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零九节 都挺心黑的

作品:《驸马的自我修养

    蓝江退下之后,李昭宁冲着卫小白招了招手:“夫君,来坐这里。”

    卫小白走到李昭宁身边坐下,只听李昭宁问道:“沫叶儿怎么死的,看来夫君的手段高明呢。”

    “三种变态的毒药之一,我给她用了点。”

    “点?”李昭宁又吩咐:“叫紫月过来。”

    紫月到,李昭宁问:“你看到什么了?”

    “殿下,什么也没看到,就见驸马在沫叶儿脖子上摸了一下,后来我还特别去看了,沫叶儿的脖子上只有几个蚊虫叮咬的小包,也没伤口。反正我搞不懂。”

    李昭宁挥了挥手示意紫月退下,一脸笑意的看着卫小白:“我不问了,我要自己研究一下,这事挺有趣,我倒是万万没想到夫君竟然如此厉害。那我就不明白了,当初尉迟浩怎么就能把你抓回来呢。”

    卫小白叹了一口气:“人都有走背运的时候。尉迟浩抓我的时候,是我最虚弱的时候,别说是取点什么武器出来,就是想动一下都费劲,而且头也晕呼呼的。”

    “恩。然后呢?”

    卫小白又说道:“再说了,当时就算我有能力也不想反抗,明显是想活捉我,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什么都搞不清的时候,被人软禁好过自己乱跑。只有傻子,才逞强。”

    “有理。”李昭宁认可卫小白的话。

    李昭宁再问:“那么,接下来,你听了齐佑良的话,便打算暂时在我这个公主府图个安全,慢慢的存钱,然后找机会离开,对不对。”

    “当然。”卫小白这话说的理直气壮:“我又不欠你的,再说了,我还帮你不少,所以我理应受到优待,当我想离开的时候,也不欠谁的。swisen.com”

    李昭宁脸一沉:“那现在怎么不走了。”

    卫小白却是换上一副献媚的表情:“当然是想娶你为妻,这就不走了。”

    “这话听起来,怎么不那么真?”

    “真,十足真金。”

    李昭宁反问:“可你从来没对我说过半句情话。”

    “说的好象你对我说过似的。”

    “你!你又气我,我肚子很快就要疼了。”李昭宁直接用了无赖的招数,卫小白却说道:“唉,咱们这种人,不适合讲情话,你喜欢打打杀杀,什么情啊意啊的,都是虚的。而我呢,喜欢读读书,看看景,研究一下人生,也不要虚的。”

    李昭宁脸上抽了抽,她想听卫小白主动说些什么柔情的话。

    比如喜欢自己了,比如自己今天的衣服漂亮了等等。

    可卫小白却从来没说过。

    难道还要让自己先开口,李昭宁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

    次日。

    依然还有宴会,可宴会却没有舞姬了。

    这次的宴会倒是为了宴请泰罗泰沙。

    酒过三巡,尼龙与泰罗泰沙都坐在卫小白这一席,两人相互看看,最终还是泰罗泰沙说道:“殿下,我有一计。”

    “计,说来听听。”

    “我和茶惜聊了聊,这孩子挺可怜,除了背着一个宗室的身份之外,连一天好日子也没过上,原本就是一个没娘的娃,后娘对他也不好,若不是殿下到了占婆,占婆估计也就没了,你说是吧,王子。”

    尼龙笑着点了点头:“确实想灭占婆来着,他们太狂。”

    泰罗泰沙在旁解释:“就是狂了点,北边有瞿越他们都顶不住,却还想往西边打,胜了两场便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扯的远了,就说近前,纵然占婆还在,若不是殿下来,论嫡庶排坐位,茶惜这娃依然什么也没有。”

    “讲点有趣的。”卫小白不想听这些旧事。

    泰罗泰沙说道:“茶惜提了一个话,我认为有理。他说,苏利曾伽虽然死了,可没了苏利曾伽,他们依然被占婆的大贵族们欺负。殿下也不可能时时护着他们,所以我就想了一个招,给他们一提,他们都认为好。”

    “什么招?”

    “简单的很,苏利曾伽他全家,杀一个干净。然后让他的女儿沫叶儿继承他的爵位,依然控制着他的势力,殿下以为如何?”

    沫叶儿已经死了,可泰罗泰沙依然还是提到了她。

    口误?

    泰罗泰沙相信卫小白肯定明白。

    卫小白点了点头:“这事,格如娜公主怎么说?”

    “公主的意思,她帮着促成。”

    卫小白再问:“那么,本君不想粘血。”

    “几位王子愿意代劳。”

    “行,就这么定了。人选容本君考虑一二,其余的都好办。至于长的像不像,女王说是,那就是,只要是个女子就行。”

    “殿下英明。”

    卫小白想了想又问了一句:“那几位王子想要多少,给其余的贵族们留多少?”

    尼龙回答:“四位王子各留一,女王为二,苏利府为二,贵族为二。其余的宗室,凑出半份给他们,算是口粮。女王愿意出这部分的至少四成。”

    卫小白已经改呼女王,看来格如娜上位已经是定数。

    “来,满饮。”

    卫小白喝醉了,被人抬了回去。

    一回到屋,卫小白腾一下就坐了起来,这可把李昭宁吓了一跳:“夫君,你不是醉了吗?”

    “是我不想喝了。”

    “为什么?”

    卫小白回答:“以前,我游历天下,最多就是遇到几个骗子,最可怕就是遇到几个打劫的,而且还是劫财不伤人。现在才发现,这世上最可怕的是朝堂。泰罗泰沙看起来象老实人,其实我才发现,他挺厉害,也挺狠。”

    李昭宁冷笑一声:“四战之地,能作王的人,有愚蠢的吗?”

    “也对。”

    李昭宁问道:“夫君,他们提了什么损招?”

    “他们说,安排一个人,真正就顶了沫叶儿的名份,回去继承苏利曾伽的爵位,但凡苏利曾伽以前的狗腿子全部打死,然后连占婆的收益都作好了分配。”卫小白把分配的方式一说。

    李昭宁想了想,这样吧,各位王子各出自己收益的半成,那么加起来,就是百分之二。格如娜也不用出他说的四成,只要给总量的百分之一点五就行,其余的,让苏利府这份再出百分之一点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