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十七章 暗自离开

作品:《落叶有三声

    深夜回到屋里,雨轩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开灯也不说话,只是一个人缩卷在角落里

    南宫庆林的邮箱里收到一封匿名的邮件,邮件里有着这些年为别做学术报告的证据,前几年为了治疗自己爱人,他不得已为他人做学术报告,把自己多年来的研究成果拱手让人,为了不让自己的夫人担心,说是给有钱人研究新产品,但是现在夫人也走了,自己呕心沥血的多年研究成果也被别人发表出来,这世界好像支持他活下的理由,邮件里还威胁他让雨轩转学离开这坐城市,这实在太可恶了。7k7k001.com

    他拨通旧号码,但是无人接听

    看了看窗外,一场春雨过后,青蛙稀疏的呱叫几声,春天的雨水好像还挂在树间,看了看有些泛黄渍的照片,照片上的三人喜笑颜开,这张照片是儿子参军时留下的照片,那时候自己的夫人整天没事就老说冷笑话,为了配合她自己也装作很好笑的样子,装着装着夫人不在说冷笑话了,换成了自己没事就傻笑,直到儿子过世后,夫人不再说冷笑话,也不在爱说话,虽然雨轩这孩子懂事,没有让他们操心,但是雨轩在的时候,夫人偶尔会被她逗笑着合不拢嘴,但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夫人走了,雨轩的生父也找了过来,这个家注定是要散的···

    他起身下楼,往厨房里准备给雨轩弄点的吃的

    “她在时,我没有进过厨房,她总是闲我帮倒忙,说我只适合拿笔,不适合拿这些锅碗瓢盆”厨房里出现的都是她平常忙碌的身影,他的眼泪不禁的掉落!

    他确实不会做饭,在厨房捣鼓了半天还是做不出一件像样的菜

    算了!还是下碗面吧

    他端着一晚热腾腾的鸡蛋面来到雨轩的门口,轻轻的敲了一下门

    “客人都走了,出来吃饭吧!”

    雨轩并未作答

    他独自推开门,把面放好,轻轻的打开了灯,把紧闭的窗户打开

    “把面吃了,爷爷有话跟你说”

    她还是缩卷在床上一动不动,她恨爷爷瞒着她什么都不说,她恨爷爷不让自己在奶奶最后的日子里陪着奶奶,她恨爷爷没让自己看奶奶最后一面就把奶奶送去火化。

    南宫庆林太了解雨轩的脾气,直打收养她开始,她从小就不爱说话,也不爱跟别的小孩玩,每次把她带到社区里时,所以小孩都围在一起,就一个人自己在一盘倒腾她的玩具,还好五岁时宇风那个淘气的家伙搬回了大院住,要不然雨轩可能一个人孤单的长大。

    “爷爷知道你在生爷爷的气,过来把面吃了,爷爷把和奶奶埋藏的秘密告诉你”

    奶奶生前瞒了我?她有些动容的端起那玩鸡蛋面

    她还是不愿和我说话,这孩子···

    “你奶奶从小就想把你培养成一个完美超人,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你都很努力也很优秀,但是参加世界青年赛本来就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这对你以后出国留学是非常有帮助的,所以你奶奶打死都不让我告诉你,怕影响你比赛”

    听到这里不争气的眼泪滑落到碗里,为了不让爷爷发现,她故意大声吸面条

    “以后的日子里没有别人的照顾你要好好的生活下去,不要总是沉默的禁锢自己,要多交交朋友要···”

    那碗面条在痛哭流涕大声吃完

    看她终于吃下点东西,他有些欣喜的安慰,是把真相告诉她了

    “你并不是我们南宫家的人,我那个短命的儿子根本还没有来的及娶媳妇就···”他突然哽咽住,但是一会···他继续看着窗外,微微的闭上眼“你是我跟奶奶在从园陵回来的路上捡到的,那时候的你才刚出生几天,秋天萧瑟的下着些小雨,是你奶奶看着可怜就把回了家收养”

    我才不相信···

    刹那间雨轩潸然落泪

    “你的亲生父亲在一月前还找上门了,你也认识,就是你的好朋友父亲,韩启光!”

    雨轩一副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庆林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五味杂陈,但事实他确实是你的父亲,我也不太清楚当时为什么你会在大院的门口,到时候他估计会跟你解释的”

    我只是南宫雨轩,不是韩雨轩!

    看着她这副倔脾气,确实跟夫人很像

    南宫庆林缓缓移步到雨轩的床上,拿着纸巾帮她轻轻的擦拭眼泪

    “你看你哭的眼睛肿的不了,一点都不好看,乖!咋们不哭了,不是有新家人了吗,要开心”

    我只要爷爷奶奶!其他的人都不管我的事,说完扑倒爷爷的身上止不住大声的哭了起来

    那些被别人甩的委屈,被闺蜜指责的委屈,亲人离世的委屈在这一刻都豪放大哭了起来

    南宫庆林心痛不已,但是···他轻轻的擦干眼泪,一副安然无事的松开雨轩

    “都这么大姑娘了,还哭的鼻子都红了”他慈祥的托起她眼角沾湿的发髻

    要试着接受别人,他们也是你的家人,他们不会伤害你,只会爱你!所以这是好事,你不要这么拒绝,答应爷爷回到韩家去,韩家父子会好好对待你的

    雨轩泣不成声狂摇着头

    世事无常你是个成年人了,也要学会看待生死,过去的不会再回来,做人只能往前看,不能总纠结着回忆不放手,有些回忆放在心里就好,要记得过好每一天,以后爷爷不在你身边了,要好好照顾自己,爱惜自己,记得按时吃三餐,不要赖床,太晚了要回家,不要一个人大晚上在外面,这样很不安全,不要总是把自己保护的像个城堡,要学着去看待外面的景色,要多笑笑,不要总是学大人一副老气深沉的样子。

    爷爷我不会去韩家的,你不要赶我走。

    南宫庆林笑着摸摸她的头

    “傻孩子,南宫本来就是你的家,谁能赶你走啊,只要你自己想留下,是没人能把你赶走的”

    雨轩突然像个没人要的孩子,痛哭的抱紧自己的爷爷

    “咋们家放的相机放哪啦,去找出来我去把奶奶的照片也找出来,咋们家拍一张最后的全家福”

    雨轩知道爷爷心理肯定也是极为难受的,但是爷爷只能安慰自己,不表示出来

    “爷爷我这就去找,咋们一会去楼下客厅拍,哪里的灯管比较亮”

    南宫庆林慈目的看着她,笑着点点头

    看着自己的夫人遗照,内心五味俱陈“老伴你别怕,我一会就来陪你了”

    雨轩拿好相机早早的在楼下等着爷爷,他们二人根本没有换到自己身上穿的黑色丧服

    南宫庆林蹒跚一步一步意味深长的下着楼梯

    两人内心都极为痛苦,但为了能让对方开心,故作开心的微笑着

    “太晚了,回去睡吧,答应爷爷一定要好好的过每一天,不管发生什么一定要有一颗强大的心,知道了吗”

    这一晚突然觉得爷爷变得非常的和蔼可亲,慈眉善目,她知道爷爷是怕她接受不了奶奶的生病离世,所以给自己说了一些看似坚强的话语,自己心里难过的要死,还有强装镇定的安慰哄我,爷爷太辛苦了。

    “爷爷我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说完雨轩扶着爷爷上楼,南宫庆林把雨轩送回她的房间,关门前,不舍的抱了抱她,轻声在她耳边说道

    “不用担心,爷爷奶奶都很快乐,要好好照顾自己!”

    爷爷的怀抱好温柔好厚实

    “爷爷你不用太担心我,我其实很坚强的,你早点睡吧”

    南宫庆林微笑不舍的帮她轻轻的把门关上

    奶奶过世,对爷爷的打击肯定不小,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顾陪伴爷爷,洗漱完突然想到他们参赛的人,还有1个小时他们就会知道我离开了吧,是我抛弃他们,就算他们恨我、怨我,我都无话可说,如果知道奶奶一早之前就生了大病,我一定不会去参加这个比赛,重新开了机,冷亦凯和韩哲熙,江希影三人的未接电话数不胜数,我好累,有什么事回国再跟他们说吧,到时候要打要骂我随他们

    “明天组织好大家参加比赛,按照战略上走一定会没问题”说完关机上床休息

    此时凌晨六点半的冷亦凯收到了雨轩的短信,他立马拨通了电话回去,但是电话的那头早已关机

    “别找了!雨轩是不会回来参加比赛的”

    筋疲力尽的韩哲熙和江希影听到这句话,立马的走了过来

    “你说什么?”问这话的是韩哲熙

    冷亦凯淡然的把手机递给他

    “关机了!她能回短信,证明还是安全的”

    大家都知道雨轩的性子倔,但是一个恋情就把她击的粉身碎骨,她要是存心不给你找,就算挖地三尺也是找不到的

    三人通宵寻找,在这一条苍白短信中告终

    南宫庆林一个人在烛火微光的桌前写下两封临终信,一封给雨轩,一封给安伟雄,家里这些年治病已经毫无家底,除了这套老房子,还几万块钱的存款,一览而空

    给雨轩的信:

    雨轩当你看到这封信时,爷爷已经跟奶奶相逢了,你不要悲伤,爷爷奶奶一直都是爱你的,虽然从没有父母,但是爷爷奶奶从来没有亏待你一分,你所有的都是我们拥有最好的,人生漫长,我们陪着你长大,你也陪着我们慢慢变老,但是我的心终究挂念在奶奶的身上,我们二人活到花甲的年纪,算是不枉此生,希望你不要恨爷爷奶奶,很幸运在我们最悲伤的时候,你给了我们带来了希望,不管以后你姓南宫还是姓韩,这都是你自己的选着,不管你做什么,爷爷奶奶都会祝福你,你这孩子从心思重,重是不愿跟我们二老分享,但是所做的事,我们都明白你所做的都是让我自豪和开心,奶奶平时对你比较严厉苛刻,但是你不要怪她,她只是希望你在没有我们的照顾下能好好的活下去,爷爷奶奶一生都没有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所以你不用去怨恨谁,这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选着,回到韩家去吧,哪里更适合你,爷爷奶奶很遗憾在你小时候没能给你找到一个完整的家,所以你从小就性格孤冷,不喜欢给别人交谈,爷爷走后你要要好好的活下去,我们会在天上祝福着你,望我孙雨轩,不困与心,不念余亲,不惧将来,一切安好。

    念你的爷爷

    南宫庆林

    南宫庆林给安伟雄发了一条短信,让他第二天六点半凌晨直接来他卧室商量事

    安伟雄以为是刘媛的后事还需要料理,所以果断的答应

    给安伟雄的信里说明了雨轩的身份,为了怕雨轩想不开所以第一个通知的人是他,并告诉安伟雄,对于自己的后事不用大声张扬,只要火化与自己的夫人埋到一起就行,繁琐的仪式全部取消,只希望在他不在的日子里安伟雄能多照顾一点自己的孙女,其他的他也没有什么挂念

    一切准备就绪,他拿起卧室里存放不久的**,他走到窗台看了看这美好的夜色,回到床上平静的吃下所有的**

    灵魂与**得休眠,它们得到了片刻的平静和永久的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