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慕容名号

作品:《韭语倾夜

    从珑苏国边陲的公国出发没两天,韭进入洛玉国国境,踏上洛玉国疆土之后,前往王城的旅途算是过了半。www.83kxs.com

    洛玉国是神冕大陆上的四大帝国之一,在其国境内赶路,而且是直达王城的路线,少了许多顾及魔丸袭击的准备工作,一路顺畅无阻。

    飞行几日,宏伟的洛玉王城便已然进入韭的视野范围,以王城为中心蔓延开的官道较之之前所见,更加宽阔、平整。

    韭没有乘着鸽王进入洛玉洛玉王城,而是在三五公里之外的野地便让鸽王降落。

    “虽然很舍不得,但是,按照约定,你们自由了。”

    韭将鸽王背上的窝棚连同固定带卸下,施展‘引火’术式将窝棚烧毁。

    鸽王看了看远处的城池又看了看韭,顿时明白是其中意味,湿润着眼眸用头在韭身上蹭来蹭去。

    “好了好了,别这样咱不是一个世界的生物,大自然更适合你们。”

    鸽王“咕咕”叫个不停,已经听惯了的声音在此时听来却有些伤感。

    “我我还有事情,要走了,你们也赶紧飞远点,这里离城池近,再给抓了我就不管你们了”

    韭倔强地回身不理鸽王,身体轻轻颤抖着朝洛玉王城的方向走去,一直走到百米开外,听见扑腾翅膀的声音升上高空,方才眨了眨眼睛,回身看向天际。

    天空的两只鸽王盘旋不散,韭心里感触良多,这十多天的旅程幸好有鸽王罩着,不然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到洛玉王城。

    眼下王城已经近在眼前,自然应当按照约定让鸽王自由离去。

    “看来如果鸽王不兜圈子,全程果然二十天以内就能到呢,真是调皮的孩子”

    在此久留也不是个事儿,调整心态的韭徒步走入洛玉王城,心中计算着单肩包里的余额,回首先前半个多月的行程,其实没几天是在城里住着的,再加上后来没有装备要购买,在吃上根本花不了多少钱。

    “还有6金币,也就是6万多&b,接下来吃喝方面可以多花点。”

    这些金币咱肯定不能带回去,但是吃到肚子里就不一样了,想到这里,韭有点想从现在的高档客房换成总统套房的冲动。

    “算了,别太嚣张,咱都还不知道怎么进皇宫呢。”

    时间尚早,韭决定先在街上逛逛,这是进王城之前停留的最后一座城池,不好好逛逛异世界有点亏。www.83kxs.com

    临近洛玉国核心,城池街道的繁华程度比先前经过的几座城高处数个档次,街道上的发光源也由灯烛变为了类似于‘球灯’的照明设备。

    “先吃点东西吧”

    客栈里自然也是有提供饮食,但又怎比得上亲自发掘美食的快感。

    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回身锁上房门之时,只听的楼梯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

    韭望向楼道,陆陆续续上来了有十多人,看这架势,楼梯之下还有更多人。

    “这些人是同一伙儿的吧”

    虽然眼前的客人男女老幼皆有,服饰也不统一,但神冕大陆没有旅行团一类的服务员,突然间涌这么多人到高级客房区,只能猜测他们是统一的来头。

    “你好。”

    韭边上的客房住的是一对男女。

    男子,确切点应该说是男生,和韭年龄差不多,身上普通款式的绸缎装掩盖不住他似乎长期身处高位的气场,古铜色的脸庞有些稚嫩,笑起来却带着几分挑逗味道。

    他身边的女子约摸二十五六,是韭见过的除了四维之外身材最为火辣的女性,与四维不同,眼前的女子身上媚意浓浓,妆容也较撩人心。

    “这是霸道总裁少爷带着女秘书出来玩吗?”

    韭礼貌回应之后,在心里下了个半开玩笑的判断。

    “寒少爷,这整层楼都是我们的人,唯独隔壁那间住的姑娘除外,要不要”

    “别。”寒少爷坏笑揽过女子的腰肢轻嗅芬芳,“尽可能不要节外生枝,一个可爱的姑娘而已,能还能耽搁我们大事不成?”

    女子脸上泛着红晕,声音也细了下来,“寒少爷,晚饭还没吃呢”

    “哈哈哈,我又没说要先吃你。”

    寒少爷大笑几声,起身走到房门处,“走,我们去街上找点好吃的。”

    酒馆里,韭点上几样特色菜,就着茶水仔细听着一阵阵沧桑又铿锵的嗓音在述说一段故事,一段关于若干年前洛玉国对抗赫天魔教大举入侵的故事。

    似乎许多不档次不高却热闹非凡的酒馆里都有这么一位镇场子的说书人,大家不知道说书人口中的故事是真是假、夸张了多少充分,也没人计较,在这没有大众传媒的时代背景下,听书无疑是很不错的消遣方式。

    韭之所以会如此用心听,就是因为故事的主角姓氏为慕容,是慕容世家现任家主,洛玉国武官之首,大将军慕容生煎。

    “慕容生煎铠甲破散依然身躯笔直,手中的长棍没有丝毫停顿地甩出铺天盖地的锐利术式,将最后的几位赫天魔教将领击杀,至此,赫天魔教大举进攻洛玉国的战争走向了对洛玉国有利的一面”

    故事到此告一段落,说书人连忙坐在台上的靠背椅,扇着水墨画卷的纸质折扇,用宽袖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连连呼喊“老夫乏了”。

    台下的听众立刻心领神会,招呼二给说书人送上酒水茶点,而后交头接耳地开始回味刚才的故事,一时间,酒馆里更加热闹了起来。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韭和不认为咱有给慕容家留个好印象,下次见面打起来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见隔壁一桌两人边喝酒边吹嘘自己消息多么灵通,便开口打听。

    “两位大侠。”韭朝着隔壁桌挥了挥手,“我不是洛玉国人,刚才说书先生所描述的慕容生煎大将军是确有其人吗?怎么那么厉害?”

    “可不是嘛,确有此人,城北慕容世家的家主,现在才50出头,坤阶中品的灵师,身体好着呢,时不时还会参与魔物清剿战争呢,呐,就前几天,洛玉国边陲关口又被数量惊人的魔物进攻了,慕容生煎大将军亲自带兵前往支援。”

    韭闻言一惊,坤阶中品这接近7级丸者的实力还没啥好吃惊的,但大将军居然是灵师啊。

    另一人接话道,“慕容大将军与慕容公子都是名满天下的人物,姑娘你怎么会没听说过呢?”

    “哈哈哈,惭愧惭愧,成年之前家里人都不让我出门的,所以孤陋寡闻了。”

    神冕大陆虽然没有绝对的待嫁女子不得出门的封建风俗,但有些家庭或者区域还真就会这么做,听上去倒是也合乎情理。

    “难怪了,虎父无犬子,这慕容公子可是无数女子的梦中情人,相貌俊朗,实力超群,将来的成就必定不输给他父亲。”

    韭掂量了这个评价,也算属实,至于大世家欺负人,在哪个时代都是正常现象。

    “请问慕容公子是谁呢?”

    “慕容公子就是慕容生煎的长子。”

    “他叫什么名字?”

    其中一人答到,“慕容公子。”

    韭又重复了一遍,“恩,对,他的本名叫什么?”

    另一人回答出了同样的说辞,“慕容公子。”

    韭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隔壁桌的两人,“我是问慕容公子他真正的名字是什么?总不会就叫慕容公子吧?”

    “对啊,姓慕容,名公子,慕容公子。”

    这个答案令韭无话可说,这慕容家取名字也真是厉害,家主叫慕容生煎,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吃店的招牌。

    慕容世家的长子叫慕容公子,这就更绝了,要是没其他乳名、名,他爷爷都得喊孙子一声“公子”。

    “怪不得”

    细细想来,一路通过不少说书人讲到慕容公子的故事,觉得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的本名,原来本名就是这么奇特。

    从酒馆出来,韭看似漫不经心地满街上乱逛,其实直奔城北而去,为得是尽快将慕容家那个姐的玉佩还给慕容府。

    “烤土豆、烤番薯嘞,大番薯!”

    此处非商业街区,算是富人住宅扎堆的位置,悠长的吆呼在道路上显得尤为突出。

    “这个世界的土豆和番薯是不是跟咱家乡一样?不行,这么严肃的问题,一定要亲自考证!”

    韭下定决心,箭步走到了摊前。

    一个像飞机上的餐车一样的铁皮移动摊位,平台上排列着烤得焦黄的土豆、番薯、玉米,这铁壳内部似乎有炭火一类的热源,站在边上感觉暖烘烘的,一股子碳烤香味不住逸散。

    “姑娘,要不要偿偿看?可香了呢。”

    “唔这个、这个。”

    韭看着土豆和番薯的外观,没什么不自然的地方,还是决定买两个“考察考察”。

    摊主熟练地用夹子依次夹起韭所指的土豆、番薯各一,装入了油纸袋中,又取出两根竹签放入。

    “土豆铜币,番薯铜币,非常烫,您抓袋子上面,心拿好。”

    韭愣了愣,掏出5枚铜币付了钱,心想咱那儿都是称斤卖的,这儿论个啊。

    摊主接过铜币掂了掂,“刚好,谢谢嘞。”

    “呼,果然很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