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双重打击

作品:《落叶有三声

    首杀确实是拿到了,但是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内进入决赛的就只有八个国家,但有些国家也就只有几个人,对于决赛并不是很害怕,对于那些能进入决赛的人,早已近做了详细的了解,再说人多力量大,别的队最多五人,我们这边整个队就十个人了,胜利遥遥在望,同志们只要保持不骄不躁,肯定能拿到奖杯的!

    比完赛回来就不见慕辰,大家吃完饭还得回去重新开个会呢,虽然也没有什么好交代,但是该叮嘱的还是要说两句,这家伙不吃饭跑哪里去了

    “阿珂你有见到慕辰吗?”

    比完赛我好像看到他在酒店健身房后面接电话

    雨轩放下拿了打包盒随便给他拿了一点。

    另一边接电话的人神情黯然,就在五分钟前···

    “你赶紧给我给那个不要脸的女的分开,不然你知道后果”林蔓没有多说废话,而是把一报告发给了他

    报告的内容竟然是雨轩爷爷帮别人伪造学术的证据,他本想求妈妈在比赛后再跟雨轩说分手的事,但是林蔓好像就是有意让雨轩比赛不了,他想不通雨轩的爷爷竟然为了钱,帮别人做了十多分重要学术证明的报告,这件事如果被揭发,南宫教授后半辈子在监狱过就算了,雨轩可能会被学校撤退的,雨轩好不容易在此次比赛中创造传奇,如果这一事件捅出来,她的肯定会被有心的人扣上不好听的名衔,她那么一个高高在上心气桀骜的人,怎么承受住这一切,他拨通了电话

    话语极度深沉压抑

    “妈我同意跟雨轩分手出国留学,但是你把所有的证据都销毁,保证不被第三个人知道!”

    林蔓一开始拿到这份证据时,得意的差点对外公布,希望那野丫头名声散尽,但是自己的儿子好像中了那野丫头的魔,如果她出事,自己的儿子那股善良的傻劲肯定是会陪在她的身边,算了姑且就放过她吧。

    “我答应你!”

    挂掉电话,苏慕辰一直低着头,他压根不知道如何像自己心爱的人说出那句痛彻心扉的话,那可是自己最爱的人,说放弃就放弃,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痛又能向谁诉说!

    “嘿!你在干什么呢”

    苏慕辰看着她的脸好像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

    “我们分手吧!”

    风有些许大,雨轩并未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给!见你一个人傻傻的坐在这里,肯定没有吃饭吧”雨轩拿出刚给他打包好的晚饭

    啪的一声,那饭盒被摔打的稀碎,里面的饭菜也洒满一地

    他大声对着雨轩怒吼

    “我说分手你是聋了吗?”

    这是玩笑?还是跟别人打赌的恶作剧?

    雨轩懵懵的看着他“你把饭倒到了,你等会吃什么?”那话语之间夹杂这淡淡的忧伤

    “我早已厌恶你的傲慢与无顾,我讨厌你那一副盛气凌人不把谁放在眼里的样子,你知道吗,刚开始折腾你时,我是多么的有快感,我还跟他们打赌说一定会征服你这个喜马拉雅山还冷的大冰山”有些失去是注定的,有些缘分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既然一开始就不幸福,那就尽早结束了这份痛苦“你知道吗,你那一副洁身自好却又爱跟别人勾搭的样子真的恶心,当我跟你接吻时,你总是装作手足无措扮清纯,转身又投到哲熙的怀里真的让人感觉到厌恶,我们本来好好的友谊因为你的出现,变得七零八乱,如果你长在古代肯定是祸及殃民的红颜祸水”

    雨轩闭紧了双眼,胸口的气突然呼吸不上来,心好像被人扎的稀碎,脖子上爆满了青筋,呼吸不过的难受,就像是快要死掉了一般。

    “要不是你长的好看,又有几分才气,你这种身份怎么可能跟我们这种人在一起,现在我也玩累了,你这种身份的女人,新鲜劲过了确实没有什么好玩的,我妈确实说的对,你们这种穷人也就只要往我们这种豪门靠才能···”

    苏慕辰你给我闭嘴!!!!!!

    她用尽全身力气吼出了这句话

    因为实在太大声,冷亦凯,韩哲熙其他人赶了过来

    她用手指向了他,冷冰冰的说出

    “我告诉你苏慕辰,当初是你低三下四的求我跟你在一起,我拒绝了所有人的追求,你却跟我说玩玩?好!算我瞎了眼,跟你这种混蛋在一起,好!我们这种低俗的人配不上你,不是要分手,我成全你,抛弃我南宫雨轩的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她忍住了所有的怒火,尽量让分手变得体面一些,是自己瞎了眼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不愿别人怪我眼睛不好。

    转头是很潇洒,但是那不争气的眼泪滑落了下来

    韩哲熙赶来,只见雨轩满眼泪水跑了出去,他看了看却不能跟过去,他了解她,看似坚强的像个钢铁人,实则内心脆弱的像个孩子,她最不愿意的就是让别人看到她最难过无助的一面,算了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先过去找那个混蛋算账。

    苏慕辰暗自神伤的看着雨轩离开,只有让她恨了自己才能把喜欢她的**收敛回来!

    “你为什么要把她弄哭”韩哲熙一把抓住苏慕辰的一口,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他一把甩开韩哲熙的手

    “弄不弄哭是我的事,关你什么屁事!”

    一副吊儿郎当,理直气壮的样子,让韩哲熙一拳揍了过去

    “你还是个男人嘛,竟然说这种话”

    呵···苏慕辰从地上慢慢站起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她,喜欢就去追啊,反正现在我不要了,你爱拿就拿走啊”

    韩哲熙顿时满脸涨红,青筋暴露,怒目圆睁

    “你刚说什么?爱要不要?”韩哲熙生气的狠狠踹了苏慕辰一脚

    身上的痛根本比不过心上的一分

    “难道不是吗,每次当她难过受欺负时,你不总是当她的保卫骑士在一边保护他吗,装什么犊子,我把你当兄弟你既然在背地里喜欢我的女人,现在我跟她分手了,你心里肯定偷着乐吧!赶紧去追啊,这时候她肯定需要你的关怀,没准她心生感激会喜欢上你的,看着干嘛,快去啊”

    韩哲熙想不到当了这么多年的兄弟既然是如此人渣

    “打你怕脏了我的手,当你们在一起时,我就不太赞同,但是她一心喜欢你,我也只能爱屋及乌,现在好了,分了也就分了,像你这种人渣早离开也好,我实话告诉你,雨轩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从今天开始你在靠近我妹妹一步,我保证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说完把手里的兄弟戒指摘了下来,甩摔到了他的身上

    “以后路归路,桥归桥,我韩苏两家不共戴天!”

    听到这个消息苏慕辰整个感到匪夷所思,雨轩是他们韩家失散多年的千金?如果是这样他压根不必强忍着心跟雨轩分手,以韩大小姐的身份做他的女朋友,妈妈根本就没有理由要反对,听到这个消息,喜忧参半,现在首要的是高清事情缘由,在跟雨轩好好解释今天的事。

    喜欢上一个人,我试着把我那封闭的心打开让他进来,是他是进来了,但是狠狠在我的心上插上一把尖刀,外人如何说我,我从不放进心里,原来爱我的,伤我最深!

    嘟嘟手机收到信息

    [信息]:你奶奶都生重病了,你还有心比赛!

    本来心情不好,再收到这种诅咒短信,生气的拨打···

    电话被对方挂断

    [信息]:图片

    本以为是别人的恶作剧,但是那张照片里奶奶人瘦的里外都是茧皮,安静和蔼的躺在病床上,旁边还有自己的爷爷

    嘟嘟[信息]:图片

    里面有一张手术单,还有十八万元才能进行手术

    电话还是打不通,为了确定事情的真假,雨轩拨打了图片药单中医院的电话

    “你好!是仁和医院吗”

    是的!

    “你好,我是7房6床刘媛的家属,我想问一下她确实是胃癌晚期吗?”

    是的!

    手机差点滑落,雨轩拿着拳头捶了胸口

    心脏不会跳动,气好像卡在了喉咙里,难受的想死

    “手术费还差多少?”

    十八万!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挂完电话并没有在原地泪流满面

    我要想办法,我要想办法···

    她在酒店的走廊上踱来踱去,心里笼上一层愁云龚过一阵揪心的疼痛。

    去找小雪吧,其他的人我一点都不想再去理会,小雪知道奶奶病了一定会愿意把钱借给我的,一定!一定!

    雨轩碎碎念念慌忙走回了酒店,亦凯见她神色慌张不安的样子,上去问候了一声,但是她根本就听不入心,径自的往露雪的房间走去。

    “这家伙不会是有什么着急的事吧,慌慌张张的!”

    来到了露雪的房间,百挠抓心的在门外纠结了一会,但是···奶奶的手术拖不了,我一定要今天把钱凑齐

    嘭嘭……

    露雪缓缓把门打开

    怎么是她?

    “有什么事,大伙集合的时候在一起说吧!”

    啪···顺手把门关上

    “啊·····”

    露雪惊讶的回头发现,她竟然用手拦门

    “小雪我有事找你?”

    看到她手夹成血红色,算了让她把话说完!

    “你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

    虽然是离门口只有一些距离,但是她不想让其它的人知道,顺手把门关上

    虽然很难为情,但是必须要厚着脸皮!

    “小雪我想跟你借钱,我···”

    呵···借钱?你南宫雨轩也会低三下四跟别人借钱?我没有听错吧!

    还没说完的话,完完全全的卡到了喉咙里

    “小雪你真的是误会了,我没有做对不起的事情,哲熙哥跟我是···”

    听到韩哲熙的名字,露雪的神经像是被人用针扎了一样,那说不出口的痛又是拜谁而来?

    我不想在从你嘴里说出有关他的任何事,你说我误会?你是当我眼睛瞎还是当你是傻白甜?当我跟你同时被暴雪狂吹,是他先跑到你的面前不是我!你要是不喜欢他你一开始就可以拒绝啊,干嘛一副嘴上不愿意,心里却巴不得他对你好!

    “我拒绝过,但是···”

    但是什么你说啊?但是他恬不知耻就想对你好?虽然我是富二代,但是我不傻!你明明有男朋友还去勾搭别的男生,我记得你中学时清纯的不得了,别人给你送的小礼物,你转身不是丢掉就是送给我,说实话那时候我确实感动到不行,但是上了大学我才明白,不是你不收别人的礼物,是那些礼物根本就不值钱,根本不入你眼!

    呵呵···原来自己身边当做亲人的闺蜜竟然这样想我,原来在她眼里我就是这种攀龙附凤势利小人,呵···所有的美好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幻想的,原来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完美的值得我用生命在坚持,我的自恃清高换来的是她的“阿谀献媚!贪财慕势!”,可笑啊···真的是可笑啊···

    在那狂悲仓的大笑上面却是一双黯淡无神的眼睛

    露雪看着心生寒意,是不是自己说的太过分了,她那凌楚一笑真的好渗人

    “雨轩你···”

    没等她把话说完,雨轩突然凑到她的面前

    “没错!我就是那种阿谀献媚,贪财慕势的小人,“你没有看错,没有看错!””

    她咬牙切齿的说出最后那四个字

    露雪看着她的眼中,饱蘸的是深不见底的幽邃,闪烁的是让人心碎的悲伤。

    “雨轩我···”

    她突然转头,开门果断的做出去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因为太近距离,我真的看到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心碎的悲伤!是我说的太狠了吗,我只是气韩哲熙莫名的对她好,我只是妒忌她,明明什么都没有但是大家都把她当做宝,她为什么这么优秀了还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关心,那么优秀的人就应该自己玩啊,为什么还要把我凸显着这么卑微,为什么你要这么优秀,为什么要这么优秀···

    房间里的人悲伤痛哭,出去的人心碎不已,既然一开始好不容易组合成的情谊,干嘛就这用恶意毁了它!

    漫漫人生路,缘来缘去,有谁会耐心的陪护其走完全程?又有谁肯为红尘中的那一抹忧伤停留?

    “既然那么讨厌我,何必一开始就进入我的世界跟我成为好朋友,为什么我把你们当做是唯一的时候,你们却狠狠的打醒我,我这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所以人都要这样对付我,你们说有我这优秀的朋友而感到骄傲,于是我继续拼了命的刻苦学习,我想用我的骄傲来跟你们做朋友,但现在你们又说我的骄傲让你们感到自卑,讨厌我这种骄傲的人,我到底做怎样你们才会高兴,到底是这么样我才能成为你们心目中合格的朋友,到底怎么样,你们跟我说啊!!!”

    吃完饭的江希影一个闲的无聊坐在酒店的大厅里

    突然看到雨轩悲伤欲绝的从电梯里匆匆走出,刚听大伙说雨轩跟慕辰分了手,害怕她做了什么举动,于是悄悄的根在了背后,看到她对着湖边大喊的话,让他揪心不已,她的骄傲只是想得到好朋友的关注,而我的玩世不恭只是想让我爸能多在乎我一点,原来我跟她一样,都是希望能得到别人多一点关心和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