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9章 索命女鬼

作品:《阴娘子

    杨馨没事这便是我最想看到的结果,现在我还有两件事要做,第一就是回家调查杀死张倩母亲的凶手,第二就是调查一下贺家大火。

    当然还有最期盼的就是小月能尽快康复,我现在脑海里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想带着她一起去逛逛。

    因为太困我买了卧铺大巴的票,觉得刚好睡一晚到达西市,还不耽误明天的行程。

    车子在高速行驶着,疲倦渐渐的爬上了我的双眼,听着嗡嗡的发动机的声音似睡非睡的进入了梦想。

    “呜呜呜”

    一个女人凄惨的哭声就在我的耳边回荡着,可是我清楚的记得我的下铺是个男人,右边也是个男人没记得有女性乘客。

    “你为什么不救我?”她哀怨的说。

    听声音我觉得是陶颖现在她就在我的身边,可是我并没有因此醒来,因为我太困了觉得有可能是个梦,还觉得可能是上次发生的那件事让我印象太深了。

    更何况我还是个道士身边法器数不胜数,她只要敢对我出手,一定分分钟钟让她吃苦头,都不用我亲自动手的,所以也有点有恃无恐的意思。

    “为什么不救我?”

    她一声厉喝,我就感觉我脖子呼吸困难,当然也就是一瞬之间只听一声闷哼,这种感觉就随之消失了。

    我知道是我身上的灵符击中了她,心中暗自得意,暗想有本事你就再来啊!

    或许她是知道了我的厉害迟迟不见动静,我忽然意识到不好,她如果不纠缠我而是去纠缠司机,拉我们一车人垫背这就着实让人害怕了。

    想到这我一下惊醒了过来,车箱里黑乎乎的,有的旅客在侧躺着玩手机,有的旅客睡的正香,汽车在高速行驶着并没有发现哪里有女鬼的存在。

    “难道我真的做噩梦了?”

    我心里这样想到,按耐着一颗砰砰乱跳的心又渐渐的躺了下来,不过当我看到身后的不远处背坐着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的时候我又迅速坐了起来。

    女人显然被我的动静惊扰了,回过头扫了我一眼。

    我看清她不是陶颖后又渐渐躺了下去,觉得我一定是做噩梦了,因为那件事我确实内心有些愧疚。

    这时我又在床铺上捏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经过辨认发现那是一个折叠成三角状的符文。不过已经破碎了说明这符文替我挡了一劫,看来那陶颖确实来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将符文团成团,食指用力一下弹到了驾驶位的地方,这样有符文存在陶颖并不敢轻举妄动,而我也可以稍稍休息一会。

    疲惫又涌上来心头我又睡着了,忽觉一个汽车刹车的作用力,我一下又惊醒了过来,这时离我不远处的长发女乘客已经不见了去向,就连床铺上的被褥都叠的整整齐齐的。

    “等等,那里没有人?”

    我忽然涌出这样一个念头,印象中那里是没有人,那会我觉得可能是中途我睡着上来的,现在看来那个可能性很小。

    “走了,下车了。”哄哄乱乱的乘客夹杂着各地方言迷糊而有序的下着车。

    我这才发现天还没亮就已经到达西市了,本计划一天一夜的行程,看来计划超标了。

    我环视了一圈没发现陶颖的影子之后也拿上行李离开了车站,我猜测可能是她受伤离开了。

    况且对于一个修为不高的女鬼我是不需要担心的,只要她再来我就随时可以收了她。

    “小兄弟,去哪?”

    一个浅蓝色出租车停了下来,驾驶员是位老大叔。

    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凌晨三点半,觉得这个时候回家一定是会打扰母亲休息的,就拎包上了车说:“景泉宾馆。”

    车子在一次启动我闭目养神的还在回味着梦乡,不一会就有了睡意。不过我也不敢大睡因为车站到景泉宾馆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

    时间在流逝

    我掏出手机发现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一看出租车已经脱离了航道正沿着一条油路向高速路行驶。

    我心说这一定是坐上黑车了,敢拉着我绕圈子也不看看我干什么的,不满的敲了敲他身后的安全网说:“师傅,你这是往哪拉我啊!”

    “小兄弟,修路呢,放心我不给你多要钱,你看打着表呢。”司机头也不回的驾着车。

    我立刻发现了问题所在,因为这路本来就才翻修了不到一年,现在又修路显然是忽悠我不是本地人。

    本想教训他一顿,忽然发现后视镜里司机的脸竟然是一个白眼珠的女人,我立刻想到了陶颖。

    这女鬼变化万千时常变换个吓人的模样来吓人,受到惊吓的人阳气就会减弱,这样她就有机可乘依附在你身上。

    可是这次她打错了算盘,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想也不想的拿出八卦照妖镜对着司机后背一照,只听一声惨叫一个白衣女被击飞了出去。

    汽车也随之停下司机还趴在方向盘呼呼大睡,我怕陶颖逃跑急忙下车,对着慌忙逃窜的陶颖喊道:“你以为你能逃的了吗?”

    陶颖不理只顾捂着受伤的肩膀逃跑,我对着手串说:“谢老妹,是不是该出来帮帮我好好教训教训她了?”

    有着殷实鬼体的谢红赫然显现,看了陶颖一眼嗖的一声追了过去。我知道陶颖根本不是谢红的对手,像看热闹一样靠在出租车的一侧观看。

    陶颖修为不高跑不过谢红,不一会儿陶颖就被谢红拎了回来,陶颖吓坏了看了谢红一眼问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谁跟你同根生了?你这恶毒的女人,自己死就死了吧?还想着找贺师傅索命,也不看看贺师傅是谁你这叫自讨苦吃。”

    谢红说完献媚道:“贺师傅,你看我这次表现的怎么样?”

    我一点头:“可以,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遵命。”

    谢红进了精魂珠不一会儿拎着一个大戒尺走了出来,那戒尺足有一米多长浑身漆黑,我心头一颤难道手串里还有这东西?

    只见谢红颠着戒尺淫笑着向颤颤发抖的陶颖身边走起,我怕她来真格的拉住她胳膊,叮嘱道:“吓唬吓唬就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