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章 打小报告

作品:《浮世眷

    “得查清楚这部功法为什么会出现在五楼,又是谁将它带到五楼来的!”一名长老严肃道。7k7k001.com

    “当务之急是要阻止这丫头修炼这部功法!这可是真正的瞳术,而且是极其危险的瞳术!”一名长老有些着急。

    真正的瞳术,这话刚才洛风也说过,但程菲和梦隐都没有追问,他便没有解释。

    绝大多数的瞳术功法都只是借助双眸来施放的术法,对眼睛的本质并没有影响;而真正的瞳术,修炼之后双眸却会产生质变!

    “此事无须太过紧张,老夫认为应该先查清楚这部功法的来历。那丫头年纪轻轻,修为也高不到哪里去,看不看得懂还难说。”

    “没错!这里的功法又不能带离藏书楼,那丫头就算真的要修炼,也得有个理解过程,不可能就只看这么一次半次,等她离开了藏书楼,我们立刻将这部功法收起来,从根源上断绝了她误入歧途的可能,一了百了!”

    “言之有理!”

    暗中的长老们经过一轮讨论之后,决定放弃直接出面劝说梦隐放弃修炼凝煞瞳。

    而他们认为不一定能看懂这部功法的梦隐,这时候已经将凝煞瞳完整地看了一遍,并将之融会贯通,完全记忆了下来。

    “洛师兄,程师姐,你们慢慢挑选,我再去别处看看。”

    梦隐伸了个懒腰,跟洛风和程菲打了声招呼,便起身离开。

    “好。”洛风温润一笑。

    程菲沉浸在选功法的热忱之中,闻言头也不抬,只是挥手示意。

    凝煞瞳这部功法里的聚煞珠在显现出来之前一直处于近乎完全封印的状态,不然的话空气中哪还会有飘荡的煞气,除非聚煞珠已经达到饱和状态。

    也就是说这层楼里还存在着一个释放煞气的源头。

    虽然之前这里的煞气全被聚煞珠吸收了,但现在距离梦隐将聚煞珠收起时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这时应该已经有新的煞气逸散出来。

    这样一来,搜索范围反而更小了些。

    只要能感觉到煞气的存在,距离煞气的源头就不远了。

    “咦?那丫头不看那部功法了,难道是想开了放弃了?”

    暗中一名长老见梦隐将那部凝煞瞳的功法放回瞳术的书架上,稍微放下了心来。

    “放弃了最好,谁在那片区域,赶紧的,把那部功法弄走!”一名长老急匆匆地传音道。

    梦隐才刚离开了瞳术的书架,紧接着那部功法就被一名长老悄然取走。

    “嗷呜呜呜!”

    光离将那名长老的小动作告知了梦隐,梦隐只是不在意地笑笑,反正她也没有看第二遍的需求。

    梦隐随意兜兜转转,见着有记载历史的文献典籍便顺手取出来看看,她看书的速度极快,在旁人看来就跟翻着玩一样。之前功法看的慢,那是因为她之后需要让别人知道她修炼了那部瞳术,不能表现得太过惊世骇俗。

    终于,梦隐在五楼中庭的长案上发现了真正的煞气源头。

    那是一支被搁在笔托上的狼毫毛笔。

    以毛笔为中心,周围方圆五米的范围内被灵阵笼罩着,似乎是为了隔绝旁人的接触。

    梦隐一时没有察觉,等她发现灵阵的存在的时候已经踏入了灵阵之中。

    既然都已经进来了,就算立刻退出去也无法再掩饰她能无视这个灵阵阻挡的事实,梦隐便干脆假装没有发现灵阵的存在,淡然朝长案走去。

    梦隐仔细注意了一下毛笔的材质,发现它虽然外观精美,但只是一支普通的毛笔。

    长案上铺展着一卷抄撰了一半的杀伐类功法,从墨迹的风干程度来看,最后一次使用的时间,应该只是几天前而已。

    ‘难道是有人经常用这支笔来抄撰戾气重的功法,所以无形中导致这支笔凝聚了极重的煞气?’

    梦遗暗忖着,便想伸手将狼毫毛笔拿起。

    “哎,丫头,这支笔可不能随意触碰。”

    一名身着青衣、鹤发童颜的老翁忽然出现,阻止了梦隐的举动。

    “长老?”

    梦隐仿佛被老翁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发出一声疑惑的询问。

    “老夫关辙,是这里的管事长老之一。”老翁和颜悦色地自我介绍。

    他正是之前在暗中主张阻止梦隐修炼凝煞瞳的那位长老。

    暗中的长老们一直注意着梦隐的举动,没想到她才刚放下那部危险的瞳术功法,转眼没多久就又到了个危险的地方来。

    最令他们惊讶的是,明明这附近设置了隔绝的灵阵,阻挡旁人靠近,梦隐却仿佛能视之为无物,直接穿过灵阵。

    进来也就算了,竟还胆大包天地想要触碰那支狼毫毛笔,关辙这才坐不住了,赶紧出来阻止。

    “这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怎么总爱接触一些危险的东西呢!”

    “她的师父是哪位?赶紧给反映反映!”

    暗处的长老们真是对梦隐感到无奈了。

    “弟子梦隐,见过关长老。”梦隐礼貌行礼,而后故作疑惑地问道“这支笔看起来材质寻常,不知有何特别之处?”

    她并不知道她的举动给暗处的长老们带来多少郁闷和困扰,就算知道了,她也还是得过来的,只不过大概会更隐晦一些。

    “这支笔确实是寻常的毛笔,但问题是有人常用它来抄撰杀伐类的功法,久而久之,就浸染了极重的戾气。若是修为不足,触之容易被误伤,因此才会专门设了灵阵隔绝,阻挡六元以下境界之人接近。倒是你究竟是如何进来的?难不成……”关辙说到这,看向梦隐的眼神有些惊疑不定。

    “啊?灵阵?我没有感觉到灵阵的存在呀,况且我的修为低微,远没达到六元境界,会不会是灵阵出现了故障?”梦隐惊讶道,仿佛真的对灵阵的存在一无所觉。

    “……”

    梦隐说得诚恳,而且也符合情理,关辙不由得产生了些许怀疑,莫非真的是灵阵出了问题?

    “这支笔老夫不能让你触碰,你先退出去吧,老夫先检查检查此处的灵阵。”关辙客气地将梦隐请离。

    梦隐乖巧地配合,她若要吸取那支笔内的煞气,根本无须接触,只要不要离得太远就行。刚才之所以想要将它拿起,不过是出于好奇而已。

    大概是限于材质问题,狼毫毛笔蕴藏的煞气并不算太浓郁,梦隐估算了一下自身目前对煞气的剩余容纳度,发现就算将毛笔内的煞气尽数吸收,也还未达到触发融魂劫的程度,于是从附近的书架上随意取了一本功法作为掩饰,放心大胆地敞开来吸收。

    暗处的长老们下意识地留意梦隐选取的功法名称,一看之下更加没法淡定了。

    什么?!燃灵焚煞决?!

    那么多保命的功法不选,选这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功法是想要干嘛?!难不成还想着就算不为保命也还可以去燃烧灵力来消灭煞气达到净化世界的目的吗?!

    这丫头的修行思路相当危险!

    不行,必须得跟她的师父反映,让她的师父好好给她纠正纠正!

    能当上真传弟子的都是好苗子,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一去不复返!

    “那个……梦隐丫头啊。”

    梦隐正认真地吸收着煞气,冷不丁的旁边又出现了一位身着青衣的中年男子,这回是真的有点儿被吓一跳了。

    “不知长老有何指教?”梦隐定了定神,礼貌询问。

    心中忍不住有些无奈,这些长老到底想要干嘛,一个两个都那么闲吗,怎么好像总盯着我?

    “指教不敢当,我有一封信,需要尽快交到你师父手上,可我一时无法走开,不知你可否替我走一趟?”

    中年长老煞有其事地说道,神情严肃中带着些许迫切。可梦隐是真传弟子,严格来说地位不比一般长老低,所以他也无法强硬要求,只能尽量征询她的同意。

    “不知长老如何称呼?稍后离开藏书楼我便将信拿去给师父。”

    梦隐接过了信件,心中稍微释然。

    原来是有事找岑徵,所以来找我帮忙啊,还以为这些长老闲着无事,特意来消遣我呢!

    “我名薛清生,为藏书楼五楼管理长老之一。这封信的内容非常紧急,若是方便的话,可否现在启程?”薛清生似对自己的请求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又碍于情况紧急,容不得拖延,才不得不厚颜提出。

    “这……”

    梦隐表现出略微犹豫的神情,似有些不舍放下手中看了一小半的功法,暗中加快了吸收煞气的速度。

    “如何?可是有什么不方便?”

    薛清生见梦隐神色犹豫,心中微微一紧。

    脸上仍然绷着郑重的神情,脑海中却忍不住咆哮立刻!马上!放下你手中的功法!给我找你的师父去!

    梦隐快速将狼毫毛笔中蕴藏的煞气吸收完毕,抬头朝薛清生微微一笑“没有,我现在就去。”

    而后,梦隐便告辞离开藏书楼。

    薛清生以及暗中所有的长老见梦隐终于走了,皆长舒了一口气。

    他们确实还未知道梦隐的师父是谁,但不影响他们向她师父反映她在藏书楼的情况啊。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让梦隐自己替他们去找她师父岂不是更方便快捷?

    暗中的长老们忍不住为他们的机智点赞!

    梦隐哪里想到薛清生口中‘非常紧急’的信件,竟会是关于她自己在藏书楼的表现。

    藏书楼五楼的长老们这是借她的手,联名向她的师父打她的小报告啊!

    耿直的梦隐,秉承着礼貌的作风,丝毫没有窥视信件的想法,规规矩矩地找到了岑徵,将信件交到了他的手上。

    “梦丫头啊,这是哪来的信?”

    岑徵疑惑地接过信件,潮汐院里目前知道她是梦隐师父的人不多,除了长老阁以上的少数高层,就只有执法殿的那些人了,可既然能成为执法队员,口风都是很严实的,没事不会出去随意宣扬,这怎么突然会有人让梦隐来给他带信呢?

    “哦,是藏书阁一位叫薛清生的管事长老托我交给您的的,说是紧急信件。”

    梦隐这时想想也感觉似乎有些不对了,明明她上四楼的时候还被盘查来着,怎么五楼‘不方便、走不开’的管事长老反而知道了她的师父是谁?

    这是闹哪样?

    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可信都交到岑徵的手上了,难不成她还能用暴力夺回?

    况且,以她目前可使用的最高灵力程度,别说想要暴力夺回了,就算是用出其不意的取巧方式,也完全没有丝毫成功的可能……

    岑徵快速将信看完,脸上表情惊悚又无奈,眸光复杂,而后流露出些许庆幸之色。

    “咳,梦丫头啊,你想修炼什么类型的功法可以跟为师说说,为师给你选一些合适又厉害的,咱们就不修炼凝煞瞳和燃灵焚煞决了吧?”

    岑徵试探地建议道,想要打消梦隐修炼这两种危险的功法的念头。

    同时他心中忍不住有些后怕,幸亏藏书楼五楼那群家伙比较靠谱,发现了这事就立刻想办法告诉他,不然的话,他都不知道梦隐选功法的思路竟会如此大胆!

    梦隐一听,忽然觉得心有些塞,她居然淳朴地被套路了?!

    她竟然傻傻地配合别人给自己打小报告了?!

    事已至此,她只能想办法让岑徵同意让她修炼凝煞瞳了。

    至于燃灵焚煞决……那是什么鬼?

    她什么时候看过这么一本功法,并明显表现出想要修炼的意图了?

    算了,随它吧。

    一念及此,梦隐露出些许为难的神色,犹豫地说道“我没有要修炼什么燃灵焚煞决,可是师父,凝煞瞳这门瞳术我已经尝试开始修炼了呢……”

    “什么?!”

    岑徵霍然起身,失控惊呼。

    “咳,师父不要紧张,我觉得凝煞瞳还挺简单的嘛,修炼起来也完全没有不适感,您看我的眼睛。”

    灵力没有,煞气梦隐现在倒是不缺,她控制着将些微煞气汇至双眼,并驱使煞气在眸中缓缓流转,使双眸看起来与凝煞瞳的描述一致。(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