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5章 一阳之隔

作品:《阴娘子

    我飘飘摇摇的如一缕青烟飞上了天空,忍不住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特别像武侠里的人物。

    也就在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脚踏两界了,一边是昏暗寂静的冥界,一边是热闹非凡的人界。

    看来周兵说的没错,阴阳本就在一念之间,它们只是空间不同时空不同但是又同时存在。

    我抽出来另一只踏在冥界的腿,又常识性的跨了回去,确定自己可以进入阴阳两界后才放心大胆的来到阳界。

    此时一个戴着红色安全帽的大叔骑着摩托车在我身边停下接电话,我耐心的等待着觉得一会可以借大叔的电话用上一用。

    不过现在我只能看到他富有搞笑成份的表情并不能听到他在说什么,只好安静又心切的等待着,待他挂了电话我急忙上前陪笑道:“大叔,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

    大叔像没看见我一般,熟练的一脚踹着了摩托车在我咫尺只远的地方一溜烟离开了,紧接着一股气流推着我就倒退了几步。

    “有没有同情心啊?不借就不借吧!你好歹说句话,也不能这么对我啊!”我甚是不满的说道。

    “嘟嘟。”

    一辆载重大卡车疾驰而来,犹如一头脱缰的野马,此时我才意识到自己被冲到了马路中央。现在情况危急躲避是来不及的,我觉得今天一定死定了。

    “我的妈!”

    我一声惊呼自己又被疾驰而过的风吹出了几十米,这股风比刚才的风大的多,一连将我吹翻了几个跟头才停下来。www.83kxs.com

    “卧槽,太疯狂!”我心有余悸的说。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一团气体了,根本不会出什么事,想到这我又稍稍心安了一点。

    这时一辆出租车迎面驶来,我一摆手那辆车停了下来,我笑道:“呵呵,师傅我要去宏远大厦。”

    御兽修仙

    这时出租车的门被一对情侣打开了,一阵风又将我吹的倒退了几米,紧接着那辆出租车又疾驰而过,旋转的气流又将我吹的转了几个圈。

    我气的咬牙切齿,对着那两人的背影愤愤不平的哼了哼鼻子,转身,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我觉得既然不能跟他们交流,那我就的必须自个跑回宏远大厦,只要看到了谢红告诉她我现在处境,那这一切就很好办了。

    我信心满满的走着,不一会儿看到一处买早点的,那是个临时吃饭的地方。几张桌子几条凳子就是食堂的全部,但是坐的人山人海,老板和老板娘夜忙的不亦乐乎热情招待着。

    我吞了吞口水,觉得自己能吃上一顿最后能在给张倩稍上一碗那该是多么幸运的事。可是我现在的处境别说老板不会搭理我,就算老板发善心免费送我两份我都带不回去。

    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她扎了两个长马尾,身穿蓝底白边的校服,脖子处挂着一块被红绳串起的红色暖玉摇摇欲坠。

    没错她就是杨馨,一边有说有笑的跟旁边几个跟她同样打扮的女生聊着天,一边一手捏着赐勺舀着碗里的紫菜叶往嘴里填。

    “嘿,终于皇天不负我,这都能碰到熟人!”

    我激动万分三两步跑了过去,在她身旁的长条凳上坐下。不过让我头疼的事又来了,她们好像并不能感受到我的存在,我该怎么向她们诉说自己的困境来寻求帮助呢?

    她们有说有笑,而我急的直挠头。这就好比你正被一只老虎追赶,在你看到城门觉得可以救你一命的时候。而看守城门的士兵正在有说有笑的把酒言欢,丝毫没有听到你竭斯底里的求救声一样。

    “卧槽,你们在这么迟钝我就要骂人了!”

    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那桌子丝毫没有动静,她们仍然有说有笑的议论着。

    也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跟我一样飘摇的魂体,活生生被一个什么东西吞噬了。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可以感觉到离我不远的地方有类似于暗物质的东西袭来。

    奇仙

    它们很有可能是鬼差之类的,比如说钟馗就有这种吞噬鬼魂的能力,而我只是魂体出窍万一被它们误认我是孤魂野鬼将我吞噬捉走了,我这一生岂不白白玩完了?

    想到这我也不顾在求救撒腿就跑,但是这时已经有什么东西类似磁石一样吸住了我。我惊恐万分,因为刚才的那个魂体也是我现在的这个样子。

    我现在拼命挣扎着,可是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如果我能看到自己目前的样子,那我一定像一只被人拿住后盖的大螃蟹。

    可是无济于事,我只能觉得身后的吸力越来越强,最后我的身体都已经变形了,像一个横着的n字。

    我吓坏了,求生的n让我拔出短剑狠狠的向后扎去,一阵狂乱的舞动终于那个吸力没有了,而我也惊醒了过来。

    此时我正盘膝而坐发了疯的拿着红色bs乱挥着,张倩怕我扎烂了皮筏不要命的摁住了我拿bs的手腕,喊道:“醒醒,你疯了!”

    我不知道这个过程持续了多久,但是我知道她应该吓坏了,她头发乱糟糟的脸上挂满了也不知是汉水还是泪水。

    直到她发觉我已经苏醒,她手臂才卸了力气,气虚喘喘的说:“怎么样?是不是不行?”

    我点了点头:“嗯,刚才我梦到”

    我现在也只能用这种不确定的说法,因为它给我的感觉真的和做梦一样,以至于现在也不能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出窍了,还是只是做了一个不寻常的梦。

    我将我的所见所闻给张倩讲了一遍,她的表情显得很疲惫在我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她迷离的眼睛突然闭上了一头栽倒在皮筏上。

    “对不起,我没能完成任务让你失望了。”说着我惭愧的低下头。

    “可是我们不能失去活下去的信心,我觉得我们还有希望,既然周兵能进来冥界,那我们也就一定能出去。”

    我信心满满的说,也算是给她打气,可是她仍旧动也不动的没有任何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