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作品:《落叶有三声

    集训营的第四天身边的好朋友还是没有理我,突然觉得这个恋爱谈的好费劲,露雪也不理我,宇风也对我不理不睬的,冷亦凯就不说了,见到我就躲,自从上次认真跟他谈过后,见面多多少少的有些尴尬,以后苏慕辰这家伙不好好对我,我非得揍死他,老娘为你了抛弃所有,如果你

    “你一个人在这里嘀嘀咕咕什么呢?”

    抬头一看,原来是江江:“你怎么过来,你们男生不是在训练体格吗”

    江希影答:“我这种体格看像需要锻炼吗,就你男朋友他那弱不禁风的才需要锻炼吧!”

    这家伙说知道他身壮如牛,但是慕辰也没他说的那么菜吧:“我说江同学,你说你自己就好了好么,不要带上我家那位ok?”

    “哟哟哟,还学会护犊子了,小样”

    “天气冷懒的跟你贫”说完就闭眼双手盘起坐在湖面静静发呆

    整个训练营估计也只有她最闲致了,大家不都是在训练体能就是在刷别的题,就她一个人在这里静坐欣赏雪景,虽然说辰、哲熙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但是真的没有谁在这紧张的一周训练中偷懒打盹在湖边,她还真是奇女子啊,算了反正我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反正在比赛中我们这些当卒的不必耗脑的,虽然这大雪天寒,但不得不说训练营的风景相当不错的,反正我也没事干,跟她一起欣赏这难得的美景。

    江希影顺势也坐了下来。

    雨轩依旧还是闭着眼:“你不用去训练别的了?”

    江希影也是盘着手,拉紧羽绒服闭眼坐着:“你们这些天才都不急,我这一种就更不用慌了”

    雨轩忍不住的微笑,这家伙还真是逗人乐:“好好坐啊,不要打扰我休息!”

    “知道了。”说完江希影拿起无线蓝牙耳机

    雨轩敏锐的耳朵听到身边有音乐声,不禁睁眼,把江希影的帽子扯开:“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没有把手机上交”说完就拿了一只过来,塞到自己的耳朵里

    江希影惊呼:“诶,我都把声音放的那么低到连我自己都快听不到了,你是怎么能听到的,你顺风耳呀!”

    “别吵!好好听音乐别一惊一乍的。”

    “诶”刚想回怼她,被她这么一说,算了我还是听歌

    时间过来半个小时

    两人都昏昏欲睡在湖边长椅上,还真别说江希影放的音乐还挺好听的,都是我喜欢的

    安静的湖面,雨轩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人不怎么样,但是听歌的品位还是不错的。”

    没有回复,应该是睡着了吧!

    “雨轩同学咋们夸人不带损的好吗”

    哟哟哟,能听到:“想你这种玩世不恭的性格,适合去当偶像演员,凭你那看的过去的长相应该会有一些粉丝”

    “ 旁边这位大姐,出于人道主义接班人,我关怀你们残障人士,原谅你眼神不好。”

    不错嘛,挺能怼:“我之前听哲熙哥说你唱歌不错,你去当偶像小生,没准我可以去你的演唱会听你的表演,让你在我面前能一次”

    诶!这家伙不知道我们这种家庭孩子一出生,路就已经铺好了,哪能随便我们的性子来:“呵呵我家可是有矿的人,怎么会去做那些那么辛苦的事,我可要继承家里的皇位”

    额这家伙能别把啃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吗,“我也就见你跟我在这冬眠才给你的建议,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你还回去继承皇位,土不土啊你”

    江希影没有回复,继续安静的闭目养神

    “江江你们男生的世界里是不是觉得男女之间没有纯友谊啊”,可能是现在的景太让人懒散了,防御什么的都提不起来,也有可能江希影给人一种朋友之间的可靠感觉吧。

    “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但是我对你确实是朋友之间的关系,不管你跟辰以后发展怎么样,他都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关系”

    听他怎么一说有些暖暖的,很欣慰,我身边的男性朋友终于可以把我当真正的好朋友,我不知道别人内心怎么想,但是我宁愿相信他的话,“谢谢你!我觉得我俩的关系不会因为某人改变的”

    “跟辰在一起,给你带来困扰了吧”

    雨轩依旧闭目养神:“当我选择跟他在一起时,这些困扰对我来说无可厚非,但是让我理解不了的是,我身边最要好的朋友却突然间不理我,你知道哪些感觉有多么的委屈”

    哪有人生活在现实中不受委屈的,明明自己没有做错,偏偏错因你而起,那才叫叫可悲。

    “友谊就像是坐车,有些人上来就会有些人下去,别那么伤感,认真对每一个朋友,尽管有些不如意,但不愧于心就好了”

    雨轩突然睁开双眼,静静的看着眼前这片洁白无瑕的湖面,我是什么时候学会如此多愁善感的,好像上大学以来,接触了许多的人,有些人进入了我的世界,有些也想离开,没想到平常这么玩世不恭i的人,也有着这些高深的见解,应该经历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事吧,也许就像他说的,凡事不要刻意强求,无愧于心就好

    远远的苏慕辰和韩哲熙走来

    熙:“你俩到是挺闲的,还到雪地湖边赏景”

    苏慕辰走到雨轩的身边,牵起她的手,“还好手还是暖的,这么冷的天,不要坐在这冰冷的湖边,寒气重!”说完轻轻拍走雨轩身上的白雪,把毛线帽往下拉了拉。

    他的话语里充满了关怀与呵护,原来有人关心呵护的感觉那么好,我好像有些懂得,那些女孩子的心声,“其实没人相当女汉子,只是在这个现实社会中没人保护自己,所以只能把自己逼成汉子保护好自己”

    江希影懒洋洋的从长椅上离开,抖了抖身上的白雪:“人都到齐了,咋们去吃饭吧,好饿。”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