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催梦战鼓

作品:《美丽新界

    星空中老道士元尘掌若仙金,一掌横推在星空横冲直撞,沿途群星皆碎无物可阻。www.6zzw.com

    吴中手握血色长剑,血剑直刺锋芒尽显,剑体猩红映射得星空也猩红。

    猩红长剑和干枯手掌,一击过后不相上下。

    吴中双指掐诀控制长剑,指尖血气激荡,不停注入正在对峙的血剑。血色锋芒越发盛烈。

    反观元尘法相天地后的手掌,干枯无光。却偏偏能与血剑对峙,丝毫不弱下风。

    巨大手掌伸展的五指,突然间浮现银色磅礴的紫色道则,在手指肚凝聚出类似磨盘的形状。

    元尘空中念念有词:“日之初始紫气东来,紫薇降世降魔除妖。”

    随着话语落成,五指猛然间合拢。五个紫色磨盘牢牢吸住血色出长剑,使长剑颤鸣无法挣脱。

    五个紫色磨盘微微闪烁,更多的紫色道则继续浮现。使得磨盘紫的发黑,蕴藏无尽的深邃。反观长剑的血气顿时减弱三分。

    吴中震惊:“老道士有两把刷子。”

    元尘冷笑:“在掖着藏着,就该没机会施展了。

    说完后捏住长剑的手指再度发力,顿时传出咔嚓咔嚓碎裂声响。

    吴中视若无睹,一对眸子中无形的道则缓缓荡漾。看不清实质的存在,只见吴中眼前,好似有一**涟漪在扩散。

    吴中低沉默念:“夜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顿时长剑血气收敛,缓缓的由猩红变作透明。随后这个长剑似自己分解消散一般,变得无影无踪。

    紧接着猩红点点浮现,从四面八方汇聚向一处。仅仅是瞬间而已,血色长剑再次凝聚而成。

    与此同时,低沉悠扬的号角声音,在这片星空传荡。似催眠曲,专迷惑神魂。

    元尘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昏昏入睡,而后激灵灵打个冷颤。心有余悸低声自语:“梦魇战体果真可怕。”

    随后元尘法相天地后的整个手掌,全部被紫色道则包裹。与长剑接连碰撞。

    血色长剑如被人握在手中,劈刺砍挑无所不用。角度刁钻灵活至极。

    血气震荡遮拢苍穹,像是红色的血色云海下星空漂浮。

    云浮不在托大,两个紫色大巴掌,一个拍击长剑,一个拍击血云。

    星空中紫红大战应接不暇。

    元尘和吴中起初战得不相上下。可是当双方剑剑到肉,招招见血,杀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时,梦魇战体发挥出了可怕的一面。

    在这种神魂高度紧张,失之毫厘便会丢掉性命的激战中。低沉的悠悠号角一直未曾停歇,无时无刻不在干扰元尘的神魂。

    一时片刻吴中没有占据多大优势,可是这样一直干扰紧张的神魂,吴中的长剑又在无情的拼杀。

    衣衫褴褛的老道士元尘,身心皆惫苦不堪言。几次险些昏昏入睡,无法自已。若非老道士一直警惕,早就岌岌可危。

    忽然之间,当得一下,响起一声响彻星空的战鼓声。只见二人激战处,群星坠落后怦然炸碎。

    与此同时老道士元尘突然心湖紧绷,灵台中的神魂,嗡得一下,被震荡的麻木无觉。

    一声战鼓仅仅是呼吸间的事情,可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两只紫色手掌出现了微微停顿。

    星空血云骤然翻滚,奔腾中激射出一道道血色箭矢。比闪电更快,比雷霆更凶。

    最锋锐的还是血色长剑,穿透指缝激射向元尘眉心。速度太快了,快到圣人都无法躲避。

    短暂失神的元尘,清醒后暗自悔恨:“还是中招了,防不胜防啊。”

    老人没有气馁,双眸中充满决绝。紫色火焰自老人周身升腾,危险气息充斥在这片星空。

    吴中惊骇:“老鬼,居然想自爆和我玉石俱焚。哼,你忘了圣人可以滴血再生。就算我受重创,照样可以复活。你燃烧道则可就没有血液再生了。”

    “死也要让你死的瞑目,今天我可能无力击杀你们联军。不过你放心,等我伤势好了,一定会挨个登门清算。”

    “至于你嘛,神魂燃烧后,就真的在这片天地消失殆尽,只能在死前遐想一下你们联军的死状了。”

    说话时,吴中并没有闲着,翻滚的血云将吴中的身躯包裹的严严实实。

    元尘无喜无悲道:“足够了,拼你个重创,就算联军都死光了,也有你永恒天国的刺客陪葬。”

    吴中居然笑了:“哈哈哈,刺客可以从新训练,联军死光了,那些大族还会再出吗?”

    元尘:“你猜呢。”

    已经没有时间让元尘说更多的话语,血色箭矢无法打破元尘的肉身。可是血色长剑确已经临近眉心,道人感受得到长剑的锋芒,感受得到神魂会被绞杀。

    就在长剑临近眉心寸许的地方,毫无征兆的坑突停顿。而后调转身形直接破空远去。

    再看被血云包裹的吴中,先长剑一步消失得无影无踪。

    元尘逃过一劫,放松之余苦笑:“还好你来了,不然我这把老骨头就交代在这里了。”

    停在道人身边的玄虚天印,里面的齐老说道:“速度进来,皇兵黑甲逃回蔚蓝星的方向了。”

    远盾的玄虚天印当中。齐老摇头:“该死的吴中,神魂果真强大。不等我出手,先一步跑了。”

    元尘同样叹息:“是啊,看样子是跑进星空了。估计是逃到永恒天国总部,暂避风头了。”

    “你那边看样子挺轻松的,黑色龟甲不是你的对手?”

    齐遇春很是自傲:“无器灵的皇者之兵,只靠主人留下的一丝意志与我拼斗,自然不在话下。”

    “再说龟甲的初代主人,不知道是哪个不知名的皇者。怎能和太阴大帝亲手打造的玄虚天印媲美,百十个回个便被砸出裂纹。”

    “胆小怕事的东西,没打够就跑了。”

    木子这边说巧不巧,被传送走的博浪锤,正好也击打在木子胸膛。仙金铸造两柄带着尖刺的锤子,先后砸进木子胸膛。

    凡人之躯如此重创,必然当场炸碎。饶是木子,早就猜到会被轰击的结果,将体内布满符文。多得都快爆体而出。

    仍然没想到,两柄重锤击在一处。当场便被砸穿,若非胸膛一侧还有一层皮肉相连,此时的木子就会被打成两截。

    现在的木子,经脉全部崩断,血液停止流淌,生机大量流失。已然战力全无,肉身濒临损毁。

    解决掉对手的晚儿,发疯一般杀向这边。眉眼略带冷艳的女子,眼含血泪。

    抱着两截断开的躯体 ,以后背迎击再次轰杀而来的两柄大锤。

    晚儿含着血泪看着木子,不停的重复:“木子哥哥没事的,木子哥哥没事的。”

    晚儿眼眸通红,发丝飞舞仰天怒吼:“你们都要死。”

    与此同时,少女身体中突然爆发出一股庞大的威势,隐隐可以比肩圣者。

    这种威势不分敌我,压抑的整片世界都在颤栗。似要摧毁这方世界。

    这片在场,在这一刻所有生灵都停止厮杀。一起观望这边,生怕晚儿一个发疯,来个毁灭一切。

    仙金铸造的博浪锤,在临近晚儿十丈距离是,怦然炸碎。飘洒的粉末又在瞬间化作虚无。

    快断成两截的木子,突然在这是发出微弱的声音。

    “晚儿~别~哭,木~子~没~事。我~还要和晚儿一起浪迹星空呢。”

    疯狂中的少女,被熟悉的声音叫醒。眼眸中的猩红顿时退去。摸着眼泪轻笑

    "木子哥哥没事,木子哥哥活着。晚儿好担心,害怕见不到木子哥哥了。“

    灵坤是紧随着晚儿出现在这里的,见到晚儿回复正常,猴子心中的重石总算是落下了。在旁边提醒。

    “既然木子还活着,就先放下喂服点草药吧。”

    晚儿点点头。把木子交给灵坤后,转身冷冷望向矮小的粗壮男子。

    被观望的男子,此时惊怒交加。惊得是晚儿的实力,击杀自己轻而易举。怒的也是晚儿的实力。仙金铸造的博浪锤,就这么没了一个。

    疼的肝颤,比面对生死还要难受。

    晚儿无心理会这些,玄月飞回手中,身形猛然爆射。长剑直指矮小粗壮男子眉心。

    当后者看到晚儿双眸中的冰冷时,不肝颤了,剩下的只有绝望。被圣者的契机锁定,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站着等死。

    忽然间,一个黑色的龟甲,坑突出现在男子身前。皇者之兵没有对晚儿出手,而是裹挟着矮小粗壮的男子直接破空远盾。

    毫无疑问,晚儿头顶悬浮着玄虚天印。龟甲不敢停留,走为上计。

    晚儿没有要求齐老追击,此时满心牵挂都是木子。回身观看是,发现心中的牵挂正在燃烧。

    眉带冷艳的女子,稍微感应一番,缓缓露出只针对木子一人的阳光般笑容。

    “木子哥哥没事了。”

    刚刚和晚儿说话完的木子,感受到自身的糟糕状况。早已在生死徘徊多次的青年,并没有害怕和胆怯。

    而是尝试着以神魂牵引元种,有元力滋养可以抑制伤势恶化。也可以阻止生机的流逝。

    对于驭空境界的修士来说,伤势并不可怕。有足够的时间和灵草滋养,强大配合生机的元力可以使血肉再生。

    可怕的是一直不断流逝的生机,生机没了神魂也会跟着枯萎。那就当真死的不能在死了。所以木子要尝试着运转元种,保留体内的生机。

    结果真有效果,腹部金色轮盘开始运转。轮盘一角的凤鸟,突然离开元种。

    径自飞出体外,化作熊熊烈火包裹住残破躯体。

    在旁边没有防备的灵坤,顿时被涅槃焰烧的全身焦黑。猴子不怒反喜,跃到一边静观其变。

    “嘿嘿,差点忘记了,在落凤坡木子获得了涅槃焰和涅槃术。怎么会那么容易出事呢。老话说得好,祸害遗千年。”

    被火焰包裹的木子,伤势在煅烧中开始愈合。残留的精血沐浴在火焰中,没有被蒸发,而是再生出一个又一个被打没的器官。

    先是在胸膛内出现心脏,随后血脉沿着心脏延伸。其他器官在血脉的节点,一个个开始先后出现。

    在凤鸟飞离金色轮盘的时候,另外一角的绿色小树,也有所动作。其实现在的小树就是个头小点,其枝叶茂盛树体粗壮,苍劲有力。和风雨中飘摇的小树完全不搭边。

    小树轻轻摇曳后,莹莹祥和绿色光芒吞吐不定。每一次吞吐,便会迸发出无比磅礴的生命能量。

    祥和的绿色光芒一直吞吐,便一直有磅礴的生命能量溢出。生命能量跟随着元力和武道元气,沿着经脉窍穴游走全身。

    木子脱离了危险,晚儿平静了不在发疯。停止厮杀的战场也平静了,并没有在继续。