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章 狐仙洞

作品:《阴娘子

    欢迎你br张翠兰指着不远处被草木遮盖了半个的洞口说:“这里就是了。”

    这是一个天然山洞,成人字形,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我冲着里面喊了几句田瞎子,不过里面并没有人回应。

    张军向里走了几步说:“这里怎么还有人的尸体?”

    张翠兰被吓了一跳,不过又很快探着蜷缩的身子看了许久说道:“我怎么看着这个像我们家二叔啊!”

    这尸体只剩一具白骨了,衣服也被染的有些发黑,我问:“确定这尸体最少也死了很久了。”

    张翠兰点头说:“确定,因为这身衣服还是俺那会送给二叔的。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他穿过,原来”

    张翠兰没有说完就哭了起来,指着尸体手里的黑符说:“错不了的,这符还是干爹给他的。”

    我拿着看了一下这符和在陈老板家发现的黑符一摸一样,不过这个画符的笔力明显老练,一勾一撇都散发着深厚的功力,想必这符的威力不小。

    只是黑符一般都代表是招魂索命的,我实在不知道田瞎子为什么要给自己金支书一张黑符当护身符。所以我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难道是田瞎子亲手培养的狐仙?可是金支书的母亲也是道姑不会看不出黑符的门道,他们为什么又拿着黑符以身试险呢?

    正在我沉思之时,张倩捅了捅我的后腰低声说:“干什么呢?张军叫你呢!发什么呆啊?”

    我会回过神来看到张军急切的眼神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后打量一圈洞口没有异样后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张军说:“贺师傅我看这洞进不得,那里又发现了两具尸体。”

    “又发现两具尸体”我眉头一皱向前走了几步,发现离金支书尸体十几米远的位置一前一后躺着两具尸体,这尸体看穿着是一男一女,体表已经全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死在这里的。

    我猜测会不会是和金支书一道过来的,或者是金支书的家人来寻找金支书,所以又把目光投向了张翠兰。

    张翠兰也臭美不沾的仔细辨认着,许久才说:“我怎么看着这个像于彤的爹妈啊!”

    你问她能不能确定,张翠兰点头说应该错不了的。这下我更迷惑了按理说于彤的父母是被一伙人劫持的,怎么也会死在这个洞里,难道那些人也已经进洞了?说不定也死在了洞里?

    想到这我心头一颤说:“我们看看附近还有没有尸体,如果有我看这洞进不得,保不齐我们也要倒在这。”

    张倩深吸了几口气说:“这里空气挺新鲜的,应该没事。”

    “不管有没有事,我们都不能在这里对待。”

    说着我拿着手电像洞府深处照去,呼呼啦啦一群黑色的东西受到惊吓呼呼啦啦的飞了过来,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东西吓了一跳急忙后撤躲闪。

    张军倒没那么大反应,而是拿着手电仔细辨认了那些飞鸟说:“我看倩倩说的没错,这里这么多蝙蝠居住空气应该是新鲜的。”

    “蝙蝠?你刚说蝙蝠?”

    我也觉得很有可能可能,回头看着一群远离的鸟影发现确实是蝙蝠,略显尴尬的说:“我太紧张了。”

    张倩勾嘴笑了一下指着头顶的洞府说:“不怪你这个洞奇形怪状的,给人的感觉像随时会塌一般难免让人产生压抑,况且里面住着狐仙。”

    张翠兰急忙解释说这洞塌是不会塌的,因为这个洞有些年头了,这么多年一辈辈过去了总之也从没见过坍塌过让我们放心。

    我坚持了一下洞府,这个洞是几乎是人字的按力学原理应该也很结实,而且里面虽然凹凸不平但是可以确定越往里走里面越显得光滑坚硬,类似于火烧过一般。

    就在这时洞府内传来老者的一声惨叫,听音像是田瞎子的,而且好像是中招了,我急忙掏出短刃说:“大家都小心一点,我们过去看看。”

    随后我们小心翼翼的向里前行,不过走了很久仍没有发现田瞎子的踪迹,要不是因为洞不是很大否则我都会认为我在某个时刻某个角落和田瞎子擦肩而过了呢。

    张军也一脸疑惑的说:“奇怪人呢?怎么一个鬼影也看不到?”

    我说因该是田瞎子功力深厚,所以一声惨叫也能穿的老远,应该还在深处我们只管往里走吧。

    张军听后半信半疑,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张翠兰,张翠兰连连摇头说:“俺可什么也不知道。”

    我也觉得如此,因为田瞎子作为一个守墓人应该不会什么事都拿出去说的,而且从他平时的习惯就可以看出来,他非常善于隐藏自己的实力。否则我也不会一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自己给自己摆了一个**阵。

    张翠兰发觉我道一样,急忙岔开话题说:“这里好像有水,地面怎么湿漉漉的?”

    这么一说我们也急忙在地上开了看,果然发现地上湿漉漉的,而且水好像也越来越多了。

    正在我看着脚下的水位不断攀高,一点一点没过鞋底之后我们听到洞穴深处传来细微的移动。

    我们竖着耳朵仔细辨认着,突然我灵光一闪大叫不好说:“快跑,地下潮水要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哗哗的流水声越来越近,我们顾不得许多掉头就向外狂奔起来,只是没跑多久地下水就没过了脚踝,后来又淹没到了膝盖我们奔跑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了。

    因为我们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跑出去,正在我们怀着复杂的心情条命的时候张翠兰也不知是安慰我们还是真的知道,开口说道:“不要担心我们这个位置只是边缘,大概淹没到腰间就没事了,你们只要保护好自己别被水带走的准备就行。”

    这么一说我稍微松了一口气,放慢了一点步调。

    张军抬手用手电指着墙壁上一人来高的水印说:“恐怕没这么乐观吧?我刚才还在寻思这印子是怎么来的。”

    张翠兰吞吞吐吐的说:“我也不是那么确定因为地下水会随着降水量的大小多少有些涨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