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0章 诡异的纹身

作品:《冥界雇员

    过了一会儿,茶茶便带着我们来到了她家。

    这是一间两层小砖房,占地大概也就四十多平米的样子,没有阁楼,屋顶上铺了一层深灰色的瓦片,砖石铺就的外墙仅仅刷了一层白色的油漆,不过看起来维护的额并不是很好,不少地方都有开裂的迹象。

    南郊区算是晋城一带发展最慢的一个区,但随着这些年晋城经济的进步,一些比较富裕的农村都盖起了五六层的小洋楼,可即便是那些稍微拮据些的村镇,也不至于还住着这种上个世纪的砖木结构的房子。

    荒村的位置在整个南郊区中可以说是旮旯头中的旮旯头,其偏僻程度比起我们第一次任务时待过的长运旅馆还要厉害。

    走进屋子,没什么特别的怪味,也没什么女生居所独有的幽香。

    屋子里似乎没有通电,茶茶在点燃了几盏油灯后,我们才依稀看清了屋子里的结构,灶台、客厅、厕所在同一个平面,其中仅仅是几块木板相隔。

    屋子里陈设极其简单,一张桌子,几张凳子,一张用途是沙发的破床,电视、电脑,甚至是灯泡,那些我们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一切,在这里都没有出现。

    唯一的点缀或许就是放在窗台上的一盆文竹了。

    茶茶十分热情得招待着我们在屋里坐下,然后便跑到灶台处给我们一人泡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白开水

    手掌捧着茶茶递来的木制杯子,杯子的表面有些粗糙,不过没有发霉的气味,应该是经常擦拭的原因吧。

    我只是默默得捧着茶杯,也没什么去喝的念头,毕竟现在敌我情况不明,一切还是谨慎为好。

    至于小姐姐的话,她那杯茶刚入手的时候,我就趁着茶茶不注意从窗台处给倒了,虽然我这举动遭了小姐姐不少白眼,但我不尽早倒掉,过会儿小姐姐肯定大咧咧得就直接给喝了。

    油灯的亮度跟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日光灯差距不小,整个屋子除了油灯那微弱光芒笼罩的极小一个范围之外,绝大多数的地方还是非常昏暗的。

    但比起之前我们在山里边瞎逛的时候也要好上不少,不过在照明水平得到了提高后,我亦是发现了一些之前没有发现的细节。

    我之前尤其感到奇怪的一点就是茶茶那冻人的打扮,十来度的温度听起来好像也不是挺冷的样子,但在湿冷的南方,这个温度如果是像茶茶这样的穿着,一些体质稍微差些的人小半天就能给整感冒了。

    但这个茶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感觉到冷的样子,但借着昏暗的油灯,我发现茶茶的手腕、脚踝处其实都有些发青,这样的穿着,并非茶茶不冷,而是在长期保持的习惯之下,硬生生得克服了寒冷带来的不适感。

    她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几道锯齿状的纹身,这些纹身好似是一道圆环,分布在她的小臂、小腿处,而她的那身连衣裙,恰好将这些纹身露在了衣物遮挡的范围之外。

    这些纹身的样式看起来有些古怪,是有着某种仪式性的含义吗?或者说这是一种标记,但这种标记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难不成是跟装修的时候在木板上划线一样,方便用锯子锯掉?

    昏暗的油灯之下,我的影子渐渐分离出了一个女人的轮廓,这是金萱若!

    只见她伸出手朝着屋子之外指了指,好像是想要去外面打探下情报似的。

    我不着痕迹得看了眼忙碌着的茶茶,然后朝着金萱若点了点头。

    这会儿我们才刚坐下,一时半会儿的我也找不着理由跟茶茶套话,借着这个空档,当金萱若去篝火那边瞧瞧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在得到我的首肯后,金萱若便小心翼翼得从我的影子之中分离,然后从半开着的窗户跳了出去,由于她是鬼魂之身,故而也没闹出多大动静,最多不过是刮过一阵略凉的微风,将那油灯上的火苗吹得歪斜了几寸而已。

    灶台那边传来一阵劈砍柴禾的声音,我先是小声告诉小姐姐,不要到处乱碰,也不要东动西动之后,我便跑到了茶茶身边,笑眯眯得问了一句:“劈柴呢?”

    茶茶抬起头来,朝我笑了笑,道:“哥哥要帮忙吗?”

    开玩笑,做饭我虽然不太在行,但帮厨的水平那可是一流的,平日里冷婧做饭的时候我就没少帮忙,什么洗菜切肉的压根就不在话下。

    我将袖子往上撸了撸,从茶茶手中接过柴刀,手掌微微用力,“咔嚓”一声便是将一块看起来挺厚实的柴禾劈成了两半:“我一个男子汉怎么好意思跟个地主似的坐边上看茶茶忙来忙去呢?这也太没良心了吧。”

    茶茶捂嘴笑了笑,道:“哥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村子里的男人就是这样的啊,我们女人不用耕作、狩猎,家里的事情自然要主动点都揽到自己身上去的呢。”

    (耕作狩猎真是好遥远的两个词语啊)

    “咔嚓”一声,我又劈开了两道柴禾,嘴里边不自觉得蹦出一句话来:“跟城里的那些没人伺候就活不下去的小公主比,茶茶真是个好姑娘啊”

    听了我的话,茶茶脸上的笑意不禁更浓了,不过随后,她又小声得说了一句:“那跟哥哥一起的那个姐姐呢?她是哥哥眼中的好姑娘吗?”

    (小姐姐?好姑娘?拜托她就是我祖宗整天净瞎闹稍微安静会儿我都谢天谢地了)

    我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她还姑娘呢,我都敬她是条汉子了还姑娘打起来我都不一定是她对手”

    我的回答显然是让茶茶有些意外,精致的小脸上顿时有些错愕:“那位姐姐这么厉害的吗”

    我摆了摆手,示意这话题可以揭过了,要是声音大点让小姐姐听着了,搞不好一会儿这荒村美食节目该换大闹天宫了

    茶茶笑着点了点头,在生了火后,便专心在灶台处忙活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