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幼稚的人

作品:《此木宁远

    接过lisa捡起的钥匙,叶瑾初微笑着道谢。7k7k001.com

    lisa拿出口袋中的钢笔,迅速给她签下自己的名字。

    顾及她还有很多实验,叶瑾初及时与她告别。

    两人就此分开。

    叶瑾初按照lisa的指示,走到了电梯附近。

    不久后,千雁从暗处走出与她汇合,仿佛她们一路上从未分开。

    一路无言。

    直到参观结束,叶瑾初回到家中,把本子上带着lisa签名的那一页交给千雁。

    一个人签名的风格,很大程度上可以反映她的性格。

    “所以你看得出吗?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叶瑾初平静地问。

    她和lisa的相遇就是一场预谋。

    她是剧中的演员,千雁是预定的观众。

    一切目标都是为了心理侧写lisa vas。

    叶瑾初的每一个动作、眼神、反应都早有剧本。

    “温柔、理智、优雅,有堪比贵族家庭的教养。从她的签名看,她心思细腻又不失果决,是个柔中带刚的女子。”千雁说道。

    错了。

    那不是她。

    真正的她,她沉默、怯懦、胆、恋旧、死心眼、总能把自己困于一隅。

    但是她聪慧、认真、专注、坚定、善良,对世界抱有最大的善意。

    世界以痛吻她,她会报之以歌。

    她是lisa vas,万众瞩目的天才科学家。

    而在叶瑾初眼里,她永远都是每天放学后,在教室外默默等她同行回家的那个羞涩的女孩——杜廖莎。

    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下,滴落在她的领口。

    “师父?”千雁站在她身后,看不见她此时的表情,只觉得她的背影有些落寞。

    “我没事,先回屋了。”叶瑾初淡淡道。

    ……

    叶瑾初趴在宽大的书桌上,半睁着无神的双眼。

    音乐播放器单曲循环,播放着纯音乐《ri》。

    剪辑作品《土耳其瞭望塔》的背景音乐。

    不断回闪的镜头,蒙太奇的手法,一如叶瑾初此时脑海中不停地回想着她和lisa再遇的场景。

    lisa的胸前还时时挂着当年那块古早的怀表。

    怀表中藏着她们的合影,历经时光的打磨,早已物是人非。

    她还记得汤木。

    而汤木在害她。

    叶瑾初突然想起以前看到的一句话,描写了一代黑魔王与最伟大的魔法师之间的纠葛——

    “我唯一的爱人,我吻过他。他要我死。”

    而她呢?

    她亲手协助余修远设局,而对象是她昔日的挚友。

    如果这是要把lisa逐渐推向深渊,那她是不是其中推波助澜的一双手?

    叶瑾初伸手摸到不远处的手机,解锁,按下她烂熟于心的号码。

    9-6--4-6-4

    如果用z文九键按下这串数字,出来的第一个词会是——

    我爱你。

    每一次拨号,都是一次无声的告白。

    她怎么会看不住这个男人的心机,只不过装傻而已。

    这种幼稚的手段,她早在初中时就玩腻了。

    电话精准地响了两声,然后被接起。

    叶瑾初早就看出来了,这明显是他一开始就听到了电话的声音,故意让她等了两声以后才接起的。

    这个男人,简直幼稚得……有点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