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7章道爷现身诛邪祟

作品:《七星落长空

    经过天缘这么一说,张大壮这才想起来之前铁蛋儿跟自己提过那个画卷的事情。

    由于自己当时比较忙,没来得及及时处理,只是让人将画给扔进柴房待到总镖头回来之后再说。

    这不这一粗心大意之下便闹出了这么个事件。

    “都怪我粗心大意,没把天缘兄弟的话当回事儿,要不然也不会出现这个情况。”张大壮有些悔恨的说道。

    这个粗犷的汉子并不像表面上那般凶狠,反之他还有柔情的一面,这个小黑就是他带回来的,他当时也不忍心看到一个小生命就在自己眼前消逝,所以便将它带回来,还救活了它,他跟小黑的感情也是最深的。

    小黑也养了快十年了,牙齿都已经掉了好几颗,已经是一条老狗了,这么多年大家早已将它试做家人一般,现如今落得一个被人吸光精血的下场,如何不让众人恼怒呢?

    “张大哥,别说了,我们把这个鬼东西杀了给小黑报仇吧!”一个哪都去镖局的镖师说道,说罢他便挥舞着手中刀冲了过去。

    “哎!别……”张大壮还没来得及说完话那个人就冲了上去,一刀就砍了上去。

    但是并没有那种砍到东西的感觉传来,那个人就像是一刀砍在空气上一般直接扑了个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但是就在他即将从这个大脸蛋子体内穿过时,大脸蛋子上却是传来了一股吸力,又将那人给拽回了它的身子。

    “不好!救人!”张大壮一看脸蛋子微笑着将自家兄弟给吸入体内时便挥舞着火把冲了上去。

    他知道一般像这种妖魔邪祟都是惧怕火焰的,火乃是凡人们所能掌握的阳刚之物中最具有杀伤力的,也是现在最方便拿出来对抗妖魔邪祟的东西。

    所以张大壮想也没想便直接挥舞着火把冲了上去,想要用火将这个怪物给吓退。

    但是这个怪物却是在张大壮冲来的时候直接升空,躲过了张大壮冲过来的攻击。

    “妖孽大胆!交给我吧!”这时候却是有一个声音自房顶上传来。

    众人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看见一个身穿道袍,头戴道冠,脚蹬一双十方鞋,手持一把拂尘,后背一把法剑,看样子是道家常用的斋醮法师剑。

    天缘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把法剑不是凡品,从剑身材质上来看最起码是精品级别的武器,可想而知,一个凡人道士有一柄精品级别的武器,那么他应该也不是平常的云游道人。www.6zzw.com

    这位道爷拂尘一挥,大脸蛋子便被他给抽飞了倒地,随后那名哪都去镖局的镖师便从它体内给滚落出来,面色苍白,大口大口的喘息不止。

    “憋死我了……可憋死我了!”那人喘着粗气说道。

    随后上来几个人急忙便把他给拉回了大部队,看样子这人只是被这个大脸蛋子给吸收了一些精血,性命并无大碍,修养一些时日应该就会恢复。

    在看场中,那位道爷现在已经跟这个大脸战在一处。

    “指天而妖星殒晦,召雷而紫电飞腾。吾今仗握叱妖氛,三界鬼神皆指摄,一挥万里总澄清,地境邪精俱绝灭!摄!”这位道爷大喊一声,咬破手指间血抹在剑身之上,随后又是一张黄符贴在了上面,手中斋醮法师剑随后朝着大脸蛋子劈砍而下。

    大脸蛋子却是从口中喷出一股子黑雾,对着那位道爷迎了上去,二者相相碰之下爆发出了些许爆炸声。

    斋醮法师剑上的黄符直接爆裂开来,爆炸的余波将大脸蛋子吐出来的黑雾一下子就给驱散了,剑身直接刺入了大脸蛋子的体内。

    这次却不是像刚才那般如入无人之境,这次攻击却是直接将大脸蛋子给一劈两半。

    两半大脸摔在地上却是像摔碎了一般,化作众多小圆脸在地上来回翻滚。

    “不好!这妖孽还有不死之身,必须找到它的本体才能将它彻底消灭!”那位道爷大喊一声。

    这时候人们才反应过来,便有人急匆匆的跑到柴房将那个画轴给拿了过来。

    将画轴展开,众人这才注意到,原本在画卷之上的那个黄澄澄的月亮此时已经失去了踪影,想必,之前画卷之上月亮的身影便是眼前这个大圆脸所幻化而成附着在画卷之上的。

    道爷没在理会那些翻滚的小脸儿,大步来到画卷跟前,手持一张黄符,掐诀念咒,黄符瞬间燃烧了起来。

    随后他便将燃烧的黄符扔到了那副画卷之上,众人想着火焰会立刻把画卷给烧着,但是事实却差强人意。

    画卷之上仿佛有什么能量保护一样,直到黄符燃烧殆尽却是久久不能将画卷熏黄半分。

    “夜半三更,有这盈盈月光形成能量保护阴邪之物,你们家谁有娃娃,赶紧叫过来,用童子尿,只有童子尿才能破坏这个能量循环。”道爷又是说道。

    这时候哪都去镖局的人纷纷将自家的娃娃给揪了过来,连忙催尿。

    “师父,这是干嘛呢?”铁蛋儿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

    “先别问了,快尿尿吧!”天缘说道。

    “啊?尿尿?哪里有尿呀?睡前都尿完了。”铁蛋儿说道,其余孩子纷纷点头,意思是跟铁蛋儿一样,没尿。

    “这可如何是好!”道爷看着地上不断聚拢的小圆脸有些焦急道。

    “不如我来试试!”这时候天缘走出人群说道。

    “你?”道爷上下打量着这个满脸吻痕的少年有些质疑的问道。

    在他眼里,这明显就是一个跟妻子温存中被打扰匆忙起床的少年啊,现在要的是童子尿,这个少年……

    “放心吧!童子尿还是有的。”天缘很是自信的说道。

    “好,事态紧急,刻不容缓,娃娃,就交给你了!”道爷说道。

    天缘点了点头,拿着画卷就往墙根跑。废话,这里还有不少女眷呢,让他怎么好意思就在原地尿尿呢!

    俗话说,尿尿冲墙,不算流氓。

    天缘也顾不得太多了,脱了裤子对着地上的画卷就嘘嘘了起来。

    良久,天缘身子一个激灵,这才满意的提起裤子,两根手指头拎着画卷的一角,这才回到了道爷跟前。

    “这位道爷,你看现在如何?”天缘将画卷递了过去问道。

    “嚯……够骚气的……这味儿挺大……小伙子火气不小呀……”道爷捏着鼻子有些嫌弃的说道。

    天缘这个无语呀,你管的着吗你!

    随后天缘将画卷扔在了这位道爷脚边,便转身回到了潘雪身边。

    潘雪听到这位道爷这话笑得花枝乱颤,看到天缘过来之后,挽住了天缘的胳膊,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好笑吗?回去好好惩罚你。”说着天缘偷偷的在她小翘臀上狠狠的捏了一下。

    “哎呀!”潘雪娇嗔的叫了一声,看到没人注意到他们,这才将小手悄悄的伸向了天缘的腰间,小手三百六十度狠狠一拧。

    而天缘却是面不改色的看着场中的那位道爷,要不是潘雪注意到他的脸憋的发红,她还真以为拧的不是他呢!

    场中,道爷又是再掐诀念咒,一张燃烧的黄符纸又是被他扔在了画卷之上。

    霎时间,画卷便没有之前怎么样都烧不着的情况了,仿佛天缘的尿不是尿而是汽油一样,燃烧的黄符纸掉在画卷之后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

    窜起来的一丈火苗差点烧到道爷的眉毛。

    “我就说你小子火气大吧!”道爷堪堪躲过突然烧起来的火苗,对着天缘大喊大叫道。

    “你管的着吗你!牛鼻子!”天缘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这位道爷刚要说什么,但是却又将目光转向了燃烧的画卷之上。

    “哦?还有后手?”道爷没来由的说了这么一句。

    随后众人便看到,原本燃烧的熊熊火焰瞬时间就熄灭了,上面还有一道符文闪耀了一下便消散了。

    道爷冷哼一声说道:“哼!果然有高人,不过这也难不住本道爷!来!小子!再给道爷尿一泡!”

    这位道爷捏着画卷的一角来到天缘跟前,示意他再来一泡高强度的童子尿。

    天缘白了一眼这位道爷,没好气的说道:“你当我是水龙头啊!哪来的那么多尿!”

    这句话出来众人皆是更焦急了,眼看着那个大圆脸就快恢复了,自家的娃娃还不争气,小时候尿床的能耐呢!?

    时间来不及了,道爷急得胡子乱颤,随后长叹一口气说道:“没办法了!只能道爷我亲自动鸟了!”

    道爷说罢,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捏着画卷便来到了天缘之前尿尿的那个墙根处,将画轴扔在地上,开始脱裤子……

    “我的天!这老货还是老处男啊!”天缘被这位道爷雷的不要不要的不由得吐槽道。

    随着道爷的一个激灵,抖了三抖,提好裤子手中燃烧的黄符纸再次扔到了画卷之上。

    这次,燃烧起来的火苗更是壮观,比之天缘还要高上三四米。

    “这老头火气也不小啊!张大哥,人家要是给你摆平了这事儿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天缘跟身边的张大壮低声说道。

    “那是自然。”张大壮应到。

    “好酒好菜就算了出家人吃着不方便,回头你带他去那个叫什么……哦对!丽春院!去那里领略一下当地风土人情就好了,也正好给这位道爷消消火,别忘了带上我……”天缘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的声音细若蚊呓。

    但是这怎么能逃过潘雪的耳力呢?小手又是悄悄的伸向了天缘的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