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八二章 颉利设谋

作品:《剑语含香

    那边的颉利可汗虽然表面开心,双眼却也丝毫没有放松对他们三人的审视,显然,他已有计划了,就等他们跳进他设置的陷阱了!

    酒宴半酣,颉利可汗终于开口了:“小寒王子、太平公主,你们的经商要求摩昂太子已带回来了,我已和各部族谈过来,大家都很满意,好,很好,太好了!只是,有的部落尚有疑虑,有的甚至想见见小寒王子、太平公主的神威再说,不知道两位殿下有没有兴趣去咱们突厥各部族走走呢?尤其是西部突厥部落!随便让他们见识见识二位殿下的风采,如何?”

    果然来了,该来的总会来的!

    小寒和太平公主对视一下,笑了:“很好嘛,咱们客随主便,哈哈,妹妹,那,咱们就一切听从可汗的吩咐;只不知这回有什么玩儿法?咱们可是不甘寂寞的,玩得越刺激越好!”

    “哈哈,小寒王子果然爽快!主要是咱们突厥的战神听说王子殿下厉害得不得了,想见识见识王子殿下的高招;他住在狼山,离这里有一千多里呢,要经过那云部落、赫尔部落等部落,不知道王子殿下有没有胆量前去狼山呢?嘿嘿,咱们的战神是轻易不离开狼山的!”颉利已用上了激将法了。www.83kxs.com

    小寒一听,乐了:“狼主真有意思,好嘛,不就是玩玩儿吗?咱们欢喜得很,只是一去一千多里地,咱们又有点舍不得清芳郡主,这样吧,让摩昂太子、清芳郡主,还有铁鹰大哥、云罗公主陪我们一起去如何?他们算是咱们的向导嘛!”

    颉利一听,不解了:“为什么?难道王子殿下三人没胆量自己去吗?”

    “笑话,可汗太小看咱们了,嘿嘿,小小的突厥战神本王子还不放在眼里;这一是我妹妹初来突厥,人生地不熟的,咱们得陪她;二嘛,我和摩昂太子、云罗公主是、铁大哥是好朋友,嘿嘿,他们得敬地主之谊啊;三嘛,咱们对草原不熟,有他们三个作向导嘛,咱们的吃喝就不成问题了,哈哈!”小寒得意地说。

    显然,已将前去会突厥战神当成玩耍了,要他们相陪才是重点,才会玩得更开心!

    颉利思索了片刻,才说:“好,小寒大人言之有理,好;那,摩昂、云罗、铁鹰,你们三个就陪小寒大人他们去会会咱们的战神吧;嘿嘿,希望你们玩得开心点!”那双眼睛像鹰了,似乎在等着扑食似的!

    言下之意,他们竟是有去无回,难道:其中有什么奥妙?还是其中,会有什么危险?

    想到这里,小寒不觉向铁鹰打去疑问的目光,回应他的,自是一片担忧之色;显然,铁鹰已在替他们三个担心了!

    太平公主和林雪梅瞧了,神色却依旧坦然,两大美女依旧靠在他怀里,轮换着喂他酒喝,一下,又看呆了突厥众人,一个个都投出来羡慕之色。

    小寒这会儿哪管什么危险啊?似乎即使有危险,也是他想看见似的!

    他依旧我行我素,紧紧地抱住两大美人,不停亲吻,显然,她们的温柔又让他乐不可支了,整个人已沉迷在她们的温情之中无法自拔了。

    次日清早,小寒仍在梦中,林雪梅已进来叫他了:“相公,铁侍卫有请,说是有要事相商呢,似乎很急的哈!”

    小寒不觉叹了口气,他最讨厌别人来惊挠好梦了,偏偏,这段时间总有人来打断他的美梦;这回,来的又是铁鹰,自然不见不行!

    铁鹰的脸色凝重,像含了层霜似的,尽管已是初秋,偏偏,他已闻到了雪的味道,似乎他在担心小寒的草原之行,那眉头皱得恰如拧得乱乱的衣衫,整个人已似乎在恐惧之中了!

    见到小寒,他不觉叹了口气,好一会儿,才自惭地笑了:“我是不是来早了?好像最近我们都在不断打挠兄弟的好梦!哈哈,兄弟,实在对不起,你不知道,你这回的草行之行很复杂,唉,也危险得很!”他又叹气了,似乎,他已越来越喜欢叹气了。

    “哈哈,铁大哥,什么事儿这么让你难受啊?整张脸臭臭的!好嘛,咱们边吃边聊,梅儿,你去准备早餐,我们都还没吃早餐呢;铁大哥,一起来吧,先吃饭,这可是人生第一等的大事儿啊,哈哈!”小寒笑了。

    似乎没什么事情发生似的,他的脸永远阳光灿烂,一下,铁鹰也感觉到他的心情相当愉快,他竟不忍心破坏他的好心情。

    但他却忍不住要告诫他了,看着小寒一副毫不介意,只知道嚼羊肉馍的样子,他还是不得不说话了:“兄弟,这回咱们的草原之行很危险,大哥不得不告诉你,咱们突厥的战神已二十年没遇到过对手了,所以,一场恶战是免不了的;还有,咱们要经过那云、赫尔部落,他们向来喜欢独行其事,而且,他们几乎很少听颉利可汗的命令,所以,颉利可汗有借刀杀人之计,想用兄弟的手去惩治他们;这样算来,无论咱们谁胜谁负,对他都没有损失!”

    原来如此,看来,颉利表面统一了突厥,可潜在的对手也不少,嘿嘿,这回只不过想借他们的手,除掉眼中钉而已。

    “哈哈,铁大哥,这是好事儿啊!我是突厥的客卿嘛,我也有权力去管管这些不听话的部落嘛!铁大哥哥放心,你和摩昂太子的任务就是准备好酒食,咱们慢慢在草原上玩,尤其是美酒,一定帮我准备好了,我可是无酒不欢的,你知道的嘛!再说,我们把不听话的部落收拾了,生意岂非做得更大了?大家更爽快嘛!”小寒得意地幻想了。

    显然,他并未把这些事情当回事儿,反而,有点兴奋了,似乎看见了猎物似的,整个人已处在期待之中了!

    想了想,他又接着说:“至于说到突厥战神的事儿,嘿嘿,更好玩嘛,咱们以武会友,铁大哥放心,为了尊重突厥,咱们不杀他就是了,打和,如何?放心,咱们什么人没见过?我还是中原的武林至尊、剑神呢!我正想会会当世高手,越高越好,这才痛快嘛!”

    铁鹰的脸色这时才稍微好看了一些,早先是怕他不当回事儿,此行之复杂,连他也有点恐惧了;偏偏,小寒如此有信心,再说,自打小寒去了长安,一直顺顺利利,武功已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只怕当真当世已无敌手了,自己为什么对他没信心了?

    想到这里,他不觉摇了摇头,才继续解释:“兄弟,这咱们突厥的战神是狼神,有人说他是狼,有人说他是人,具体怎么样谁也不清楚;不过,大哥对兄弟有信心,你一定能够战胜他的;当然,打和了最好,免得咱们突厥有人会不满意,又起来闹事,那就更不好了!”

    “铁大哥的好心,咱们谢谢了!不过,我对我哥哥更有信心,嘿嘿,咱们已练了日月神剑,应该没问题;哥哥、我和梅儿姐姐联手,天下间能挡咱们三招的人,只怕已没有了;就是单打独斗也没问题,我先上,不行了,哥哥再出手,哈哈,这才痛快嘛!”太平公主毫不在意地说。

    林雪梅听了,笑了:“哪轮到公主殿下出手啊?凡事奴婢先挡一阵嘛,哈哈,我先会会那个战神,说不定,还用不着妹妹出手呢,我正手痒得很呢!”言下之意,已胜券在握了。

    铁鹰听了,突然感觉自己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他们显然根本没当颉利可汗的阴谋是回事儿,已把这次草原之行当成游玩儿;一时间,他不觉对他们产生了敬佩,小寒真的与以前不一样了,现在,他已是剑神了,连身边的美女们一个个都充满了自信与坚守,太难得了!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好了,一会儿我和摩昂太子去研究咱们去狼山的路线;不过,兄弟,咱们一定要经过那云、赫尔两部落的,咱们要不要带军队呢?如果碰上他们的铁骑,就咱们几个,会吃亏的!”铁鹰不确定地说。

    小寒想了想,才说:“算了,带了军队反而不妙,说不定真就要打仗了;咱们此去只是借道而已,铁大哥放心,凡事我和太平、梅儿来处理,你们只管吃喝哈,饮水也要准备好,如果要走沙漠地带,咱们的饮水一定要储备够了!”

    “知道了,兄弟放心,咱们会准备好一切的!我们是东道主嘛,吃喝肯定算咱们的!好了,我已吃好了,我这就找摩昂太子他们商量去!”说完,铁鹰就起身告辞了。

    太平公主高兴了,大笑:“嘿嘿,这位铁大哥真是有点胆小如鼠了,什么事儿值得大惊小怪的?嘿嘿,咱们这回草原之行不寂寞了!哥哥,说好了哈,如果有战斗,我和梅儿姐姐先上,我们不成了,你再玩,我也有点手痒痒了!”

    “太平,不准这么说铁大哥,他也是好心嘛!至于说到咱们,嘿嘿,你们两个愿意先玩儿,本王子成全你们,你们两个双剑合壁,威力无穷,我放心得很;好了,咱们这回草原之行,最重要的,就是你们两个老婆要给我怀上小皇子,嘿嘿,尤其是太平,给咱们生个继承人出来,免得父皇母后老是惦记让我当什么皇帝,让我去扛那个责任!本王子没那个兴趣,讨厌死了,我就喜欢逍遥自在!”小寒笑了。

    显然,让太平公主怀孕才是他的头等大事,至于那些所谓的危险,反而只是家常便饭了!

    太平公主高兴了,一脸灿烂笑容,得意地说:“哥哥放心,咱们这回一定成;正如梅儿姐姐说的,草原宽阔得很,咱们的小皇子肯定胸襟开阔,有一番大作为的!哈哈,只希望他不要像哥哥这么好色就行了,否则,说不定咱们的江山会给他败光的!”

    闻言,小寒不觉尴尬地笑了:是啊,太平公主的话正说到了最深刻的地方,难道,自己真的只能在花丛中逍遥了?可,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呢?难道,真像皇爷爷那样,玩玄武门,把自己捆在皇宫里?

    想到这里,他不觉摇了摇头,笑了:“子孙后代的事情咱们管不了,嘿嘿,太平生个小皇子咱们就万事大吉;梅儿老婆也要努力,不准偷懒!”

    “是!相公放心,奴婢会尽力侍候好两位殿下的,嘿嘿!”林雪梅的脸也阳光灿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