦,你现在也是大姑娘了是该为自己的以后打算了,我觉得张军人不错应该会对你好的。7k7k001.com”

    “没了?”张倩冷笑一声:“我刚才没听清你在说一遍?”

    “我说”

    “我请你看这我说!”张倩的声音很冷,几乎是在用命令的口气。

    我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看向了她,本想告诉再重申一遍,可是看到她的时候我又犹豫了。

    她是我喜欢的女孩,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因为我娶了鬼媳妇而疏远我的女孩,而现在她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我好像有点接受不了。

    我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舌头,鬼使神差的说:“我我说我不同意!”

    张倩破涕为笑说道:“我也没同意。”

    我也如释重负笑了出来,学着曾经的口吻说:“你是对的,张军那小子我看着也不顺眼,一看就不是好人的那种。”

    “那你是想通了?”

    我点头说:“嗯,人鬼殊途是道家祖训,我觉得我对媳妇应该多些感激而不是幻想。媳妇应该也是这个意思,否则她怎么会一直拒我与千里之外。”

    张倩低声说:“切,说的人五人六的,你没少动歪心吧?”

    我坏笑着说:“那肯定了,要是一点歪心没有你们又该说我身体有病了!”

    张倩嘿嘿的笑着说:“那你现在坏想了吗?”

    “你猜。”

    随后我们跨越了朋友的友谊越聊越漏骨,当然这对没有过任何经验的男女来说是非常可怕的。

    后来我们就带着欲火在外面住了下来偷吃了人间的禁果,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汗流不止,不省人事,世间发生了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

    只知道我来到一处漆黑的地方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小月一人穿着喜袍孤零零的坐在黑暗里像是睡着了。

    没等我靠近小月突然抬头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嘟囔着说:“我也不知道。”

    小月端视了我片刻,突然瞪着愤怒的双眼说道:“你今天做什么了?”

    小月从没这么生气,我怕她迁怒张倩所以老实全招了。

    小月气的手都在发抖:“谁胡说的?谁说我不让你碰了?谁说的我不能生孩子?还人鬼殊途?谁都谁说道?”

    我一看这事可麻烦了,急忙下跪求饶,一推六二五:“老道士给我的书上说的,上面说只有邪术师才养鬼取乐,我自认不是邪术师,而媳妇也不应该是我的玩物。”

    “那我是你的什么?”小月问。

    我中肯的说:“媳妇是我的梦想,是我的神话,是我的再造父母,我觉得我应该尊重媳妇一辈子。”

    小月轻叹一声:“还算你有点良心,说真的不是老道士求我我当时真不想救你,后来看你面容清秀不像满心污秽之人才勉强同意的。”

    我说:“不管怎样媳妇救过我我就不能忘恩,我一定不会忘记今天我说的话的,只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好端端的到这了。”

    “你已经死了。”

    小月说我本身就没有寿元,而我能活着全靠她的寿元在我体内支撑,所以我是不能行男女之事的,这也是她一直跟我保持距离的原因。

    后来见我长大色心加重,所以她让我集起四位奇药来为我锻造不死之躯,没曾想在她离开的日子里我竟然就做了如此荒唐的事。

    现在我元阳尽不可活,凭她的本事现在也只能保全我49天的命数,所以让我在49天的时间找到四位奇药,否则耽误了时日不但我活不成,媳妇的命也休矣!

    我悔恨当初,心里只骂老道士给我留的什么破书嘛!这误差也有点忒大了吧?正经的一句没提,反倒写到都是没用的亏我还当宝贝一样供着。

    后来我不知道小月用了什么方法,只记得小月的幻象越来越散然后我就苏醒了过来。

    此时我躺在一张医院的病床上,旁边的医生正在跟张倩和母亲说着已经尽力的话。而母亲和张倩哭的和泪人一般,还在问着还有没有办法。

    “大夫求你了救救我的儿子吧!我就靠着这个儿子活了大半辈子,现在孩子没了你让我可怎么活啊!”

    母亲说着跪了下来,戴眼镜的男大夫一脸为难不知所措。

    我抬了抬手没抬起来,憋足了好大的劲说道:“妈,我没事!”

    男大夫猛的一个转身,当然病房内的所有人都吃惊的看向了我。随后男大夫又全身给我做了体检问道:“你觉得身上哪里不舒服吗?”

    “饿!”这是我憋了很久说出来的一个字。

    “奇迹,这真是奇迹!一个没有任何生命体征的人竟然能复活过来!”

    男大夫一脸不可思议,随后对母亲说:“您也不用求我了,您儿子已经正常了!”

    母亲乐的合不上嘴不住的点头,不过张倩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男大夫也一脸喜悦,出门的时候轻叹一声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可能是老母亲感动了上苍吧!”

    随后母亲告诉我我已经睡了三天了,前两天大汗淋漓高烧不退,也就在前几个小时我停止了心跳大夫确定之后正在下死亡结论。

    我知道我只能活49天,刚才看母亲哭的和泪人一般我的心都碎了,而母亲也从来没有提过爸爸,我是的全部希望,吃力的动了动嘴说:“妈,没事的,我怎么会死呢?我有媳妇守护没有那个人敢取我性命的。”

    “嗯嗯。”母亲连连点头,笑着笑着哭了起来。

    “妈,你咋又哭了?我不是好好的吗?”我说。

    母亲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说:“妈没哭,妈高兴,嘿嘿高兴。”

    母亲这么一说我也一阵难受,可能这几天没吃没喝的缘故,挤了挤眼睛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挤出来。

    这时张倩拎着饭盒走了进来:“饿坏了吧?这是刚买的。”

    我点点头,笑了一下。

    张倩说:“可是你不能一次吃太多。”

    “为啥?”

    “大夫说你这几天没进米水,所以不能太着急了!”张倩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