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零一章 走出心镜

作品:《落叶有三声

    她沉睡的时间,他把家里上上下下都打扫了一遍,为了不麻烦母亲每天过来送食物,他下厨房一个人倒腾了半天,为了防止雨轩有什么事,还特意从家里带来自己的笔记本,手机连着笔记本,这样他干起活来也不担心雨轩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两天雨轩还是那样,不是吃就是睡,一步也不想跨出大门,砰的一声,意味着自己的晚饭又失败了,韩家父子减少过来看望的次数,自己落个清闲,回房拿了手机

    “妈你还是让文姨把饭送过来吧,我又失败了”

    电话的那台传来一阵嘲笑

    亦凯这家伙什么都很厉害,但在做饭这个行上根本就没有得到我的真传

    “妈一会就让文姨把饭送过去,再把一些新的换洗衣服给你带过去,你之前那几套脏的衣服带回来吧”

    不用带衣服了妈,之前的衣服我都自己清洗好了,告诉你这几天我不仅学会了洗衣服,扫地拖地,刷杯子,这些我都会了

    哟哟哟,这小屁孩照顾雨轩的这几天里还养成了这么多技能,不错不错,是我的好儿子

    冷母故意打趣他

    “既然你这么说了,以后咋们家的活都交给你,正好让文姨好好休假几天”

    果真人真的不能太优秀不然要干的很多活的

    “妈我就说说而已,你老千万别当真千万别当真”

    老妈不跟你贫了,给你俩做饭去,记得让雨轩多吃点,每天吃那么少那那行啊

    喂雨轩吃饭是这几天最让他心累的事,现在的雨轩就像三四岁的小孩一样,连哄带骗半天才吃下一点饭,如果不打营养液根本就不行,诶···这几天里又是当爹又是当妈的,自己估计都廋几斤

    “谨遵母亲大人教诲”

    挂完电话的亦凯拿起书在雨轩的床边看了起来

    在这几天里,只要有闲暇的时间他就看拿起书在她身边认真的陪伴她,这几天了他完美诠释“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但是沉睡精神不振的人哪懂这些,他也不需要她懂,只要她好,自己就好。

    回到学校的苏慕辰、江希影、梁露雪回到学校接受了表彰,但是唯独不见韩哲熙和雨轩,露雪回到寝室东西原封不动的摆在那,只要雨轩不来韩哲熙就不会出现,他们二人肯定有些什么

    哲熙突然着急回国,但是回到学校还是到他家里,还是不见人,自从雨轩跟辰的事之后,三个又的兄弟友谊变了一种味道,熙讨厌辰,辰又不理熙,夹杂在两人中间真的是好累啊。

    韩启光用了所有的人脉关系,找到了当今治心理精神疾病的权威专家,他不能让雨轩就这样一直郁郁不振下去,她还那么年轻,十九岁正好又是女生最青春最美的时候,她那么好值得拥有更好的。

    韩哲熙今早就收到父亲的信息,今晚十一点半的飞机,他已经早早做好了接待的工作,明天早上九点就可以带他过去给雨轩看病了,希望一些都能如愿好转!

    晚饭过后的亦凯在厨房里洗漱着餐具,看着电脑里面的画面一切都正常,洗好餐具备好温水准备给雨轩擦脸,但是回头看电脑里面雨轩并不在床上躺着,吓的亦凯果断的放下手里的毛巾,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房间,找了整个房间都不见到她的踪迹,他着急的发疯大声吼叫了起来,雨轩很想回他,但是八天从未说话的她,嗓子像是被什么封住了似的,说不出话来,没力的她放弃了回应,在院子看着那只小狗,这只小狗在去大学报到路上捡到的。www.6zzw.com那时候的它邹巴巴奄奄一息的在草坪上叫唤,实在太过可怜就把它带回家来,但是拿回来经过奶奶的精心喂养,它慢慢的活了过来,身上也慢慢的长出可爱的毛发。

    看着它像是看到我小时候被丢弃的样子,她沙哑的说

    “我们都是奶奶救下的孩子,奶奶不在了以后我会代替她好好照顾你的”

    翻找了整个屋子,却无意从窗边看着她在静静的抚摸小狗,那个悬挂在嗓子里的心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到她安静的抚摸小狗,心理有说不出的心悦,这是这么多天来,她第一次走出了门口,以前只要把她抱出去或者是牵着她出门,她不是排斥就是不松手,看着她那样心理实在狠不下心,就这样让她呆在家里几天都没有出门就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仔细看着她脚上并未穿鞋,身上也穿着单薄的睡衣,回房拿起衣服急忙下楼

    那只小狗貌似通了人性,刘媛走的那几天里它一直趴在她长坐的椅子旁,悲伤的等待着

    他轻轻的把她抱到怀里,走到一旁的小长椅边,轻轻的把她放下,为她赶了赶脚下的尘土,为她把鞋轻轻的套上

    看着眼前俊俏善良的男孩,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怎么多天里不管是自己怎么打骂,怎么百般的不理他,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留在我的身边,为什么我无一牵挂的时候,你却这般的百般待我好,之前他也是跟你一般,待我都非常好,暴风雨来临之前都是平静的,就像他在我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跟我说了分手,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还是我本身就不好,所以他看清了我,义无反顾的离开了我,喜欢一个人真的很美好,但也是很糟糕,这种痛真的好难受,我真的怕了!

    亦凯为她披上了外套,但是却发现她流下了眼泪,虽然心疼但除了为她轻轻拭去,无法与她感同身受,看到她像之前那样不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刚才的欣喜一扫而空

    “没事!我会静等花开的。”

    我清楚的听到他说的每一个字,当他为我轻轻拭去脸上的泪水时,那掉落深渊的心萌发了心的种子,看着他身上焕发着生命的朝气,热爱着我也热爱着身边的一切,也许生活并不只有黑暗,还有那一丝不可多得的曙光!

    “我想去海上口村庄”

    她的声音轻着差点随风而走

    虽然是幻想但是他还是转头回去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人

    她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她看着他眨了眨眼

    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他立马放下了手里的狗粮,朝她飞奔了过去

    “雨轩刚~~话说你~~你在~~说话,是你说话了吗”

    他激动的语言系统紊乱,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要是在平常那么贴近的距离肯定会把他揍一顿,但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实在让人觉得有些出奇

    “我想去海上口村庄,不想让任何知道”

    那嘶哑无聊的声音,他听得清清楚楚

    他激动的像个孩子,活蹦乱跳的在她面前

    这么多天过去了,她先是自己走出来门口,然后是开口说话,她这是要慢慢的走出来,慢慢的恢复了,自己那么多天的无微不至的照顾终于有了起色,说明自己是能打动她的,相信总有那么一天她会看到我,这是在太开心了

    “我这就去收拾,咋们明早就出门”

    我想现在去···

    “现在去也行,我这就去准备,外面有些凉,咋们先回屋”

    一会看着他欢脱的像个孩子,一会又一秒正经的变回大人,时光本是无趣的,因为有了你才有了别样的色彩

    半个小时过了,看着眼前这个手忙脚乱的屋里屋内到处跑,也不知道他会做饭吗,锅碗瓢盆都见他往车上拿,衣服被子也拿,这家伙是去逃难吧,我只是说去哪里,他也没有问我,为什么要去哪里,哪里又是怎么样的,只是见我随口这么一说就依了我,我在他的心里有那么重要吗?

    原本空车,瞬间被各种杂物堆满,要不是实在放不下,他估计会把整个家都搬过去才安心,不管去哪里他都不会让雨轩受到委屈,我没有整个世界,但是我希望我把我最好的给她

    把雨轩抱上了车,给她寄好安全带,对了····差点把那小东西给忘记,也不知道雨轩会在哪里呆多久,如果没人喂它,肯定会很可怜

    看着后视镜见他跑去把小y带了过来,放到后座,他确实不是那种很会照顾别人的男生,但是他这样有些笨拙的样子挺可爱的

    雨轩在副驾驶上又昏睡了过去,他为她披上了自己的外套,她那熟睡的样子依旧是那么清甜优美,在等红绿灯的路上他拿起那张名片,发了一条信息

    “她在慢慢的恢复,请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她”

    在飞机上的一无所有韩启光兴致勃勃的带回威特宁院长

    车大概行驶了两个多少小时,貌似进到了山里,导航失去了信号,他有些慌张的减慢速度

    这熟悉的颠簸唤醒正在熟睡的人

    “你打开远光灯吧,这边的路不好走”

    可能是自己的开车技术不行,把她给颠醒了,诶····我的车技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菜的

    “你尽管开吧,这路本来就是这样的,开的慢会更颠的”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怎么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好像那个神机妙算的雨轩又回来了

    颠簸了二十分钟,车终于到达了她说的海上口村庄,奇怪的是这里就一间房子而已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村庄,大晚上的房租弥漫着恐怖的气氛,一个亮灯的地方都没有

    雨轩见他环绕着四周,自己一个独步下了车

    “山上天黑人们就休息了”

    你怎么下来了

    雨轩拒绝了他的公主抱,一个人走到了屋里,凭着习惯找到了尘封已久的煤油灯,但是时间太过长久火柴入潮根本点不着

    “雨轩咋们别点了,你帮我拿手机照着,我去把东西搬进来吧”

    诶~~~~

    不禁的叹了一口气,好像也只能这样

    “你先带被子枕头进来吧,其它的明早再弄吧”

    三年不回来翻修,这小房子被暴风雨吹残的只剩下一间主卧室勉强可以凑合,午夜回来这破旧不堪的房子确实有些让人感觉到一丝丝的冷气

    看着他倒腾满是灰尘的床榻,自己的也被弄得邋里邋遢的,小白衬衫都变大灰衬衫了

    “你过来”

    还真认真铺床的亦凯,听到雨轩的叫唤,里面放下手里的被子

    她把手里的手机放下,为他哪下发髻上的蜘蛛网,看着那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的脸被尘埃弄的像个邋遢小孩,实在看不下去,于是用手帮他擦除脸上的灰渍

    生病的她说话柔声细气,近看她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不管是生病的还是健康,都是令人见而心生怜惜与爱惜!

    “干净了!”

    床我给你铺好了,为了防蚊子,我给你点了熏香也不知道你是否会喜欢,你先休息吧

    这家伙肯能从小没有睡过炕吧,那么大的炕他一个人都擦拭的干干净净,自己开了那么久的车,到了还上上下下的收拾了一遍,车上空间那么小,怎么可能回休息的好,在我难过的这段时间,他仔细笨拙的照顾我,但是从来没有占我一丝的便宜,他的为人确实很正直!

    “把你的被子拿过来吧,那么大的空间够两人休息的,好好休息明天还要许多体力活要干呢”

    看了车上慢慢的物品,回到车上确实休息的不够安稳,看那这房子确实明天需要翻修

    看他一动不动的杵在那若有所思的样子,是为我考虑吧,这里的人们很淳朴,不会有他那种担心的

    “你需要我帮你去拿被子?”

    亦凯回过神来

    “不用,我去拿就好”

    三月的天确实还是有些凉,再加上冰冷的瓷砖炕没有火的烘烤更让人感到寒冷

    亦凯感受到雨轩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雨轩你睡不着吗?”

    漆黑安静的夜晚,我突然发现他原来说话的声音这么富有磁性、这么温柔,像是重力的吸引,让人想向他的声音靠近。

    “炕还没有烧,有些凉”

    他突然起身,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

    看着他把自己的床垫,抽出来给我垫上,然后默默的走了过去,这家伙不会打算睡空炕吧

    “够来一起睡吧,我还是有些觉得冷”

    不这样说,我想他估计宁愿冻着自己也会把被子都给我

    第一次感受到别人的体温,黑暗的房间里,这样的温暖显得格外的柔情

    确实喜欢她到骨子里,和她这么近距离睡在一起,多想把她抱在怀里,把她占为既有,但是不能那么做,就算生理再怎么冲动,但是我对她的喜欢是纯白无瑕不参加任何杂质。

    春天的夜晚,淡月笼纱,娉娉婷婷。有风拂过春草沙沙作响,月光如水平静柔和,屋内的两人因为春天真正拥抱到了一起,与你在一起的时光不管是向生白日还是婆瑟黑夜,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最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