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章 缄默

作品:《这灵气要命

    即便是被陈克用枪顶在脑门上,那肥胖男人也没有太过于惊慌,看得出是一个道上的老司机了。

    陈克的一发子弹打烂了他两根手指,他捂着断掉的指头,咬着牙望着陈克,眼神里满是仇恨。

    “我认识你吗?”那男人问道。

    “这并不重要,你为斯氏财团干活?”陈克问。

    “哈哈哈哈…很多人都为斯氏财团干活,你为什么不加入其中……”那男人笑了起来。

    陈克脸一黑,用枪把对着肥胖男人的额头狠狠敲了一下,顿时鲜血四溅,砸出一个破口。

    “啊!!!你这狗娘养的!”男人骂道。

    “不要说废话,告诉我,斯氏财团从西金大厦里得到了什么。”陈克冷冷问道。

    “你知道的还挺多……如果是别的事情,我兴许会告诉你,但这件事……”那男人原本嚣张的表情消失了,看来十分忌惮斯氏财团。

    “说,不然我就把铅弹塞你脑仁子里。”陈克把枪口顶在男人太阳穴上。

    “你问的问题很危险,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如果你想和斯氏财团作对……朋友,这是我对你的忠告……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都比被他们抓去当祭品要好……”那男人认真道。

    “你在说什么?”陈克疑惑。

    “那是非人的领域……斯氏财团已经走得有些过头了……那个老头子……等等……”肥胖男人气喘吁吁的说着,突然看向自己的右手。

    他的右手慢慢发黑,血管暴起,仿佛皮肤下游走着黑色的蜈蚣。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肥胖男人惊恐道,他的脖子也慢慢变黑,整个人的状态和陈克在码头上碰到的男人一模一样。

    陈克松开那男人,慢慢退后,看着他在地上痛苦的扭动,肥胖男人疯狂的撕扯自己的西装,想要确认自己身体是不是发生了异样,但动作越来越慢,眼睛、耳朵、鼻孔都流出黑红色的血液。www.luanhen.com

    “啊……你这个魔鬼……你……呕……”

    他趴倒在地上,将血与未消化物的混合体呕吐在地摊上,最后将自己的脸埋进了呕吐物中,没了呼吸。

    异化个体等级:普通

    状态:死亡

    形态:生物

    类别:罪恶

    属性:巫术

    男子尸体旁弹出信息框,显示其死于罪恶巫术。

    呕吐物飘散处一股难闻的气味,陈克捂住鼻子,他的裤脚被一只手抓住,他低头一看,是帕齐。

    帕齐居然也慢慢变黑,双眼流出血泪,他伸出手来,将一个钥匙丢到地上。

    “普利托银行……09号……”他艰难的说完,一口黑血呕在地上,断了气。

    陈克叹了口气,本想通过这两人问到一些有用的情报,结果他们居然都死于巫术诅咒。

    看来,跟斯氏财团合作的风险高到离谱,所有知情人都会被巫术诅咒,确保秘密不被外泄……

    然而帕齐并没有说什么,就触发了巫术,不知道这诅咒到底是个什么机制。

    陈克捡起钥匙,收起枪,原路返回到门口,朝外看了看确定没人后,若无其事的关上门,从正门离开夜总会。

    霍尔一直等在夜总会对面的街道旁,他被保镖们揍得不轻,脸上还挂着彩。

    看到陈克从正门毫发未损的出来,很是惊奇。

    “你刚才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帮我?!”他责怪道。

    “对不起霍尔,但刚才你确实帮我吸引了很多注意力,让我能够和帕齐有了一段单独相处的时光。”陈克笑了笑。

    “等等!你找到帕齐了?!有问出什么东西吗?海纳德到底在干什么?上次行动他们抢到了什么?”本来一脸怨气的霍尔立刻冷静下来,不停的追问。

    陈克将钥匙递给霍尔。

    “这是什么?”他望着手心里的钥匙,疑惑道。

    “线索,这是普利托银行的某个储藏箱钥匙,是帕齐给我的,如果我们能把东西取出来,应该就能知道事情的原委了。”陈克道。

    “这是他给你的?”霍尔问。

    陈克点了点头。

    “你太好打发了!万一他骗你怎么办?我觉得我们应该冲进去,强行把他拉出来带走。”霍尔有些激动。

    “听着听着……霍尔,帕齐不会骗我,他不会的。”陈克拦住霍尔,示意他冷静。

    “你怎么知道?你没和他打过交道……”霍尔摇摇头。

    “他已经死了,霍尔,他死了。”陈克解释道。

    霍尔惊讶的看着陈克。

    “我没杀他,他死于某种诅咒,和码头船员工作室里的那个人一样。他在临死前给了我这把钥匙。”陈克道。

    “那我们最好回去给皮霍姆看看。”霍尔道。

    陈克表示同意,两人拦了出租车,立刻前往皮霍姆的六发左轮枪店。

    安全屋。

    大家围在大厅长桌前,看着桌上的钥匙。陈克描述了一下帕齐最后的死状,并旁敲侧击的暗示这种状况就像是电影里的巫术。

    “我知道这种非人的咒法,过去我和海纳德……在海上走私的时候,不少船员也被下过类似的诅咒。”卢西娜突然说道。

    陈克望卢西娜,希望她继续说下去。

    “有一类女人能够为别人下咒,她们就像是女巫一样,这种咒语在走私者口中叫做缄默……是一种守誓咒语。”

    “也就是说,他们都被迫立下了誓言,一旦破誓,就会死掉?”陈克问道。

    “理论上是这样,但玛德法克……这个咒术的立誓过程并不需要多么严谨,施术者只要诱骗和诱导受术者说出和做出类似守誓的话语和行为,就能让誓言成立……”卢西娜道。

    “比如……”陈克眉头一皱。

    “比如点点头,说个k,笑一笑表示默许,不管你是怎么想的,誓言都会成立……”卢西娜道。

    陈克倒吸一口凉气,这缄默咒术,看起来是专门用来对付那些社会老油子的技能啊!中了招,你都没法反悔,敢刷套路就是个死……

    “但是也不用担心会轻易中招,因为所有会缄默咒术的女性都是光头,且额头上会有紫色的花纹符号。我也不大清楚她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许是这种咒术造成的……”卢西娜摊摊手。

    “这么说你见过那种女巫?”普里斯金问道。

    “海纳德和她们打过交道,他知道怎么应付这些女人,他告诉我的。”卢西娜道。

    “关于巫术的科普到此为止,各位,现在我们应该谈谈正事了。”久未发声的皮霍姆打断了对话,他双手撑在桌上,眼睛扫过在场每一个人。

    “普利托银行就在圣橡树区,是一家银行,那里面放着我们需要的东西,也许是个陷阱。但我们现在只有这一条线索,说不定,这是我们唯一一次弄清楚事情真相的机会。”皮霍姆沉声道。

    “我们只有一把钥匙,但没有账号密码,也没有任何凭据,所以银行是不会让我们大摇大摆去开锁的。”霍尔道。

    皮霍姆点点头。

    “海纳德可能在和斯氏财团合作,也可能是别的什么组织,但无论如何,我们也得搞清楚敌人到底是谁。”陈克补充道。

    “等等……你们的意思……我们是要去抢银行对吗?”普里斯金道。

    陈克、霍尔、卢西娜和皮霍姆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