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零六章 苏醒

作品:《落叶有三声

    亦凯、哲熙、希影三人找了整个学校还是未见人影

    亦凯不安的感觉越加的强烈,心抽动的更加厉害

    “实在找不到咋们报警吧”江希影提出了报警查找

    亦凯、哲熙若有所思

    “去保卫室看监控”

    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一起

    看着两人急速奔跑,江希影一脸愁然的抱怨

    雨轩不会又自己一个人跑到哪里了吧,上次在国外她也是一个人突然跑回国,招呼也不打一声,让我们三个像傻子一般到处乱找,这个小祖宗啊,快点出现吧!

    深夜凌晨十二点稻城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

    “谁是病人家属?”

    稻城的警察通过网上人口资源查找,雨轩是名市的人,而且上月家里亲人因病离世,南宫家只留有她一个人,别无亲属

    “医生我是肇事者,那姑娘家里已经没什么亲属了,你有什么问题跟我说吧,我负全责”

    旁边陪同的警察点头表示痛!

    病人是抢救回来了,头部受到猛烈的撞击,后续可能需要有人在旁陪护观察

    医生说完离开,一旁的警察因为夜深想早些回去休息,看到病人抢救回来,就打发顾言陪医疗费,照顾一下病人,录完口供就回去了

    每天发生车祸,抢劫这样的事随处可见,只要不是出人命等大事,警察都是录些口供然后确定无事离开,也不是什么刑事案件,一边都是录些口供拿回局里随处一丢,根本不会录入电脑,再加上今晚执勤的两位警察根本就是警局里面出了名的混吃草包,所以他们二人根本就没有认真的录口供只是随便写写一下无聊的字,浑水摸鱼一直是他们二人的强项。

    为了确保无疑,顾言联系了自己的好朋友陆离在华尔街那边帮忙数据调查,不出意外半个小时后就应该知道这女孩的信息。

    雨轩从手术房退了出来,医生叮嘱可能手术后会引起高烧不退,需要有人无时无刻的盯着,如果变故要直接联系医生,病房里的顾言拿出方案一边观察雨轩,一边修改后天早晨的合作方案。

    果然半小时后,陆离发了一份详细的文件过来,顾言仔细的阅读雨轩的个人档案。

    看完过后顾言一番沉思···

    看着相片人长的确实出众,履历也是完美的无话可说,但是家庭出生有些让人虚喺

    刚才警察走后,顾言还专门问了医生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医生也说不清楚,但是她脸上碎骨伤确实是撞击碎的,她那时满身的海水味又是什么回事,还有那一身的刮伤,看着全身被包成木乃伊的人,家里无亲属,家境也不是那么殷实,怎么会有人陷害她一个小姑娘呢,一许多谜团得不到解释,她脸上的伤可能会导致相貌有些改变,看着相片中的美人,不会是因为我而变丑吧,那罪过可就大了,相貌好像是女生最在乎的东西,既然是自己闯的祸,我一定会让她恢复健康的。7k7k001.com

    另一面名市···

    亦凯和韩哲熙看到雨轩四点半离开的学校乘坐了一辆9825的出租车,韩哲熙让管家经过调查立马查到了那司机的家庭住址

    三人现在往司机的住所查找,如果他禽兽做了伤害雨轩的事情,他们三个一定当场剥了他的皮

    一阵紧促的敲门声,闹醒周围的邻居,沉睡的人不解的出来开门

    如果再敲两下不开门,他们三个一定会破门而入

    进来美女在出租车出事案例数不胜数,这让他们三个更加的不安

    “你们干什么啊”司机一副睡醒不以为然的样子

    亦凯顺势进去急忙找雨轩

    韩哲熙把司机一把按在墙上,拿出相片质问司机

    “几天下午四点半你车上的这个女孩去哪里了,你对他多了什么”

    看着韩哲熙凶神恶煞的样子,睡意附身的司机立马惊吓起来

    “我什么都没有对她做啊··我··只是一个司机·我能对一个小姑娘做什么···”

    看韩哲熙把司机吓的话都说不清,江希影上去拍了拍他的手,示意让自己来盘问,韩哲熙送了送手

    你说你没对她做什么?那你把送到哪里去了

    司机一看就是那种胆小怂人,唯唯诺诺的说送到了断崖

    亦凯出来听到断崖,更加慌张

    “大雨天她去断崖做什么?”

    三个人一起齐看他,把他更吓的说不出话来

    我只是按她的意思送她去断崖,我怎么知道她去断崖做什么

    我跟韩哲熙先去断崖,你带着这货去警察局报警

    江希影点头同意

    深夜一点多来到漆黑无人的断崖,这里被一场大雨冲刷什么也没有留下,亦凯跟韩哲熙两人分头延崖边顺子公路仔细查找

    那种不安的情绪笼罩着二人的心里,希望雨轩不要做什么傻事,不然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雨轩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让你自己一个人回来,我就应该去学校接你,如果我去接你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雨轩你是在跟我玩抓迷藏吗,都这么大个人了,不要在玩这种幼稚的游戏,你快点出现吧,我求你了。

    空旷的山里遍布着他们二人的喊叫,一会江希影带着警察和那司机过来

    “警官我真的没有对那女孩做什么啊,我只是按她的要求送她到断崖,后面的事情就不管我的事情了啊,你们不行可以看行车记录仪啊,我真的没有撒谎”

    冷亦凯还是不甘心的继续找

    听到这司机的话,雨轩来着莫非是跳崖了?

    听到江希影说这话,韩哲熙心里竟突生了一股寒意

    不会的,不会的,雨轩不会做这样的傻事的

    江希影安排名市最出名的打捞手和蛙人下水顺找

    生要见人,死要···看着熙一副万念俱灰的样子,江希影没有把话说完

    第二天凌晨

    断崖边躺了一群人,整晚无休止的搜救还是没有任何踪迹

    王警官,这钱实在太难挣了,兄弟们都打捞六七个小时了,就算是活人也没有生还的希望了,再说这断崖下面暗流流动的这么厉害,也不知道飘到哪里了,再说名市的海连接的可是公海,这人根本就不肯能找到的啊

    王警官也是一副无奈的样子,名市几个豪门为了找一个女的,不惜出动了整个搜救队,上头下命令一切配合他们,但是看他们一副死不罢休的样子,这队也不好撤啊,这姑娘摆明的就是家里无人选着自杀,他们就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吴叔咋们再坚持一个小时,如果实在找不到人,咋们就收队,你放心这几位大户人家不会亏待你们的”

    搜救队队长听到王警官这么说,心里知道可能赚的不是小笔,也没再说什么,回去鼓吹了其他人

    两个小时再次过去

    王队有情况,刚小刘打捞了一个文件袋

    王警官立马把这个文件袋拿给韩哲熙,冷亦凯知道后也立马追了过来

    众人一番不可思议,一面正派的南宫教授竟然为别人做假著作假论文,难道雨轩因为这件事才做了傻事吗

    江希影看见一会人围在一起,熙跟那个冷亦凯两人怎么呆住了,莫非手上拿的是雨轩的东西?

    他紧忙的赶过来拿起韩哲熙手上的文件,虽然文件被水浸湿,但是里面的内容还是能清楚看懂,没想到表面和善正经的爷爷竟然会做这些有违师德的事情,怕是雨轩那桀骜不羁性格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才会过来这断崖的,看着熙竟然无声痛苦的落泪下来,还是第一次见到熙流眼泪

    “你们看实在是找不到人了,大伙忙了一晚实在是没有体力了,你们看···”

    撤吧!

    冷亦凯一副万念俱灰死气黯然的表情,无奈的说出了这句话,自己没想到以为陪在她身边她就会看到这个世界的光,呵···原来她就没有走出来过,我并不奢望她能快乐,但是她至少健康的陪在我的身边就好,为什么她一言不说说抛弃就抛弃了我,我陪伴了她那么久,她就没有把我放在心里过吗,到底是为什么

    亦凯回首跌跌颤颤走了几步,倒在了人海中之中···

    韩哲熙站在父亲病床的门口,不知道该何如跟父亲说明此事

    刚把冷亦凯送到医院,直到他家人过来才放心离开,之前听熙说韩伯父好像也在这个医院,还没想到刚走进vip病房就看他呆呆的坐在外面

    “喝点东西吧”

    江希影跟韩哲熙拿来了一**维生素饮料

    他悄然无神的手接了过来

    “他还好吗”

    这些语气好像是沧桑了许多

    他没什么大碍,收到打击,加上之前休息不好操劳才晕倒的,他家人已经过来照料了

    雨轩的离开确实大伙心里的不好受,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你知道吗,其实雨轩是我的妹妹,我都没有听到她叫我一声哥哥就这么走了”

    江希影不可置信的看着韩哲熙

    他恍若无神的看着前面,一副漠然的说

    这件事我也是几个月前参加比赛输血的那一次才知道的,雨轩的母亲是谁我也不知道,父亲也没有跟我说起,但是雨轩是无辜的,听爷爷说她几个月时被丢弃在路边,被他们捡到的,她从小就被其他孩子嘲笑,慢慢的养出了激进的性格,如果她一开始在我们家长大,不吃那么多苦,估计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都是我们亏欠了她

    说着韩哲熙不知觉的落下泪水

    从小经历这样的事,她才会变成这样,虽然她外表一副冷漠淡然的表情,但是内心实则善良纯净,想到在国外那一次她一个人追出来找我,与我巧言想谈,自己明明过的很苦,却从不与人说,对别人的好也从不提在嘴边,也不求回报,她离开了我才想到她的好,我···

    不想说来劝劝韩哲熙,没想到他也跟着难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